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九十四章:赤血青龙
    泥人刚放下去,那个魂魄扑到,错把泥人当做丁晓聪,恶狠狠钻了进去。丁晓聪立刻拈起一根针在手背上扎了下,染了点血渍后,戳进了泥人心窝位置。

    这个魂降暂时被扎住了,接下来丁晓聪继续捏泥人,手速越来越快,捏出来的泥人也越来越丑。

    后面大部队赶到,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小脚印,他头也不抬,随手放下了第二个泥人,又用针扎住了下一个魂降,然后继续捏。

    第三个魂降来的太快,丁晓聪似乎有些来不及,他干脆就随手在身边的礞石灰画了个螺旋。那个魂降嗅到了活人的气息,立刻啸叫着扑了过去,灰地上起了一道小旋风。

    引开第三个魂降,他加紧捏了几下,把刚捏好的泥人挡在了第四个魂降的来路上,顺利钉住,然后继续抓紧捏。局面看上去非常紧急,魂降来的越来越密,而他却始终不慌不忙,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暂时引开,身旁被扎住心窝的泥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从缓慢到紧张,随着魂降一个个被制住,节奏又逐渐变得从容。终于,所有脚印都被掐断,他身边已经围了一圈泥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从包里拿出一叠小圆镜,挨个分发起来,每个泥人面前摆一个,摆完了随手一扫,泥人被推得趴伏在镜面上。这时候的丁晓聪已经彻底沉浸到了法术中,神情专注心无杂念,动作越来越顺溜,行云流水一般,只听“叮叮叮”一阵密集的脆响,一圈泥人全倒。

    用一根针很难钉住恶魂厉魄,不过在泥人的药性挥发掉前,这些魂降将会把泥人当成丁晓聪,不会主动出来,等它们意识到不对劲时,镜子又将给它们一段疑惑,统算下来,在天亮前这些东西一个都别想出来了。

    解决掉这些魂降,丁晓聪立刻站起来,准备冲出门上顶楼,总是这样被动挨打不是办法,既然判断出了对方的位置,不如来个面对面,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刚站起身,他立刻察觉到异常,转头看向窗户,只见那边贴着窗玻璃,有个脸色苍白的人影倒挂了下来。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就干扰到自己的思维,丁晓聪知道,真正的恶降来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窗户也出现了状况,这次是个短发的男人,两只恶降一左一右倒挂在窗外,冷冷看着丁晓聪,一动不动。丁晓聪赶紧收摄心神,不敢轻举妄动,恶性这么强的魂魄他还从没见过,难怪林豆豆和林南会被吓成那样。

    再次缓缓坐下,丁晓聪开始轻轻哼唱鬼音,一来干扰那两头恶降,二来震动自己的灵魂,尽量抵消灵魂受到的扰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耳畔传来一阵嘈杂声,仿佛置身于热闹的大街上,丁晓聪心一沉,坏了!这位魂降师的能力还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期,竟然会有这么多魂降!

    下一刻,丁晓聪连忙打开巫眼,只见对面的墙壁内一个接一个魂魄走了出来,颜色全都发黑,带着恶性,数量怕不有上百!这些魂降的能力并不强,可数量实在是太多了,再加上两边窗外的恶降,简直可以组成一支魂降大军,凭他现在的魂力,根本就不可能扛得住,也没有任何法术能同时对付这么多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!

    平生以来头一次和人斗法,就遇到了这样的高手,丁晓聪的信心开始动摇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密密麻麻的魂降朝自己走了过来,丁晓聪眼珠都红了,如果只有自己一人,他会毫不犹豫选择撤退,可林豆豆和林南还在里屋,他别无选择,只有正面硬扛。

    办法只有一个——刚从张成玉尊者那里学来的青龙赤血大阵!

    回头看了里屋一眼,丁晓聪义无反顾,从包里掏出一把小刀,割在了自己右手肘部的静脉血管上,强大的血压下,热血立刻喷了出来,点点血珠溅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所谓“青龙赤血大阵”,施法用的材料就是自己的鲜血。

    这阵法是张成玉自创的,里面糅合了祝由术、道术外加一些上古法门,威力巨大,损耗更是惊人,就连张成玉自己也只在实战中用过一次,丁晓聪这次逼不得已,只能拼了。

    静脉被割破,第一蓬血喷出来后,血压立刻降低,热血沿着丁晓聪的胳膊流了下来,等蜿蜒到手掌心时,他伸出食中二指并成剑,弯下腰点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闻见了血腥气,那些魂降立刻变得癫狂,就连窗外的两只头领也透过窗玻璃钻了进来,本能让它们追逐活人鲜血。

    丁晓聪带着血的手指点在地上,立刻开始飞速勾画起来。

    他左手撑地,右手不停蜿蜒勾勒,一个个鲜血组成的符文显现,这些符文首尾相接,笔势连绵不断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渐渐地,符文组合成了一条龙尾,继续向上延伸,鳞片脊刺显现,丁晓聪以自己的热血为颜料,将要画出一条腾龙来!

    龙身在快速向上延伸,丁晓聪一直不停哼唱鬼音,振作自己的精神,抵抗失血带来的眩晕。画着画着,他打了个哆嗦,失血会引起寒冷,不过这不是主因,那些恶魂厉魄已经全都进入尚未完成的大阵里了。

    魂魄的恶性越强,身上带着的阴气就越重,这么多的恶魂厉魄聚集在身边,丁晓聪现在的感觉如堕冰窟,冷得难以自制。

    上百魂降进入了青龙赤血大阵,追逐着新鲜血液,也即是追逐丁晓聪不停勾画的手指,这时候他只要稍有停顿,所有魂降会瞬间全都进入他体内,他的灵魂根本就无法抵抗,瞬间丧命都算是轻的。

    强忍着刺骨冰寒,丁晓聪瞪圆了眼睛,拼命维持勾画的速度,在他自己的眼中,体表已经结了一层霜花,呼出来的气都是白色的,如同置身于极地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不但要和寒冷、眩晕作斗争,更重要的还是维持记忆,只要画错一笔,大阵就会废掉,他自己也会立刻万劫不复。在这种压力下,他忘记了害怕,只管拼命锁定记忆,专心致志勾描,不敢有丝毫分神。

    鬼音一直不断,只是到了这时候已经变成了颤音。

    这时候再看,赤血青龙已经完成了大半,最后的龙头开始渐渐成型。从描绘到现在,丁晓聪的手指从未离开过地面,一笔成龙,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林豆豆的惊呼:“小葱,你在干什么?!”

    林豆豆在里屋察觉不对劲,大着胆子跑到了门口,无比血腥的一幕展现在了她眼前。大客厅里犹如炼狱,一条热血组成的巨龙蜿蜒扭曲,占满了整片地板,而面色惨白的丁晓聪仍然在单手撑着地勾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