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八十一章:按下葫芦浮起瓢
    张成玉收了黑布,跳下朽木,开始蹲在地上,闭着眼睛细细感应起来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总算回了魂,忙不迭打开了巫眼。

    张成玉的道法和身手,丁晓聪拍马也赶不上,可要论起找东西来,当今世上没人能比得上鬼巫,他的存在终于有价值了。只用去了几秒钟,丁晓聪的目光落在那棵倒地的朽木下,定住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巫眼中,看得清清楚楚,地下有一个墨绿色的人形阴影,错不了,“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听见丁晓聪的呼喊,张成玉回头,一个箭步就跨到了他所指的位置,单掌贴地轻轻拍击,片刻后,对着丁晓聪点了下头,“小丁师傅好本事,果然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接下来,张成玉旋身将包袱皮解下,放在一边,然后做了一件丁晓聪无法接受的事,他竟然用照妖镜刨土!

    这可是天下至宝啊!

    顶晓聪连忙跑过去,伸着手哀求:“大哥您歇歇,我来刨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成玉一想也对,接下来指不定就有一场大战,还是节省点体力好。于是他随手把照妖镜递给了丁晓聪,自己就地打坐,恢复法力。

    不过张尊者终究还是没能入定,眼睛刚眯上就立刻睁开,目瞪口呆看着丁晓聪忙活,疑惑问:“小丁师傅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丁晓聪在刨土,用手刨,那面照妖镜被他珍而重之贴在胸口,用下巴夹着……闻听张成玉的问题,他不满嘟囔:“我说大哥,这可是世上数一数二的法宝,我怕把镜面磨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成玉也是无语了,这样照妖镜倒是没事,可丁晓聪的手……其实照妖镜的材质很特殊,看似是黄铜的,可硬度高得吓人,刨土而已,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磨损。不过看见丁晓聪无比心疼的样子,他也没说什么,估计说了也没用,只好就由他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里的土质不硬,也没什么碎石头,丁晓聪用手刨起来也挺快,不一会功夫,他就刨到了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块烂木板,应该是薄棺材的盖,刨到这玩意后,丁晓聪和张成玉全都愣住了。上古法器,怎么会在这样一口薄棺材里?难道……

    这里并没有坟茔,一般也不会有谁去铲人家的坟头,那解释似乎只有一种——盗墓贼。

    盗墓贼专门挖坟掘墓,干多了坏事,怕死后自己的坟也让人挖了,所以早年间的盗墓贼下葬有个怪规矩,不竖坟头,草草下葬。这样说来,另一片石壁应该是让一个盗墓贼带进了坟里,这样的话,石壁的真正来源就没法追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似乎也不重要了,先打开再说吧,除害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。

    薄皮棺材已经腐败得差不多了,不需要任何工具,丁晓聪用手随便掰了掰,就将木板掰出来了一个大洞。下面露出一张乌青的脸,死者穿着寿衣,看款式,应该是民国年间的。

    又把棺材板豁大了些,果然,在他的胸口摆放着另一片石壁,和先前那个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别以为盗墓贼就一定有钱,在那个年代,绝大部分盗墓贼都穷困潦倒,就算生前能挣些钱,也都花天酒地糟蹋光了,临老了不得善终,所以这口薄皮棺材倒也合理。不知这家伙是生前只找到了一块,还是他也知道这东西不能放一起,把另一片埋在了山北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最后的祸害终于找到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连忙把照妖镜递还给张成玉,一把抓住了那片石壁,向外一拽,不过没拽动,似乎被什么牵住了。低下头一看,尸体的双手攥在石壁的两边,几乎都黏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丁晓聪余光扫到了什么,猛然回头。只见尸体那张乌青的脸上,原本凝固的表情竟然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那尸体的嘴巴……竟然在一点点张开!

    饶是丁晓聪胆大包天,也被吓了一跳,百年死尸居然张嘴了!

    “快!捂住它的嘴!”身旁疾风刮过,张成玉骤然发动,探出手一把夺过了那片石壁,尸体的双手被带了出来,又无力地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嘴巴已经半张,里面传出来尖利的“嗞嗞”声,丁晓聪看过去,只见尸体的嘴里黑色蠕动,竟然是无数黑蝴蝶纠缠在一起,正在向外钻。现在看来,这尸体也就剩了一层皮囊,体内全都是那种剧毒黑蝴蝶,也不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丁晓聪头皮一麻,左手一托尸体的下巴,右手死死捂住了死尸嘴巴,顿时感觉手下发麻,那些黑蝴蝶正在抱着团向外撞。

    强忍着不适向旁边看,只见张成玉一把掀开他的包袱皮,从里面抽出一张大红色的绸缎布,铺在地上,然后在瓷碟中倒了些金色的粘稠液体,用笔蘸饱,开始在布上飞速勾勒起来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,我马上就好。”张成玉头也不抬叮嘱,手下一刻不停,神情无比专注。

    刚才张成玉尊者一连串动作奇快无比,可丁晓聪却还是觉得慢,急得跺脚。手里捂着死尸嘴,他的心里不住发毛,暗暗催促着,“快点,大哥你快点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成玉笔走龙蛇,一个个金色的符文在黑布上显现,这些符文张狂跳跃,只是看在眼里,就会让人产生燥热感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丁晓聪觉得手底下感觉不对,连忙看过去,顿时惊得魂飞魄散,只见尸体的鼻翼嗡动,显然是有黑蝴蝶准备从鼻孔里爬出来!他连忙松开一只手,捏住了尸体的鼻孔,只听“啪”一声响,两股粘稠的绿色液体从死尸鼻孔里喷了出来,显然是捏死了两只黑蝴蝶。

    刚捏住鼻孔,尸体头颅内“哗啦啦”作响,原本紧闭的双眼睁开了两条缝。这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,丁晓聪忙不迭将捏鼻孔的手一拧,又按住了尸体的一双眼皮。

    转头看,张成玉全神贯注,笔势越来越张狂,那张大红布已经被他画了一大半。这时已经能看出来,无数金色的符文拼在一起,组成了一团熊熊金色火焰。

    刚看一眼,尸体里出现了更大的动静,刺耳的“嗞嗞”声响成一片,只见死尸的肚子里仿佛有许多只手,正在胡乱向外面顶,肚皮在不断扭曲膨胀,越鼓越高!

    丁晓聪魂飞魄散,尖声大叫:“张大哥,尸体要爆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