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七十二章:13号基桩
    所谓的魇术,和梦魇的魇是一个意思,与当今的催眠术有很大区别。魇术不需要对方配合,也不需要什么暗示,而是直接用目光捕捉对方的灵魂韵律,然后将这个灵魂麻痹。

    围观者再次傻眼,今天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,带给了他们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把蜈蚣催眠了?”李院长狐疑问道,他是大夫,某个角度来说也算是行家,能看出来应该是催眠,可催眠蜈蚣这种事,他还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汤总,你工地上的人,可都不简单呐!”其他人纷纷惊叹,今天可算是开了眼了。

    汤有道闻言讪笑,也不知该怎么介绍这两位。

    张成玉看着全神贯注的丁晓聪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丁晓聪趴在地上观察着这只小蜈蚣,越看越好奇,蜈蚣肯定是蜈蚣,可怎么会长成这样?尖头蜈蚣,当真是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用这个装起来。”旁边伸过来一个杯子,丁晓聪转头看,是那个李院长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广口玻璃杯,盖子是钢丝纱的,专门用来盛活体小动物,丁晓聪道了声“谢”,接过杯子将蜈蚣装了进去,站起来对着太阳看。

    魇术很快失效,小蜈蚣在杯子里急切爬了起来,爪子挠地“哗哗”响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变异品种。”李院长也在一旁看,“好在毒性不强,要不然我今天就惨了,可以确定,死的人和蜈蚣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摇了摇头,“这应该只是一只小蜈蚣,当然毒性不强,如果是大家伙,可就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李院长追问:“你怎么知道这是一只幼体?”

    这次丁晓聪没有回答,生物在每个年龄段,灵魂状态是不一样的,只是这话没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看不出什么东西来,丁晓聪将装着蜈蚣的杯子递给李院长,看了看他的手说:“毒性还是有的,你的伤口需要回医院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院长点了下头,把玻璃杯装进随身携带的包里,和丁晓聪握了下手,又转身走向了张成玉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夫,鄙人是江东医学院副院长,同时兼任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副院长。”李院长走到张成玉身边,先自我介绍,然后开门见山说:“先生身怀祝由术,在这个工地上做事,实在是大材小用了,我代表学院聘请你去授课,不知这位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张成玉和汤有道对视一眼,面面相觑,玩笑开大了,人家可是尊者,去医学院授课……也不知道哪边才是大材小用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有些尴尬,汤有道忽然想起来,急忙说:“我记得,昨晚出事的工人好像就是送去你们医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尸体现在还在我们医院停尸房里。”李院长点头道:“这位大夫,要不要跟着我去看看?”

    看来这个李院长是真的起了爱才之心,连哄带骗想要把张成玉弄到他们医学院去,张成玉原本正准备跟他走,看见他的神态,又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身为道门尊者,在民间那是被当成活神仙膜拜的,张成玉岂肯去什么医学院里做讲师?何况就算他想去,也得先得到师门首肯,估计天师未必会答应。

    好一番为难后,张成玉灵机一动,左右打量起来,终于在地基边缘找到了正翘首张望的丁晓聪。

    “小丁师傅,有件事拜托您,可不可以来商量下。”张成玉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连称呼都换成了敬语。

    丁晓聪在地基边开了巫眼观察,正好发现了什么,身后传来张成玉的呼唤,立刻匆匆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最中间那根大柱子边被咬的?”丁晓聪问李院长。

    李院长点了点头,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丁晓聪转向张成玉,使了个眼色,张成玉了然,“那根柱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绝对有问题!”丁晓聪笃定说,他不是来办事的,不过既然发现了问题,事关人命,当然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张成玉闻言点了点头,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法师行里有规矩,不能问缘由,丁晓聪提供了线索,对他就是极大的帮助,当然不会去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思考一番后,张成玉抬起头看着丁晓聪说:“小丁师傅,能不能帮我去医院看看死者,张某去探探那根柱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丁晓聪有些为难,他来只是想确定罗大海的工作环境,并没有打算办事,何况人家汤有道也没有请他,可是现在张尊者亲口拜托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走一趟。”丁晓聪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,一来尊者面子大,二来,他对这里的事情也愈发的好奇,想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你?验尸?”李院长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工地代表,去看下因公罹难的工友。”丁晓聪无奈道,耍赖皮他也会,这下李院长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丁晓聪护送着李院长上了汽车,其他的调查组成员也不敢待了,全都上车离去,今天的调查无果而终。

    汽车临开走的时候,李院长还在试图把张成玉“勾搭”走,挥着手大喊:“张大夫,等回头我再来请你。”

    张成玉一脸尴尬,笑而不语挥了挥手,也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。

    几辆车离去,工地上转眼没了外人,张成玉脸上笑容渐收,转头看向丁晓聪刚才指的那根柱子,面色逐渐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柱子,而是打下去的混凝土基桩,那根是13号桩。”汤有道解释道,又不解问:“这根混凝土桩打下去只有几个月,会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张成玉摇了摇头,开始走向地基,“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汤有道带着两名部下连忙跟了过去,这工程他投下了全部身家性命,有危险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了13号基桩前,张成玉让他们三人退后一点,开始围着混凝土桩仔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根普通的钢筋混凝土桩,直径大约70公分左右,探出地基两米多。基桩原本应该是和地面平齐的,地基挖下去后,上部露了出来,顶端已经被破拆掉了几米,露出了内里的螺纹钢。

    汤有道身边的瘦高年轻人在一旁解说:“这是预埋的基桩,地基挖下去后,要把多余的部分破拆掉,然后将里面的钢筋和地基钢筋焊接在一起,浇筑成混凝土承台,这样才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人说的时候,张成玉将耳朵帖子混凝土桩上开始侧耳细听,似乎有所发现,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稍倾,张成玉退后一步,突然一巴掌拍在了混凝土基桩上。这一掌下去,他的手仿佛变成了大铁锤,巨大的混凝土桩竟然被拍得“嗡嗡”震响,声威骇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