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八十四章:恶疾
    丁晓聪事先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乍听见这声音,仿佛被雷劈中了天灵盖,脑子里“轰”的一声,一片空白。他就这样傻傻看着门打开,一条略显纤瘦的身影露出来,然而热泪夺眶而出,瞬间模糊了双眼,竟连出来的是谁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其实丁晓聪虽然话不多,可骨子里是个很倔强的人,在他的记忆中,打记事起,哭过的次数就屈指可数,长大后更是几乎没有,哦……有过一次,三年前。

    如今,三年前的一幕再现,那次是这个人离开,这次是这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葱!”对面传来熟悉的惊呼声,丁晓聪“呼哧”抹了把泪,视线恢复清晰,那熟悉的脸庞梦幻一般出现,豆豆回来啦!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丁晓聪哭出声了,像个孩子,不过他立刻就意识到这样不好,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小孩子了,怎么还能这样哭?于是他赶紧收声,又摸了一把泪。

    林豆豆长大了些,也稍稍长高了些、成熟了些,只是似乎变得更瘦了些,原本的甜美气质被更多的温婉所代替。她穿着一身素白的连衣裙,留着披肩长发,完全不施粉黛,大眼睛变得更乌黑,静静站在门框里,好像一幅油画,恬静、安宁……

    她似乎边内敛了不少,看着丁晓聪,眼眶里满含着晶亮的泪花,却终于还是没有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豆豆。”丁晓聪忽然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一切来的太突然,嗫嚅了半天,只喊出了林豆豆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林豆豆似乎也变得有些傻,腻腻歪歪答应了一声,同样显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隔着一道门框傻站着。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就在俩人比赛谁更傻的时候,里屋传来男人的呼喊声,听上去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这喊声给俩人解了围,林豆豆连忙回头喊:“是我老同学来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让同学进来坐坐吧。”屋里的男人招呼了一声,这次丁晓聪听出来了,是李豆豆的爸爸林南。他有些疑惑,三年前的林南还是个意气风发生命力旺盛的中年男子,怎么现在说话一点底气都没?

    林南的话打破了二人的尴尬,林豆豆悄悄擦了下眼睛,忽然“噗嗤”一笑,“怎么三年没见,你还是这么傻啊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丁晓聪尴尬的挠了挠头,傻笑,“我天生就傻,这辈子改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进来吧。”林豆豆一如当年,毫不避讳和丁晓聪的接触,自自然然伸出手抓住丁晓聪的胳膊,把他拉进了屋,“我去照顾爸爸吃药,你先坐会啊。”

    林豆豆把丁晓聪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和药,匆匆忙忙跑进了里间。看来她原本就是在倒水的,恰好丁晓聪这时候敲门,把她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看着林豆豆快步跑进屋,丁晓聪心中一动,起身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屋里有病人,丁晓聪并没有进去,只在门边看着。正对着房门就是床,林南躺在床上,大热天盖着被子,精神萎靡不振,看上去一点生气都没。

    丁晓聪看着林南,林南也看见了他,并且一眼就认了出来,微笑着招了招手,“这不是小葱吗,快,快进来让叔叔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南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咄咄逼人的林南,尽管只过去了三年,可现在的他气若游丝,没了丝毫锐器,对丁晓聪的态度倒也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

    丁晓聪感慨万千,当年哭着求他们别走,厚着脸皮预警,只可惜人微言轻,怎么都劝不动,现在……他现在也不知林南生的是什么病,只是看当下的灵魂和生气,就算立刻治好,并且痊愈后调养得法,也会很快衰老,阳寿大减。

    “呀!长成大人了!”林南笑着对丁晓聪伸出了手,把他惊醒。

    原本丁晓聪对林南有许多积怨,可现在看见他这样,所有怨恨瞬间烟消云散了,他连忙走上去抓住林南的手,坐在了床边。“林叔叔你别动,能告诉我,究竟得了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提到父亲的病情,林豆豆愁容满面,摇了摇头说:“在国外查不出来病因,回到国内跑了好多家大医院也查不出来,爸爸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眉头皱了起来,果然有问题!他以前接触过林南,身体状况很好,除非生了什么无法治疗的恶疾,否则三年功夫,断然不至于变成这样,这里面肯定有鬼!

    “林叔叔,您躺好,我给您检查检查。”丁晓聪连忙起身,把林南扶躺好。

    林南好奇,“怎么,小葱你还会医术?”

    丁晓聪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丁晓聪闭上眼睛打开巫眼,仔细检查起来,不放过任何一处。从头看到脚。没有发现问题后,他又扶着林南翻了个身,伏在床上,继续仔细检查。

    林豆豆在一旁疑惑看着,不过并没有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次丁晓聪从脚开始,速度更慢,一寸寸向上检查。下慢性邪术害人,可以做的非常隐秘细小,很容易被忽略。

    等巫眼的视线再一次回到林南头颅的时候,丁晓聪面色一凝,立刻睁开了双眼。看见他的神情,林豆豆吓了一跳,连忙问:“发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丁晓聪凑上去紧盯着林南的后脑部,脸色无比凝重,点了点头。他伸手捉住林南右耳,向前一翻,耳根部露出了一颗黑痣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看着这颗黑痣,丁晓聪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痣有什么问题吗?”林豆豆不解问。

    丁晓聪摇了摇头,问林南,“林叔叔,您这里原来有没有这颗黑痣?”

    “有痣吗?没有吧?我不记得这里有痣啊。”林南有点发懵,下意识抬起手想摸摸看。

    不等林南摸到,丁晓聪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,沉声低喝:“千万别碰!”

    丁晓聪的语气严厉,把父女俩都吓了一跳,林南回头看了丁晓聪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稍加思索后默默翻过了身,问:“小葱啊,你究竟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低头沉思的丁晓聪一惊,醒过了神,恳切说:“林叔叔,豆豆,别的事情我不方便说,说了你们也未必能懂,现在我能断定,您的病就是这颗痣引起的,而这东西我能治好,只要你们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丁晓聪看了一眼林豆豆,把目光落在了林南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