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七十三章:黑蝴蝶
    汤有道三人瞠目结舌,现在他们才直观感受到,这位道门尊者有多厉害,惊为天人。这一巴掌要是拍在人身上,任你多强壮的汉子,只怕都会被拍得筋骨寸断!

    巨大的混凝土基桩振动不休,张成玉站在对面听着,眉头越皱越紧,忽然用力向后一挥手,大喝:“立刻退后!”

    汤有道三人不明所以,不过感受到了张成玉的紧张,赶紧向后退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13号基桩周围的地面浮动,无数金头蜈蚣从土里钻了出来,昂着尖头乱爬,“哗哗”声响成一片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钻出来的蜈蚣越来越多,转眼就在地面上叠了好几层,黑水一般向着四周蔓延,数量多得无法计数。

    四个人退出了地基,居高临下看,张成玉面色凝重,其他三人已经吓得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汤有道说话的时候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张成玉死死盯着13号基桩,叹道:“小丁师傅说的没错,问题恐怕就是出在这跟桩上。”

    基桩的振动已经完全平息了下来,那些蜈蚣什么都没找到,又开始顺着桩往土里钻,“黑水”的范围又开始缩小,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蜈蚣退潮,4人的心又同时放了下来,在场都是经过风浪的人,遇到多大的事都不怕,毕竟困难总是没有办法多,怕就怕寻不到事情的缘由。现在既然确定了是这根混凝土桩搞的鬼,对症下药,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“张尊者,咋们这就回办公室去商量办法。”汤有道终于露出了笑脸,把张成玉往活动板房里面请,他稿了半辈子工程,经验极其丰富,一瞬间他就想出了好几套方案,只待张成玉确定。

    刚转过身,张成玉原本松下来的面色一紧,霍然转身又看向那根基桩,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罗大海开的汽车中。

    丁晓聪坐在副驾驶座上,看着窗外发呆,他倒没什么心事,纯属性子使然。罗大海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扫他,似乎想说什么,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后座上,李院长的右手终于还是肿了,蜈蚣虽小,终究还是有些毒性,不过他对此完全不在意,一直捧着手里的玻璃杯看,神情兴奋。他是调查组请来的专家,离开的时候并没有随调查组的大部队走,而是坐汤有道的车。

    一般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,不过他是请来的专家,不受这个约束。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小丁师傅,你是怎么把蜈蚣催眠的?真神奇。”李院长随口问道,催眠也属于医学范畴,他对丁晓聪的本事同样有兴趣。

    丁晓聪的神思被勾回了,正准备随口敷衍几句,忽然,在窗外发现了什么,猛然又看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只蝴蝶,全身纯黑无一丝杂色,正在右车窗外追着汽车飞,和丁晓聪只隔着一层玻璃。看见这只舞蝶,丁晓聪脸上先是涌出一抹疑惑,紧接着变成了凝重。

    据说,颜色越深的蝴蝶飞的越快,这只蝴蝶都黑到家了,能追上汽车似乎也说得过去,可一只蝴蝶追汽车做什么?

    黑蝴蝶仍在锲而不舍追赶着,紧紧贴着车窗,有几次还撞在了窗玻璃上,留下几小团黑色的鳞粉印记。

    “这只蝴蝶在干什么?”李院长也发现了这状况,莫名其妙,然后伸出手去摇右边的车窗,看架势,是不忍蝴蝶撞死,想把它放进了。

    不等李院长按到按钮,丁晓聪大喝一声,“住手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喊丁晓聪卯足了劲,犹如炸雷,车厢内又是封闭的,李院长被吓了一哆嗦,莫名其妙问:“小师傅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丁晓聪摆了摆手,“这蝴蝶好像有问题,千万别放进来,我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一边说着要看看,一边却闭上了眼镜,李院长完全被他给弄懵了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丁晓聪就立刻睁开了眼,汗都下来了,在他的巫眼中,这只蝴蝶颜色绿得都能滴出水来,这是剧毒的表现。不光是蝴蝶本身,就连它溅在玻璃上的那些鳞粉,同样也是绿的吓人,一旦吸进肺里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丁晓聪魂不守舍转向后座的李院长,脸色煞白,说:“李院长,我想,我应该是找到那些建筑工人的死因了。”

    李院长瞠目结舌,半晌后一惊,看向仍在车窗外追逐的那只黑蝴蝶,难道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丁晓聪爬起来,从前座中间钻到了后座上,开车的罗大海被他挤得“哇哇”乱叫。

    到了后座上,丁晓聪抢过李院长手里的玻璃杯,拍了拍罗大海的肩膀,亮了亮杯子嘱咐道:“等会我把这个扔到车前头去,你看准了,一定得要把里面的蜈蚣压死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丁晓聪这是要干什么,不过罗大海还是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丁晓聪定了定神,看准机会后,一把摇下左车窗探出手,把玻璃杯扔向了汽车前方,然后赶紧关上车窗。罗大海早有准备,立刻调整方向,用左前轮对着玻璃杯落地的位置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罗大海的车技好,玻璃杯刚落地摔得粉碎,车轮立刻压到,只听“嗞”一声响,碎玻璃被压得更碎,里面的小蜈蚣也成了一摊肉泥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丁晓聪连忙喊停,汽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,靠路边停了下来。三个人回头看,只见那只黑蝴蝶果然放弃了追赶汽车,落在那滩肉泥上,双翅分合不定。

    在三人紧张的注视中,黑蝴蝶停留了一会儿后,展翅腾空而起,飞向了小青山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真有那么毒?”李院长到现在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丁晓聪一边随口回答,一边掏出了电话,不等他拨通,手机铃响了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,里面传来的是张成玉沉稳的声音,“小丁师傅,我想,我已经找到杀人的元凶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异口同声在电话里说出了同一个词——黑蝴蝶。

    “你也发现了?”丁晓聪吃了一惊,连忙说:“这东西太毒了,你那边得赶紧做好防护措施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那东西伤不了我,至于防护措施,工地上早就做好了。”张成玉在电话里给丁晓聪吃了颗“定心丸”,接着说:“这里我走不开,医院的事情拜托给你了,帮我确定下,死者的确切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事情已经惹上身了,丁晓聪也就没再推辞,一口答应,转头吩咐罗大海立刻开车。

    罗大海哭丧着脸,嗫嚅了下,无奈道:“咱们恐怕只能打车去了,刚才那一下,估计车胎被扎破了……”

    罗大海说的没错,确认了四周围没有危险后,三人下车一看,小汽车左前轮憋了……好在这里也不缺出租车,当下罗大海留下来联系拖车,丁晓聪和李院长匆匆忙忙打了辆车,直奔医学院附属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