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九十章:初心
    丁晓聪和林豆豆肩并肩走在小区里,虽然累,心头却无比满足,三年来从未有过。至此他才明白,这三年里他心里一直背负着事,活得都不痛快,至此终于一身轻松了。

    罗大海回来了,找了份正式的职业,林豆豆也回来了,她病危的爸爸也让自己治好了,总而言之,一切都好了。从此以后,朋友们就都在自己身边,大家可以简简单单又快快乐乐的一起生活,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丁晓聪不是个有很大野望的人,他只希望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们都平平安安就好。

    “小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治病的?居然用一根针就治好了我爸爸,要知道,那么多大医院都治不好的!”走着走着,林豆豆问出了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丁晓聪憨憨一笑,“也没什么吧?很久以前我就学了点针灸,正好用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丁晓聪可没有说假话,他用的就是针灸,而这也是针灸的最正宗用法。在上古时代,巫祝们研究出了针灸法,并且发现了人体经络,形成了一整套针灸理论,后来独立成科。不过即便到了百年前,针灸也依然被认为是巫术,直到当今才被明确归类为中医学。

    丁晓聪回答的很仔细,不过林豆豆显然也就是随口一问,对于那冗长艰深的答案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,丁晓聪解释的时候,她目光闪烁,开始走神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喜欢过我吗?”林豆豆忽然问道,声音细如蚊讷,低着头。

    丁晓聪说得兴起,正自滔滔不绝,忽然反应过来林豆豆的话,愣住了。往事浮上心头,只是稍加思索后,他就肯定的回答:“喜欢过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答案,林豆豆勇敢抬起头,直视着丁晓聪的眼睛,期盼问:“那你现在还爱我吗?”

    丁晓聪深深吸了一口气,有些不知所措,爱吗?以前不懂得什么是爱,现在他依然不懂,爱还是不爱,他说不清。这三年里,每隔几天他就会去敲林豆豆家的门,不过那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悔恨带来的执念,如今这份执念终于有了结果,可是……爱吗?

    正当丁晓聪扪心自问的时候,林豆豆充满期盼的清亮目光中突然涌现出一抹痛苦,用手捂着肚子蹲了下去,“呀!好疼!”

    丁晓聪慌了神,连忙去扶她,“怎么回事?哪里疼?我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林豆豆脸瞬间就红了,推了他一把,嗔怪道:“看什么看!大概我好朋友要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朋友?”丁晓聪傻了,好朋友来和肚子疼有什么联系?怎么这话听不懂啊。

    林豆豆这会好像又不疼了,站起身抓着丁晓聪胳膊推了一下,“快走吧,我送你回家,然后得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刚才俩人一直慢慢走的,丁晓聪不明白林豆豆怎么会又急着要赶回去,难道真有好朋友要来?神神秘秘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人家女孩子的事,他也不好多问,反正本来就累坏了,早点回家休息也好。

    急匆匆走到楼梯口,丁晓聪就不让人家送了,她肚子都疼了,怎么好让人家爬上爬下的。于是他们就此分手,林豆豆慌慌张张跑回了家,丁晓聪一直目送她远去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家里依然没人,饭店才开张不久,事情特多,高群和丁家柱估计这几天晚上都要睡在店里了。丁晓聪抱着竹筒来到了自己房间,篾榻内,姐姐晓兰正盘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白天后,晓兰的蜕皮状况已经很明显了,外皮大部分都脬了起来,等完全分离,就可以开始蜕皮,在这之前,她只能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看见蜕皮进度良好,丁晓聪松了一口气,连忙从丹砂里面拔出了那根骨针,伸到姐姐嘴边说:“把里面的恶魂吃掉。”

    虺可以吞魂,如果愿意的话,可以彻底消化掉,这是天赋的能力。晓兰艰难地抬起头,看了骨针一眼,毫不犹豫一口叼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个魂降被晓兰一口吸了进去,它残存的所有意识瞬间被封闭,用不了一会,就会被彻底消化,成为晓兰的食粮。

    终于把所有事情都处理的妥妥当当,丁晓聪身躯一软,靠在卧榻边琢磨起来,脑子里反反复复播放着林豆豆刚才那句话——“你现在还爱我吗?”

    爱吗?不知道……丁晓聪想得头昏脑涨,也想不出答案来,倦意来袭,他脑袋一歪,就此靠着沙发扶手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家,林南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马明博抓着林南递给他的纸,正在仔细辨认上面的几个古朴字符,眉头紧皱着,似乎很伤神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段话里的几个字,别的我都能破译出来,唯有这两个字实在辨识不了。”林南叹息道:“原本你不来,我都打算去联系你求助了。”

    马明博翻转过手里的纸条,指着其中两个字说道:“如果我判断不错的话,这个该是‘巫’字,而这应该是‘灵’,这些都是远古文字,还在甲骨文之前,你是从哪里拓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的合作伙伴问我的。”林南随意答了一句,拿过手机开始发信息。

    马明博看着林南的神色,眉头越皱越紧,终于忍不住问:“你这几年究竟在干什么?这事你可得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林南发完了信息,把手机扔在了一边,面露苦笑,道:“老同学,这事你别问了,一失足成千古恨,现在后悔也晚了,我自己倒是没什么,唯有小女豆豆放心不下,这里有件东西,拜托你帮我保管好,假如我将来有什么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林南说着话,从枕头下掏出来一个纸袋,递向了马明博,恳切叮嘱:“等豆豆安定下来后,就把这个东西交给她,里面是我这些年攒下来的钱,当可保她此生衣食无忧……”

    马明博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他接过纸袋正准备质问,房门突然被推开,林豆豆回来了。

    似乎没想到女儿这么快就会回来,林南吃了一惊,连忙缩回手,马明博也只得把要问的话吞进了肚子里,那张纸条飘落在床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马叔叔要走了,豆豆,快去送送。”林南吩咐道。

    马明博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走了?可再看林南,他说完后眼睛一闭,竟然发出了鼾声。这明显是装睡,可人家都这态度了,表明了不想再说话,留下来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再来,到时候你可得把事情跟我说清楚。”马明博恨恨撂下一句话,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听见关门声传来,装睡的林南眉头一拧,轻轻叹了口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