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七十七章:追根溯源
    石壁被布包住的瞬间,头顶上的黑蝴蝶群立刻发出刺耳的嘈杂声,听得人心底发毛,张成玉刚发话,其他三人立刻扔掉手里的家伙事,没命地向活动板房方向跑。

    这时候,13号基桩这一带地上已经铺了厚厚一层雄黄粉,半空中也弥漫了厚厚一大团。以毒对毒,尽管上方的黑蝴蝶群疯了一般盘绕,可就是下不来。

    昆虫就是昆虫,不管多凶恶,依旧被本能所左右,它们不敢沾雄黄。

    等汤有道他们三人跑出雄黄范围后,张成玉这才将包袱皮重新背在了背上,左手抬起,手里捏着一颗朱红色的药丸,对着脚底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地基边缘,丁晓聪招手大喊:“快跑!快!毒气就要烧起来啦!”

    听见丁晓聪的声音,那三人玩了命的跑,果然,他们刚加上速,身后“轰隆”一声,雄黄被点燃,烈焰熊熊,一个巨大的火球冉冉上升,热浪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奔跑当中,唯有罗大海惊恐回头,他想起来,张成玉尊者还在13号基桩边。不过刚回头,还没等他看清,身旁“飒”的一声狂风卷过,张成玉速度快得难以想象,几大步就蹿过了他们身边,等再向前看,人家已经攀上平地,站在了丁晓聪身边。

    罗大海松了一口气,心中苦笑,人家可是世外高人,自己为他操的哪门子心呐……

    比如丁晓聪就从没有过这样的担心,这位张成玉灵魂的强度虽然不如自家师尊,可也差不了多少,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被自己放的火烧到?

    再看地基中央,那团大火球一直升到了20多米高,才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雾气团,继续缓缓上升。雄黄燃烧后,会产生水银蒸汽,那些在上面盘旋的黑蝴蝶就算没被当场烧到,也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位张成玉尊者设的局果然厉害,所有毒虫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张成玉蹿到了丁晓聪身边,立刻把手里的蓝布放在地上打开,露出里面包着的墨绿色石壁,问丁晓聪,“小丁师傅,我看你似乎对上古法门有些研究,可认得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看见这石壁,丁晓聪傻眼了,这是大巫们的配饰。至于为什么认得,只因这东西他亲眼见过,米教授就戴着类似的玩意。

    拿起石壁,翻过来倒过去仔细检查,丁晓聪更加断定自己没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,可作用我清楚。”丁晓聪将石壁翻过来给张成玉看,石壁的另一面有无数细小的孔洞。“这东西原本该是一对,用绳子穿着挂在身上,只要一动,就会碰撞出特定的声音,相当于替主人施法。”

    米教授的那一对是玉的,发出的是鬼音,而这显然就是发出毒音的。单片石壁原本不会发出声音,可是被浇筑进了混凝土中,随着振动也能发出单音来,显然就是这东西发出的声音吸引来了附近的蜈蚣,并且使之产生了变异,同时还会引来那种毒性更烈的黑蝴蝶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想见,敢于佩戴这种巫器的,必然是法力高深的大巫,例如现在的丁晓聪,让他戴着这玩意,简直就等于找死。

    听完丁晓聪的描述,张成玉也立刻就想到了这一点,震惊了。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,完全听不懂他俩交流的内容,不过倒是肯定了,就是这块不起眼的石壁引来了毒物,造成建筑工人死伤的,现在症结终于解除了。

    罗大海忽然在一旁问:“这东西是什么年代的?”

    丁晓聪不明白罗大海怎么会对这东西的年份感兴趣,不过还是将石壁翻了个身,字面朝上,照实回答:“这一面的字一般是拥有者留下的,不过我完全不认得,这应该还是甲骨文之前的文字,照这样推断,至少也得有四千多年以上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完丁晓聪的话,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,一般秦汉以前的文物就算是国宝了,这个东西的年代……该算是什么级别?

    “会不会很值钱?!”汤有道目光灼灼问。

    张成玉诧异的看了汤有道一眼,连忙说:“汤老板,万万不可动那个心思,这是法器,会死人的!”

    汤有道悚然一惊,清醒了过来,这东西的危险他领教过,再说他也是事业有成的人,完全犯不着冒险动那个心思。

    “那这东西该怎么处理?”汤有道急忙问。

    “烧掉。”张成玉断然道:“找个可靠的人把这东西投入熔炉里,彻底烧化,才能断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这个东西汤有道不敢碰,闻言他左右一打量,对着罗大海招了招手:“过来,立刻把这玩意送到李老板的炼钢厂,扔高炉里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罗大海依旧一副灰孙子像,立刻脱掉身上的装备,接过张成玉用蓝布包着的石壁,默默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张成玉忽然大喝一声,罗大海身躯一僵,停下了脚步,抓着石壁的手下意识一紧。

    张成玉叮嘱道:“这一路上千万不要让这东西碰撞硬物发出声音。”

    罗大海身躯一松,回过头来笑着说:“尊者您放心,我就一路抱着,绝对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张成玉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工地大门方向传来呼喊:“喂,小哥儿,找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看过去才发现,那个开出租车的还没走,正捏着几张钱冲自己挥手。老实说,在这个年代,尤其是出租车司机这样的职业,如此实诚的人已经不多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送他去吧。”丁晓聪拢着手大喊,指了指罗大海,出租车没走,正好顺带罗大海。

    工地的事情终于处理完了,汤有道心头的大石落地,对着张成玉和丁晓聪千恩万谢,表示要亲自开车送他们去市中心下榻,明天再大摆筵席答谢。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丁晓聪和罗大海的关系,以为是跟着张成玉来的法师,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张成玉和丁晓聪交换了个眼神,同时婉拒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天的相处,汤有道给他俩的感觉就是个能拼、能干的商人,市侩气很重,这样的人也许能成为商界名流、社会高层,不过不对法师们的胃口,他俩都不想和他有太多交集。

    “宴席就不必了。”张成玉问道:“请教汤老板,这根桩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工地的事情完了,他俩的事情可还没有完,如丁晓聪所言,这石壁应该是有两片,现在一片找出来了,还有一片在哪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