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七十五章:破桩
    四人中,唯有张成玉没做任何防御措施,神情平淡,似乎并没有把将要面对的毒物当做一回事。在他身后的三人中,汤有道拎着一把风钻,施工长艰难抱着一台气泵,罗大海跟在气泵后面理电线,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施工长摔了个大马趴,气泵也摔在了地上,他爬起来对着后面的罗大海破口大骂:“笨手笨脚的,一点用都没,快一点!”

    原来是罗大海手脚慢了,施工长被电线扯了下,由于他负重很大,失去重心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罗大海忙不迭答应,拼命扯电缆线,“是是是……我快点。”

    施工长检查了下气泵,确定没摔坏后,又搬起来往前走,一路骂骂咧咧。罗大海跟在后面闷头不说话,继续理电缆线,小瘪三似得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张成玉微微皱了下眉,没说什么。到了13号桩旁边,已经累得满头大汗的施工长放下气泵,松了一口气,又回过头来冲着罗大海大骂:“快滚回去搬东西,耽误了事,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这就去。”罗大海忙不迭扔下电缆线,匆匆忙忙往回跑,深一脚浅一脚踉踉跄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多生事端。”张成玉有些看不下去了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汤有道连忙说:“尊者您放心,这小子是新来的,做事笨手笨脚,不过就服骂,骂骂就机灵了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正在往回跑的罗大海听见这话身体一僵,重重喘了几口粗气,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发作,低着头跑向了地基边。

    活动板房门口放着几个大麻袋,里面装的是雄黄粉,张成玉开出的方子,下午搜遍全市的中药房才搜集来了这么多。按照汤有道的意思,最好是能弄来火焰喷射器,只是那东西一时半会找不到,只好用雄黄,用张成玉的话说,未必就比火焰喷射器差。

    罗大海“吭哧吭哧”爬上来,匆匆忙忙扛起来一包,转身就跑,这一袋雄黄粉不轻,加上他动作有点鲁莽,立足不稳差点摔倒。好在他身大力不亏,硬生生挺住,咬着牙爬下了地基,只是步态已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刚才虽然站住了,不过他的腰被扭了一下,疼痛难当。

    硬撑着跑到了13号基桩下,由于动作不利索,罗大海又被骂了一通。他依然不吭声,闷着头往回跑,继续去搬下一袋。

    张成玉有些看不下去了,示意赶紧做事,不要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尊者发话,三个人立刻各司其职,开始做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张成玉拍了这根基桩一掌,发出了“嗡嗡”回声,一般人听不出异常,他却敏锐的捕捉到,回声里有一丝很古怪的声音,随即毒虫出现,他当即断定,这根混凝土桩里肯定有东西。

    张成玉将背后的包袱皮解下来放在地上,取出碟子,倒了些淡蓝色的粘稠液体进去,然后用右手托住,左手拿起毛笔在里面蘸饱,开始自下而上,在混凝土桩上描绘起来。他的手速极快,笔走龙蛇,宛如在泼墨书写狂草,一个个精美的符文在他笔下显现。

    如果是内行人就会发现,他画的根本就不是道家的符箓,而是一种更古老的咒文,有些类似甲骨文,仔细看又不是。

    月亮渐渐升了起来,在月光映照下,这些符文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,看上去有些诡异。其他三人各执家伙在一旁静静等着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冷清的工地上只有张成玉尊者运笔的“沙沙”声。

    符文一个接着一个,很快基桩的下半部分全部被画满,混凝土桩仿佛变成了远古图腾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成玉又倒满碟子,开始画上半部分,这时他不再默默勾勒,而是轻轻哼唱起来,随着他的古怪咒语,沉重的混凝土桩竟然开始震动,发出细微的“嗡嗡”声。

    震动刚开始,基桩根部传来了密集的“哗哗”声,无数尖头蜈蚣从桩缝里钻出来,沿着符文往上爬,很快就将画满符文的下半部完全盖住。

    怪异的一幕出现了,这些蜈蚣只附着在有符文的地方,一层层叠,很快就厚达好几公分,彼此勾缠扭曲,却绝不越雷池一步。张成玉什么防护措施都没做,面对密密麻麻的蜈蚣,却面不改色,只管专心致志往上画。

    蜈蚣越来越多,争抢着位置,发出“吱吱”的怪叫声,数量成千上万。它们追逐着张成玉的笔,每画好一个符文,就争先恐后占据,仿佛训练有素的军队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看着这一幕,只觉头皮发麻。对张成玉既担心又佩服。

    终于画到了顶,基桩已经变成了“蜈蚣柱”,触目惊心,张成玉吐气开声大喝,纵身一跃,竟然生生拔起来两米多高,稳稳落在了基桩顶上,蹲下来继续勾画。这时候他等于是被蜈蚣群包围,自陷险地,神情却依旧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突然,随着张成玉最后一笔落下,桩顶上“嗤”的一声,仿佛引燃了火药,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蓝色的火焰从上方急速往下蹿,一路火星四射,所过之处,凡是被火星沾到的蜈蚣立刻被烧成飞灰。

    火星点燃的那一刻,张成玉使了个鹞子翻身,稳稳落地,丢下了手里的瓷碟和笔,淡淡一挥手,“破拆!”

    火星犹如火药引信,蔓延的速度快过闪电,张成玉落地的瞬间,火头就已经蜿蜒着从上至下走完,所有蜈蚣全灭。火是沿着符文烧的,这时候再看,他画过的地方混凝土都被烧红了,那些符文全都发着光显现,这一幕简直就是神迹!

    一声喊完,张成玉发觉三人仍没有动手,又催促了一遍,汤有道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端着风钻冲上去,打开开关,对着基桩钻了起来,刹那间,基桩剧烈震动,崩碎的混凝土四散飞溅。

    施工长守着气泵,不停调整气压,尽量加快进度,罗大海打开装满雄黄粉的麻袋,抱起来围着基桩跑,不停抛洒,黄色的粉末蒸腾,逐渐将这一块笼罩了起来。

    雄黄对毒物有强烈克制作用,不过本身也有毒性,所以他们三人都穿戴着全封闭的防毒设施,唯有张成玉什么防护措施都没做。不过他置身于有毒的粉末中,依旧毫无反应,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呼吸。

    看着有条不紊忙碌的三人,张成玉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工地大门方向,一辆出租车停下,丁晓聪匆匆忙忙跑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