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七十六章:问毒
    “喂!你小子还没给钱那!”出租车司机从车窗里伸出脑袋,扯着脖子大喊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才想起来,自己太急了,果然没给车钱……他连忙把大公鸡换到左手,右手从兜里掏出10块钱扔了过去,牛逼哄哄大吼:“不用找了!”

    大公鸡是他在路上顺道买的,可能派的上用场。

    刚转过身准备继续跑,那个司机又骂上了,“找你妹啊!一共十七块五,你丫给的都不够!”

    丁晓聪简直了就,我是缺那点车钱的人吗?!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扔了回去,这回连“不用找”都懒得喊了,转过身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到了地基边一看,丁晓聪松了一口气,那三位全都“武装整齐”,就算剧毒黑蝴蝶来了也不怕,张云山尊者办事情果然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张云山站在满天雄黄粉尘当中,什么护具都没戴,不过他应该是施展了龟息之类的功法,短时间可以不用呼吸。看见他们都没事,丁晓聪暂时也下不去,帮不了忙,只好先在远处等着。

    工地中间干的热火朝天,汤有道疯了一般在拼命用风钻破拆,震耳欲聋的钻头声中,坚硬的混凝土仿佛变成了豆腐,被一块块崩飞,粗大的基桩被打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丁晓聪听着听着,耳朵忽然捕捉到了一丝奇怪的声音,那是……毒音!

    对,就是毒音,夹杂在振动中,不仔细还听不出来。上古巫法有五音,只有巫觋能唱的出来,而丁晓聪只会其中的鬼音,不过其他四种音他曾听米教授演示过,这诡异古怪的毒音,绝对不会听错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混凝土桩里,怎么会发出上古巫颂来?另外这毒音是震音,和人唱出来也有很大的差别,只是曲调一致。丁晓聪听入了神,停止折腾那只大红公鸡,站在地基边缘闭着眼睛感受起来。

    再看地基中央,在汤有道疯狂的风钻下,基桩终于齐根被打断,轰然倒地。罗大海一直围着基桩撒雄黄,全神贯注,基桩倒的时候他完全没注意到,差点被砸到。

    两米多长的混凝土圆柱足有十几吨重,擦着罗大海的额头砸在地上,“咚”一声闷响,大地震颤。他这时候脑子里一懵,浑身发麻,站在原地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走开!碍手碍脚的。”身旁传来喝骂,把罗大海惊醒,接着他被人撞开。

    来的是老板汤有道,他这时眼睛都红了,挤开罗大海,踩着倒地的基桩继续破拆,嘴里骂骂咧咧:“还不快做事?发什么楞?傻啊你!”

    罗大海这时候才回了魂,下意识又抱着麻袋撒雄黄,撒着撒着,他的呼吸变得粗重,脚步慢了下来。戴着防毒面罩外人看不见,罗大海这时的眼珠子都瞪圆了,气喘如牛,身躯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终于,毫无预兆,怒火累积到极限的罗大海一把将半袋雄黄惯在了地上,转过身怒视着汤有道。而这时汤有道也几乎陷入了癫狂状态,只顾低着头干活,完全没注意到罗大海的异常举动。

    张成玉修为深厚,离得又近,他察觉到罗大海气息不稳,一直在关注着,看见他向埋头破拆的汤有道跨出一步,立刻出声大喝:“注意头顶,真正的毒物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喊,在旁人耳中没什么,可听在罗大海耳中却犹如雷鸣,震得他脑海里“嗡”的一声,怒火被驱散了。罗大海瞬间冷静,现在可是关键的时刻,要是因为自己的鲁莽举动出了事,那真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罗大海在社会上飘了三年,和丁晓聪一样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懵懂少年,至少利害关系能分的清,他当即决定,不管事后如何,现在得咬着牙把事情做完。

    抬头看,透过渐渐变淡的雄黄粉尘,只见圆月上出现了无数“黑斑”,那是一大群黑色蝴蝶飞来了。罗大海赶紧又抱起麻袋,按照张成玉事先的吩咐,抓出一把把雄黄粉对着半空中撒。

    只要是毒物,就没有不怕雄黄的,这些剧毒黑蝴蝶也不例外,雄黄粉撒上来,它们扑到一半,立刻折返向上飞,不敢靠近。不过这些不知来自哪里的毒蝴蝶仍不肯离去,聚成一大群在半空盘旋,犹如黑烟。

    远处,丁晓聪在地基边缘看见这一幕,彻底松了口气,看来今夜不会有问题了。手里传来惊慌的“咯咯”叫,那只大红公鸡在拼命蹬腿扑腾,丁晓聪随手扔了用不上的公鸡,“算你命好,玩去吧。”

    大红公鸡被抛出去,立刻扇着翅膀,转眼蹿的没影了。

    巫术里有“问法”一门,分别为问鬼、问毒、问山、问水和问天,这是一种最原始最直接的破术方法,有一定的危险性。丁晓聪原本打算实在不行,就用公鸡血涂满全身,用问毒的方法把所有毒物降服,现在看来用不着了。

    也得亏用不上,真的让他以身问毒,凭他现在的能力未必能做的好,一个不慎就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风钻的震动声戛然而止,丁晓聪猛然睁大了眼,一直不停的毒音断了,13号基桩边传来汤有道的惊呼:“这是什么东西?!”

    漫天雄黄粉尘中,一直主持全局的张成玉尊者一步跨到了汤有道身旁,蹲下去观察。刚才风钻崩碎了一大片混凝土后,有个黑色的物体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块绿色的石壁,呈标准的圆形,直径大约10厘米,中间有个孔,边缘薄而中间厚,不知是什么质地,被风钻崩了一下后,依然完好无损。张成玉用手抹开石壁表面的雄黄粉,只见上面密布着象形文字,他完全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成玉曲起中指对着石壁弹了一下,石壁立刻发出非常有韵律的声音,他赶紧一把按住,断然道:“就是这东西搞的鬼。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全傻眼了,一块石头而已,竟然会搞出这么多毒物来?

    不过他们没理由怀疑张成玉,人家可是大尊者,既然他这样说,尽管不知道其中的道理,不过绝对错不了。看见终于找到了元凶,汤有道长出了一口气,浑身一软,连风钻都抓不住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张成玉立刻打开包裹,抽出一块蓝色带白花的绸缎布,把墨绿色的石壁包起来,招手大喝,赶紧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