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八十九章:托付
    林南拼命挣扎,巨大的力道传来,丁晓聪立刻就按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来帮忙!”丁晓聪急得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马明博这才反应过来,一把扔了林豆豆,扑上来死死掐住了林南。这家伙别看是个文人,力气那是真不小,饶是林南拼了命,被他掐住后,完全无法动弹,只能从喉咙里憋出野兽般的怒吼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林豆豆也扑了过来,她见自己爸爸被马明博掐的脸色发紫,连忙去掰他的手,两下掰不动急了眼,张开一嘴小米牙,对着他胳膊就咬。

    “嗷!”马明博惨嚎:“你这个臭丫头,我们是在救你爸爸,狗咬吕洞宾啊!”

    林豆豆哪里懂这些,根本不理,继续咬,还不停甩头。

    丁晓聪一看不行,对着林豆豆大喊:“他不是你爸爸,你爸爸现在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林豆豆一愣,松开嘴抬起头,只见丁晓聪一口咬在林南右耳后,一甩头,牙齿上咬着一根灰白色的针状物,那根骨针被他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丁晓聪一口将骨针喷到了旁边装满汤药的碗里,对着吓傻的林豆豆大喊:“快去,那东西就要出来了,赶紧捧着林叔叔做准备!”

    “我爸爸?捧着……”林豆豆觉得自己大脑要短路,这都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快去啊!”丁晓聪心头大急,又不能松开,用肩膀重重撞了林豆豆一下。林豆豆看了眼面目狰狞的父亲,打了个哆嗦,跳下床捧起了那碗泡着骨针的汤药,簌簌发抖,她是真害怕了。

    汤药的阴阳配伍和林南几乎完全一样,用来盛放灵魂,可以保住灵魂不受到损害。

    在马明博和丁晓聪的合力钳制下,林南的喊声越来越凄惨,铁器触碰魂魄的痛感越来越剧烈,终于,他一口气没接过来,白眼珠一翻,又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丁晓聪赶紧拔出钢针,扔下再次变成死尸的林南,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,抓起椅子上的香水开始对着对面的墙上喷。这香水是他特意挑选出来的,名牌货,里面有尸油的!

    恶臭的尸油稀释几百倍后,就会变成奇特的异香,价格昂贵,只有极少数的大牌货才会用。当然,用的不是人的尸油,当法术材料效果很一般,只是这已经是丁晓聪唯一能找来的尸油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尸油,对于魂魄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丁晓聪拼命喷着,那面墙壁立刻变湿,奇特的是,潮湿的印记竟然形成了个人形,那魂降陶醉了在尸油中。

    “快把针捞出来,扎在你爸爸眉心里!”丁晓聪一边不停喷,一边大喊。

    林豆豆悚然一惊,她现在脑子已经不会思考了,丁晓聪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听见喊叫,她立刻捞出沉在碗底的骨针,轻轻扎在了林南眉心。

    刚扎进去,林南仿佛被电击了一般,身躯猛然一震,深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发出了痛苦的呻@吟,他的灵魂被丁晓聪催了一圈,终于又完完整整回到了自己的识海,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松了一口气,再次大喊:“把那根针给我!”

    林豆豆又慌里慌张滚下床,把骨针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丁晓聪连忙接过针,狠狠扎进了墙上人形湿气中,然后顺手掏出个打火机,打着火端在香水喷口,对着骨针重重喷了过去。

    香水里的挥发性液体遇火即燃,一条淡蓝色的火舌喷在了墙上,潮湿的墙壁立刻被烘干,那一瞬间,屋里四人隐隐听见了一声尖叫,随即消失。尸油被彻底烧掉,再加上高温,那个魂降又被逼回了骨针中。

    丁晓聪趁着高温,一把将骨针拔出来,插进了装满丹砂的竹筒中,置身于这丹砂的阳毒内,魂降再也难以活动,会被慢慢烧死。

    事情终于解决了,丁晓聪腿一软,坐在了地上,尽管整个过程他事先在脑海中排练过无数遍,可亲手做又是另一回事,要知道,一旦出现什么状况,就有可能出人命,他的心理压力之大可以想象。另外他用的方法也是绝了,估计师尊米教授都未必能想到这鬼主意,当真是少年人的奇思妙想,虽说巫法无定术,可也真够离谱的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怎么了?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?”林南坐在床上茫然问,刚才他的灵魂一直处在被魇住的状态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现在在他的眼中,老朋友马明博骑在自己身上,宝贝女儿捧着药碗站在床边,丁晓聪抱着个竹筒坐在地上,这一幕……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马明博默默松开了掐着人的手,从林南身上翻下来,坐在床边摸出一根烟点上,琢磨起来。他是理论工作者,估计是在研究丁晓聪刚才一连串法术的原理。

    丁晓聪在哆嗦,刚才做事的时候他全神贯注,完全不知道害怕,现在事情圆满办好了,他方才开始后怕,并且越想越怕,神不守舍的。

    还是林豆豆第一个回过了神,她连忙扔了碗,扑到床上抱住了林南,不停上下打量,“爸爸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啊,头也不昏了,精神……”林南说着说着愣住了,自己的病情自己最清楚,他仿佛只是睡了一觉,然后所有的不适就一扫而空,除了还是有些虚弱外,再也没了其他异常。

    林南呆呆看向坐在地上的丁晓聪,他原本也就是破罐子破摔,没想到,竟然真让丁晓聪用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把病给治好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葱啊,快起来吧,地上凉。”林南也不知该如何感谢丁晓聪,憋半天憋出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丁晓聪听见这话才算是回了魂,哆哆嗦嗦抱着竹筒从地上爬了起来,然后才反应过来,自己怀里还抱着个恶毒的魂降,连忙说:“林叔叔,豆豆,我得赶紧回家一趟,有个东西要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这魂降就好像是个炸药,总抱着也不是个事,一旦出状况放跑了,指不定又会害人,还是赶紧彻底处理了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林南点了点头,怀着感激说:“你也累坏了,快回家休息吧,叔叔没事了,豆豆,你去送小葱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嗳!”林豆豆确定自己父亲真的好了,立刻满心欢喜跳下床,大大方方扶住了丁晓聪的胳膊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一对青梅竹马的人儿,林南百感交集,想要说什么,竟然哽咽着没说出口,低着头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林南情绪复杂,丁晓聪和林豆豆对视一眼,没敢再说什么,背上背包,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去了。

    两家在一个小区里,不一会就能送到,不过林南反而希望女儿别这么快就回来。等外面传来关门声后,林南叹了口气,对着马明博说:“老马啊,你来的正好,我有些事要托付给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