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九十一章:夜半惊叫
    夜深了,林豆豆把马明博送走,拖着疲倦的脚步回到了家中,第一件事就是去房间里看看林南。

    治疗的效果是显著的,林南一直发青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红润,呼吸也很平稳,再也没了以往的惊厥。林南已经睡着了,这次是真的。

    林豆豆悬了很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看来,父亲“尽快回国”的决定是对的,当然,最主要还是得感谢老同学……丁晓聪。

    窗外有风透了进来,林豆豆考虑到父亲大病初愈,最好不要见风,就走到窗前去关窗户。

    这扇窗户正对着小区,外面灯火点点,可以看到丁晓聪家依然开着灯,林豆豆想:他现在正在干什么?想着想着,林豆豆不觉出了神……

    忽然,一条条黑色“丝线”从窗玻璃外慢慢垂了下来,逐渐侵入了林豆豆的视线,由淡到浓,挡住对面那栋大楼。林豆豆还沉浸在某种思绪中,茫然向上看,隔着玻璃她看见了一张脸!

    这应该是张“女人”的脸,有着一头长长的乌发,贴着窗玻璃从上面倒挂了下来,脸色惨白如石灰,嘴唇青紫,眼睛里一片漆黑。林豆豆看过去的时候,它的嘴一点点裂开,有粘稠的黑色液体流出来,漫过两对尖利的獠牙。

    看见这张明显不是人的脸倒挂在面前,林豆豆脑海里轰然一炸,瞬间吓破了胆,爆发出一声刺耳刮心的凄厉尖叫。

    据说女人的尖叫声能吓死老鼠,超过一百分贝,这话当真不夸张,她这一声尖叫发出来,全小区都能听见,许多已经关了灯的人家纷纷开灯,跑到窗前寻找惨叫声的来源。

    屋子里,林南瞬间被惊醒,看见林豆豆瘫在地上,连忙扑下床把她揽住,“豆豆!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窗户……窗户外!”林豆豆脸色煞白,躲在林南怀里,颤抖着伸出手指向窗外,林南皱眉看过去,窗外什么都没有,远处能看见小区里一栋栋楼房。

    在林豆豆所指的方向,丁晓聪悚然一惊,从睡梦中醒来,这才发现,自己竟然坐在地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没有急着起来,而是坐在地上回忆起来,他隐约觉得,刚才似乎听见了一声刺耳的尖叫,好像是……林豆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家门外传来嘈杂声,有人在大声交谈,他心中一紧,连忙冲到家门口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对门邻居一家,全都忧心忡忡,小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丁晓聪听清他们的谈话内容后,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,那边有女孩子撕心裂肺尖叫?我的天,该不会是林豆豆吧!

    丁晓聪顾不得细问,又赶紧冲回去,着急忙慌背上了背包,准备赶去林豆豆家看看。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姐姐一眼,晓兰正在卧榻里挣扎,皮已经蜕出来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两边都很紧急,丁晓聪稍一犹豫,还是跑向了门外,姐姐蜕皮需要很长时间,并且很顺利,还是林豆豆家的事情比较紧急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冲出了家门,丁晓聪用最快的速度跑下楼梯,连家门都忘了带上。

    刚跑出住宅楼,手机响了,他一边跑一边接通了电话,里面传来郭芸香焦急的声音,“豆豆怎么样了?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家小区!”丁晓聪刚喊完一声,电话里“嘟嘟”作响,手机没电,自动关机了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担心林豆豆,心急如焚,也顾不得了,把手机揣进兜里继续狂奔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丁晓聪气喘吁吁冲到了林豆豆家门口,用力敲了几下门,屋子里明明开着灯,却无人应答。他急红眼了,退到楼道另一头,助跑几步后,飞起来对着房门就是一脚,门锁崩飞,房门应声被踹开。

    跑得满头冒热气的丁晓聪冲进林南屋子里,一眼看过去,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只见他们父女俩全都躺在地上,依偎在一起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果然,白天预计的最坏情况出现了!

    丁晓聪不停警告着自己要冷静,没有立刻过去,而是把背包抡在地上,从里面抓起一把灰白色的粉末,对着父女俩用力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中性的礞石粉,被丁晓聪撒了半圈,立刻充满了不大的房间,飘飘荡荡往下落。丁晓聪紧盯着屋子里,寻找着有可能出现的异常状况。

    好在没有,礞石粉在地上铺了淡淡一层,没有任何发现,他这才赶紧上去为两人做检查。

    打开巫眼看了下后,丁晓聪松了一口气,两人都只是受惊过度晕了过去,身上倒是没有沾染邪祟。这表明他们的确看见了什么,并且受了极度惊吓,不过那东西的可能并不是专程来害人的,否则人一旦晕过去,灵魂根本就无法抵挡外来的信息侵袭。

    丁晓聪连忙先把林南搬回了床上,他的灵魂很弱,又刚受了刺激,任由丁晓聪怎么摆布,也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林豆豆,丁晓聪刚把人抱起来,林豆豆咳嗽了一声,喘过几口气后,在丁晓聪怀里挣扎尖叫起来,显然恐怖的记忆还在。

    “别怕,是我!小葱!”丁晓聪连忙安抚。

    林豆豆叫着叫着一震,默默转过头看了丁晓聪一眼,嘴一撇哭了,“小葱,可吓死我了,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丁晓聪柔声安慰,把林豆豆放在床角坐好,蹲下来抓着她的手问:“告诉我,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林豆豆打了个哆嗦,颤抖着又看向那扇窗户,定了半天神后,开始叙说她刚才看见的那恐怖一幕,丁晓聪听着听着,心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拔掉了林南身上的降头,已经被对方察觉,这是派魂降来查探情况了。

    魂降师和自己养的魂降之间有灵魂共鸣,一旦放出去的降头被消灭,他们会有所感应,那么问题又来了,对方发现了降头已经被驱除,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?

    这事情显然和王家有关,他们应该早就给林南下了降头,不过似乎并不希望林南立刻就死掉,所以用了慢性魂降,这样做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丁晓聪想弄醒林南问个明白,可是看见他那孱弱的灵魂,想想还是算了,强行弄醒,搞不好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我去外面看看。”丁晓聪拎起背包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魂降师驱使魂降,一般距离不会太远,也就是说,那个魂降师很可能还在这附近。对于现在的状况他事先有过预计,所以做好了准备,大不了斗上一斗,看看谁的法术高强,只要制住了害人的降头师,到时候丁晓聪有一百种方法能逼问出结果来。

    至于斗败……事情搞成这样了,失败不在丁晓聪的考虑之内,说白了,他已经准备拼命了!

    刚走出几步,身后传来林豆豆哭喊:“小葱你别走!我怕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