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八十八章:移形换位
    灵魂的作用分为思考和本能两部分,当思考停止后,本能依旧发挥作用,指挥着脏器运作。刚才丁晓聪利用林南灵魂被魇住的机会,用针配合鬼音把他的灵魂引出了识海,本能也随之失效,林南现在其实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又和真正的死亡不同,正常死亡后,灵魂会立刻离开身体失去灵(性),然后渐渐丧失阳气。在灵魂里,阳气是用来组成记忆的,一旦开始散失,灵魂的生前记忆也会开始流失,思维会变成片段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一般会持续七天左右,七天后,灵魂彻底变成魂魄,阳气基本丧失,记忆可能还有一些,只是已经完全变成了无意义的碎片。这时候的魂魄可能会循着记忆片段去寻找熟人,从而造成一些恐慌,而后就将变成游魂野魄在外飘荡,直至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现在林南的灵魂离开了识海,却依然在自己的身体内,什么都没有丢失,完好无损。只是他的身体离开了灵魂的主导,变成了死尸,用不了多久,各个机能就会开始衰退,所以丁晓聪必须得要进行的很快。

    这个法术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,并且有很严格的时间限制,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,林南的性命现在就在他的那根针上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也豁出去了,从第一针扎下去开始,他的手就快成了风,不停来回扎,神情无比专注。铁器不通阴阳,钢针顶着林南离体的灵魂扎,一点点向前驱赶,只不过这一幕唯有他能看得见。

    床的另一边,马明博和林豆豆瞪大眼睛看着,无比紧张,特别是林豆豆,她的双手交握在一起,紧紧攥着,簌簌发抖。林南现在的状态明显不对,大睁着无神的双眼,任由丁晓聪一针接着一针扎,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可丁晓聪现在忙得满头大汗,似乎正在关键时刻,林豆豆也不敢去打扰。

    丁晓聪追着林南皮下的灵魂,越扎越快,犹如纹身一般。他也很紧张,脑门上的汗珠大颗大颗涌出来,模糊了视线也没工夫擦,只是用力甩掉。

    他的针扎成了一条线,从额头向着鬓角延伸,到了太阳穴附近后向下,沿着耳门扎到了腮边。到了这里后,他左手抓住林南的尸体用力一掀,把人掀成侧卧,然后沿着下耳垂继续扎,一直通向那颗黑痣。

    这其实根本就不是痣,而是魂降术的病灶,魂降就藏在里面。

    所谓的降头术,是一种驯养恶魂厉魄的法术,虽然比不上上古邪巫术那么强大,却更加阴毒。在林南中的降术里面,对方将一个恶魂种在了他的体表,日日夜夜吸收他灵魂里的阳气和灵气,天长日久,慢慢把人磨死,而死者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说这个法术阴毒,是因这样死的人,灵魂最终将被完全啃掉,当真是人死如灯灭,连魂魄都留不下一丝。对方选用这样的慢性降头术,估计是不希望林南很快死掉,在这期间可能有某种价值,这就不是丁晓聪能知道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林南刚被翻成侧卧,一直紧张注视着的林豆豆立刻发现不好,尖叫一声扑了上来。她这时候也察觉了,林南已经完全没了呼吸,变成了个死人!

    “小葱!你快住手!”林豆豆尖声哭喊着,一把抓住丁晓聪,拼命向外拽。

    马明博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丁晓聪那句话的意思,林豆豆刚暴起,他就大喝一声:“马叔叔,快把她制住!”

    早就料到林豆豆会出这样的状况,丁晓聪刚才死活不让马明博出去,就是防着这一出。

    丁晓聪在干什么马明博也不了解,不过他毕竟是玄学工作者,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被打断,听见丁晓聪的呼唤,他立刻扑上来,一把抱住林豆豆的腰,生生把人扛了起来。林豆豆连一百斤都不到,丁晓聪都挣不脱马明博的胳膊,她更没戏。

    任由林豆豆哭喊踢打,完全动摇不了马明博分毫,她被扛在半空中,如一只被拿住了背的大虾米,怎么挣扎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小葱师傅,你快点,我快顶不住了!”马明博也跟着尖叫起来,丁晓聪疑惑回头看了一眼,原来林豆豆挣不脱,干脆就上了爪子,马明博一个不妨,下巴上被抓了一道绺子……

    该怎么干就怎么干,事关人命,绝对不能乱,丁晓聪完全不理会马明博鸡毛子喊叫,继续维持着节奏往前扎。

    又是十几针过去,林南的灵魂终于被赶进了那颗痣,丁晓聪立刻一针扎在了痣上,那颗黑痣应声掉落,露出里面一个灰白色的点。这是一根骨针,丁晓聪以前曾见过,魂降就是寄生在这根针里。

    这根骨针扎的很讲究,直接扎在了一根神经上,里面的魂降一半在针里,另一半则探进了林南的识海。这也是丁晓聪不敢直接拔掉针的原因,一旦硬拔,必然会牵连林南的灵魂受到损害,凭他现在虚弱不堪的魂力,搞不好会当场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林南的灵魂离开识海后,空荡荡的识海对这个魂降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,占据识海是魂魄的本能,对魂降也同样如此。林南的灵魂刚被驱赶过来,丁晓聪立刻用钢针点在骨针上,曲起中指一弹,密集的振动立刻沿着钢针传导进了骨针里,那个魂降再也待不住了,立刻离开骨针,一头蹿进了林南识海中,鹊巢鸠占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林南的灵魂则自动进入了骨针,双方完成了移形换位。

    魂降一进入林南识海,他灰败的眼睛一闭,再睁开,眼神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幽光。丁晓聪左手一直按着林南,这时候立刻感觉到,他的心脏再一次开始跳动,内循环又运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林南长长吐出一口气,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凶光,挣扎着要爬起来,看见这一幕,正在和马明博厮打的林豆豆愣住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动作奇快,趁着林南体力还没恢复,一把把他按成面朝下,曲起膝盖死死顶着他后心窝,左手按住后脑勺,一针扎在了他头顶百会穴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林南立刻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,发疯般挣扎起来,百会穴是灵魂的正中心,这一针等于直接扎在了鹊巢鸠占的魂降上,被铁器直接触碰的魂降立刻剧痛难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