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九十五章:命悬一线
    另一栋楼,丁晓聪家中,郭芸香和花红英呆呆看着篾榻,已经簌簌发抖了。

    篾篓子内,晓兰如同疯了一般挣扎,口中“嘶嘶”怪叫,尾巴扫得郭芸香几乎都抱不住。吓坏了的郭芸香再一次哭出了声,不停喊着:“姐姐,你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皮还没有蜕完,可发疯似得晓兰已经顾不得了,它突然猛力向外一蹿,一头冲出了篾篓子摔在地上,拼了命的向外游,速度奇快,“呼呼”作响。

    郭芸香下意识准备扑过去抓她,却被花红英拽了一把,“跟在后面!”

    郭芸香猛然惊醒,两个人赶紧跟在晓兰后面狂奔。

    大门根本就没有关,晓兰冲出了门,沿着楼梯拼命向下游,到后来大概是嫌慢,干脆就缠在扶手栏杆上向下蹿。郭芸香和花红英在后紧紧追赶,抓着楼梯扶手快速转圈,甩过来甩过去,才勉强没有被晓兰甩掉。

    三人只用十几秒就冲出了楼道,跑进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前方,林豆豆家中。

    丁晓聪仍然在描绘,不过速度却难以抑制的慢了下来,这时候他已冰冷入骨浑身麻木,动作做不利索了。更重要的是,流了这么多的血,他的身体已经有些支撑不住,眼前开始发黑,随时可能晕倒。

    好在经过这一番疯狂地努力,青龙赤血大阵就要完成了,现在只差最后一笔——画龙点睛!

    就在丁晓聪哆哆嗦嗦将手指点向龙目的时候,突然,林豆豆哭喊着扑了过来,一把抱住丁晓聪,这时候他已经很虚弱,被抱住后,这一笔竟然点不下去。

    数不尽的魂魄沿着赤血大阵蜂拥而来,转眼即到,丁晓聪脑子里“轰”的一声,暗呼“完了”,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刻,竟然被林豆豆破坏,这下大伙儿恐怕都要死了……可这事也没法怪人家,毕竟林豆豆看不见这些恶魂厉魄,更不懂得什么阵法符箓。

    不过林豆豆的拦阻只维持了一瞬,刚抱住丁晓聪,她突然脸色一变,惨呼一声捂着小腹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意识已经开始模糊,他并没有注意到林豆豆的异状,刚脱离束缚,立刻一指点在了龙眼上。这时候那些魂魄也涌了过来,双方几乎同时扑在了一个点上。

    “还好……”点到的瞬间,丁晓聪心头一松,随即终于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指刚接触到龙眼,最后一笔点下,大阵成型,刹那间,龙眼部位迸出了一团赤红的火焰,接触到的恶魂厉魄瞬间被烧得魂飞魄散,余下恶魂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,本能的沿着赤血大阵向回跑,吓得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不过这根本没用,青龙赤血大阵一旦激发,阵里的魂魄一个都别想逃掉。龙目上的火焰立刻沿着阵法蔓延,如同导火索,速度越来越快,逃跑的恶魂被一个接一个追上,烧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林豆豆猛然从地板上坐起来,看这个难以置信的一幕,完全惊呆了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电光石火,赤火沿着大阵一蹿而过,所有恶魂全灭,地上的赤血青龙也不见了,唯有空气中浓烈的血腥气还散不掉。

    失神了一瞬间后,林豆豆回过神,又哭喊着扑到丁晓聪身上,用力抱着想把他扛起来。丁晓聪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,浑身的皮肤都变得有些惨白,必须得立刻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谁料刚使上力气,林豆豆小腹中又传来剧烈的绞痛,她措不及防,脚下一软摔在了地上,连带着丁晓聪也重重倒地,身躯和实木地板相撞,发出“公”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林豆豆想要救丁晓聪,偏偏小腹剧痛难当,完全使不出力气,急得嚎啕大哭起来。她也要疯癫了,不顾难以想象的剧痛,一头扑在丁晓聪身上,哀嚎着拼命想抱起来,撕心裂肺惨叫着和剧痛抗衡。

    就在林豆豆再一次倔强的把丁晓聪扛起来的时候,一直紧闭的大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有人走了进来,看见这人,林豆豆瞬间失神。

    这人面色黧黑,满头短卷发,身高足有两米开外,铜铃双目中有着大片眼白,生得恶鬼一般,正是巴颂!

    巴颂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辛辛苦苦炼制的魂降刚才全被丁晓聪破掉,就连他耳垂上那一对骨针都不见了,老底都被灭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!”林豆豆嘶声喝问。

    巴颂强忍着怒火,平复了下呼吸后,对林豆豆说了句奇怪的话,“你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林豆豆正待呵斥,突然,巴颂对着她重重喷了一口气,她的意识立刻开始变得模糊,目光也逐渐迷茫,手一松,昏迷不醒的丁晓聪再次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去!”巴颂对着里屋一指,沉声低喝,林豆豆大睁着无神的双眼,乖乖走向了里屋。

    就在巴颂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他忽然一怔,转回了头,楼道下有人在大声呼喝,还伴随着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@@@@

    “肯定就在这里!”花红英大吼一声,从背后抽出了一把画满符文的油纸伞,追着晓兰跑上了楼梯。郭芸香紧跟在他后面,咬着牙,手里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。

    花红英的油纸伞是他的看家法器,至于菜刀吗,是郭芸香顺手从丁晓聪家里带出来的。可以肯定,丁晓聪正在和什么人斗法,她一心只想着去帮忙,别的什么都顾不上了,这时候的她真敢砍人!

    晓兰一路拼命向上游,快如疾风,嘶吼不止,不一会就冲到了七楼,在楼道里盘旋了一圈,似乎是在犹豫上顶楼还是去这户人家。

    这时候花红英和郭芸香赶到,晓兰再不犹豫,一头冲进了门里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浓重的血腥气就把紧随其后进来的两人吓了一跳,转头看,丁晓聪倒在地上,整条右前臂都被血浆染透,肘弯处仍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“小葱!”郭芸香尖叫一声,赶紧扔掉菜刀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花红英原本也要过去救人,不过他发现,晓兰又冲向了里屋,似乎有什么更紧要的事,赶紧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里屋的床上,更残忍的一幕正在上演,林豆豆用膝盖顶住她父亲的心窝,正在死命掐他的脖子,由于过于用力,面容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林南已经醒了,大睁双眼看着对自己行凶的女儿,却无力反抗,脸已经变成了青紫色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晓兰赶到,她风一般蹿上床,猛打了个盘旋,一口咬在了林豆豆眉心。林豆豆凶狠的目光一黯,瞬间昏迷,栽倒在了床上,她的双手终于松开,林南开始大口大口喘粗气,总算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踏马的真出大事了!”花红英也被吓坏了,一把掀开林豆豆,将林南扛在了肩上往外跑,大声对郭芸香喊:“快送医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