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八十章:抉择
    须臾之间,顾爷把人送走,转身走了回来,一路低头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海?”顾爷进门后看见罗大海吃了一惊,然后才想起来,罗大海刚才就已经来了,于是他随手拍了拍他肩膀,“这回做事当心点,咋们弟兄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顾爷有些心不在焉,说完走向里屋,罗大海看着顾爷的背影,一咬牙,喊道:“顾爷,我这次回来不是做事的,是有个东西要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顾爷一怔,回过头来好奇问:“你?卖东西给我?来来来,什么东西?拿出来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罗大海慌忙把抱了一整夜的蓝布往茶几上轻轻一放,慢慢打开,嘴里叮嘱道:“这个东西是张成玉尊者给我的,他说……历史得有4000多年以上……”

    蓝布被一点点打开,顾爷原本一脸戏谑,待看清被包住的那块石壁后,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,代之以深深的震惊。石壁是字面朝上,那些字尽管还沾着水泥,却掩盖不住浓郁的古朴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顾爷走回来,小心翼翼用手指触碰了下石壁,眼睛开始放光。

    罗大海连忙在旁叮嘱:“顾爷,张尊者说,这玩意是上古法器,千万不能碰撞出声音,否则,会把附近的毒虫都招来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顾爷不但不害怕,神情反而更兴奋。他轻轻摩挲着石壁,喃喃自语着:“上古法器啊!好,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顾爷似乎痴傻了,罗大海和小林面面相觑,顾爷一生也不知摸过多少老物件,还从没见他这样过。

    良久后,顾爷一惊醒过了神,连忙又用布把石壁包起来,对着小林偏了下脑袋,“去拿两万块钱给大海。”

    等小林哥走后,顾爷亲亲热热拍了拍罗大海肩膀,语重心长说:“大海啊,你家里已经没人了,别在外乱跑,就住在这里吧,只要顾爷有口饭吃,就绝不会饿着你。”

    顾爷又走向里屋,右手紧紧抱着那块石壁,左手拨通电话贴在了耳边,“喂,王先生吧?我这里有件东西,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顾爷的背影,耳畔萦绕他刚才那番暖心的话,罗大海好一番犹豫后,终于长长叹了口气,坐在沙发上,双手抱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@@@@

    大青山上,接近山顶的部位,丁晓聪终于休息好了,回头看了一眼张成玉。大尊者阁下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入定状态,如一尊泥塑木雕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丁晓聪也挺无语的,咱们可是来做事的,怎么在这荒山野岭入定了?可尽管心头着急,他也不好喊醒人家,只得独自起身,准备先在附近一带看看。

    刚站起来,忽然,他听见身下坐的枯树里发出了一阵细微的“嗞嗞”声。

    丁晓聪吃了一惊,连忙蹲下去,想从已经腐朽空了的树芯向内看,刚蹲下去,一直纹风不动的张成玉突然开口喝止,“别靠近,那东西就在树芯里!”

    丁晓聪当然知道张尊者所谓的“那东西”是什么,并且立刻就看见了,只见幽暗潮湿的树芯里缓缓爬出来了一只黑色的蝴蝶。这时候他就蹲在树洞前,距离不过十公分,看得清清楚楚,毒蝴蝶现身了!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太近,并且毒蝴蝶还在爬向树洞口,丁晓聪冷汗下来了,现在他只要一动,必然就会引起毒蝴蝶的注意,一旦这玩意飞扑过来,凭自己的身手,绝对躲不过。

    昆虫的复眼对静止物体很不敏感,他如果始终不动的话,应该不会被察觉,可现在蝴蝶正在向自己爬,再不动,就该爬上鼻子尖了……这玩意奇毒无比,哪怕是被它身上的鳞粉沾到,也够喝一壶的,如果被弄进了眼睛里,绝对会被当场毒成瞎子!

    蝴蝶越来越近,丁晓聪眼睛越瞪越大,冷汗“哗哗”往下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树桩上“噌”一声轻响,张成玉身形轻巧如狐,骤然发动,一个健步就蹿了过来,几乎没有发出任何振动。丁晓聪松了口气,自己太莽撞了,好在有这位大尊者在。

    张成玉蹲在树桩尽头,右手从身后一捞,从包袱皮中取出了一个物件,贴着丁晓聪的鼻子尖,慢慢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面青铜镜,不过巴掌大,椭圆形,造型古朴,最奇特的是,两面都是镜面。

    “照妖镜!”丁晓聪眼睛瞪大了,这玩意在民间的名气极大,屡屡出现在各种传说中,他以前还以为是志怪小说里的杜撰,没想到这东西真实存在!

    据说用这镜子,可以照出肉眼看不见的精怪、魂魄,邪祟无所遁形,这玩意在龙虎山想必也是至宝,没想到,张成玉居然就这样随随便便塞在身背的包袱皮里。

    镜子一点点下沉,速度虽不慢,却异常稳定,张成玉的手简直就好像机械一般稳定精确,那只蝴蝶丝毫没有反应,继续向外爬。

    丁晓聪盯着眼前的镜面,看着自己的脸从上到下显现,等下巴出来后,立刻向着侧面一滚,终于摆脱了毒蝴蝶的直接威胁,喘过了那口气。

    再看那只毒蝴蝶,它这时候刚爬到树洞口,猛然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,立刻发出一声嘶叫,四肢和双翅全部展开,似乎受了惊吓想要飞走。说时迟那时快,蝴蝶的翅膀刚展开,张成玉左手快如疾风,带着一丝银光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张成玉的左手里已经拈上了一根钢针,准确无误钉穿毒蝴蝶的头颅,扎进了木桩里。接下来他单足点地在朽木上“滴溜溜”一转,一块黑布被他扯了出来,展开盖了下去。

    毒蝴蝶受到了致命一击,拼命嘶叫抖动,一大团黑色鳞粉被抖了出来,不过还没扩散开,黑布从上罩了下来,连鳞粉带蝴蝶全部盖住,叫声立刻被捂住。

    只过了一秒钟,张成玉将黑布掀起,这只毒蝴蝶已经彻底死僵了,被钉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。”丁晓聪这时候才回过了魂,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张成玉看着脸色发青的少年郎微微一笑,“下次做事可要注意点,千万别莽撞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失魂落魄点了点头,看向自己的脚下,毒蝴蝶在这里出现,说明另一片石壁很可能就在这一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