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九十六章:情蛊
    丁晓聪幽幽醒了过来,被颠醒的,他勉强将沉重的眼皮睁开一线,发现自己被郭芸香背着,正在下楼梯,姐姐晓兰缠在了自己肩膀上。在前方,花红英背着奄奄一息的林南,身后跟着失魂落魄的林豆豆。

    看见所有人都活着,丁晓聪松了一口气,这一场搏命斗法,终于过去了。对方比他想象的要强很多,如果事先知道这样的结果,他不会如此轻易做出单打独斗的决定,好在援兵来得及时,大家都脱险了。

    青龙赤血大阵把对方的降头灭光了,包括两只恶魂,丁晓聪虽然没亲眼见过自己的对手,不过他断定,那个隐藏的降头师绝对损伤惨重,不敢再出来。

    郭芸香背着丁晓聪慌慌张张下楼梯,感觉到自己背后气息不对,连忙气喘吁吁问:“小葱你醒啦!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又哭又喊,郭芸香的嗓子已经哑了,再加上背着人很艰难,声音都几乎喊不出喉咙,丁晓聪眼眶一热,差点没掉下泪来……想了想后,他说出一句“别告诉我爸妈”,然后就又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少年人,他不愿意事情被父母知道,在他想来,那样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嗨!”花红英也是无语了,这都什么时候了,居然还顾这个。

    回头看,已经清醒的林豆豆脚步虚浮,目光完全不聚焦,只知道深一脚浅一脚跟着,像个木头人。她中法术那段时间是没有记忆的,不过被晓兰清理掉控制后,看见家里的状况,她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帮芸香丫头扶着点。”花红英看见林豆豆的神态,心中暗叹,故意找她说话,吩咐点事情,林豆豆闻言一惊,果然神色松了些,跑上来扶住了丁晓聪。其实郭芸香一个人背丁晓聪还算凑合,被她这么一扶,反倒更吃力了……

    一群匆匆忙忙下了楼,把两位病人塞进后座,汽车发动,开向了医大附属医院。

    @@@@

    当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时候,丁晓聪终于醒了,他的脑壳生疼,想抬起手捶捶,这才发现,自己的右手肘上缠着绷带,手背上还打着吊针,一滴滴血浆从针孔注入自己体内,补充着生机。

    转头看,姐姐晓兰在枕头边盘成一团睡着了,她已经完成了蜕皮,身体又变大了一号,依然通体雪白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身旁传来惊呼,是林豆豆,她一直守在旁边,看见丁晓聪醒过来,连忙按住他手臂,制止乱动。

    丁晓聪四望了一圈,疑惑问:“芸香那?”

    林豆豆闻言脸色一灰,嗫嚅着说:“你失血过多,芸香血型和你一样,给你输血后,正在隔壁病房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丁晓聪点了点头,感慨万千,这些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,如果没有他们,自己昨晚说不定就交代了。

    法师斗法,比直接搏命还要凶险,并且杀了人都不用承担责任,昨晚要不是姐姐和郭芸香他们及时赶到,只怕三人一个都活不了。

    “林叔叔怎么样了?”丁晓聪又问。

    林豆豆更慌乱了,连忙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,语无伦次说:“爸爸没事,马叔叔正在和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林南也的确没什么大事,主要就是身体虚弱,正在输营养液,一大清早马明博就赶来了,两人一直在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犯错孩子一般站在床边的林豆豆,丁晓聪心中一动,昨晚被忽略的那一幕又出现在了眼前,他趁林豆豆不注意,打开巫眼,看向她总是喊疼的小腹。

    只几秒钟,丁晓聪就睁开了眼,眉头紧锁在了一起。果然不出所料,林豆豆的疼痛和什么好朋友没关系,她的肚子里……准确说是子宫里,有一条虫子!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寄生在女人子宫里的虫子只有一种——情蛊。

    “情蛊”这名字听上去似乎挺浪漫的,实际上功用和浪漫完全不搭界,这是最恶毒的蛊虫之一。

    情蛊是本命蛊的一种,只能由男蛊师在自己体内养大,小说里女人给情郎下情蛊,纯属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男蛊师用自己的血肉养大情蛊后,这个蛊虫就等于和蛊师血脉相通,然后再偷偷下到女子体内,这个情蛊会一直移动到女人的子宫里,蛰伏下来,宿主一般根本觉察不到。只有在宿主接近其他男子,并且激发出大量雌激素后,才会发作,症状就是腹痛。

    这个疼痛并不算很剧烈,假如不知情的女宿主依然和别的男子在一起,并结婚后,恶毒的后果显现了。

    凡是子宫内出现了和自己血脉不同的胚胎,蛊虫就会将其吃掉,并将宿主折磨的死去活来。而如果诞生的胚胎和自己血脉相通,蛊虫则不但不会伤害,还会分解自身来哺育胚胎,让其建康生长,等胎儿成型后,情蛊消亡,完成了自己的使命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旦被某人在体内下了情蛊后,该女子就只能和下蛊的人结合,否则不但终身遭受折磨,并且永远也无法诞生出婴儿,目前所知的唯一解蛊方法,只有和下蛊的人生下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至于传说中一旦中了情蛊,就会心性改变爱上蛊师,那更是无稽之谈,神仙都不可能改变人的思想,何况一只毒虫?

    “小葱?小葱你在想什么?”耳畔传来呼唤,丁晓聪思绪被打断,一惊醒过了神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想问,你和林叔叔这几年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?”丁晓聪不敢对林豆豆说出实情,赶紧引开话题。

    情蛊肯定是王志云下的,他喜欢林豆豆,可估计林豆豆对他没什么感觉,干脆就用了这恶毒的法子。只不过丁晓聪想不明白,这样就算得到人也得不到心,意义何在?并且连蛊都下,究竟爱不爱就很难说了,反正他无法理解这种心态。

    对于丁晓聪的担忧,林豆豆毫无察觉,听见他的问题,叹了口气无奈说:“我这三年都在sgp读书,爸爸也在,不过经常帮王家人做事。具体做的什么事,爸爸从不肯告诉我,不过我偷偷调查过,他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林豆豆犹豫了下,看向西面墙壁,那里是林南的病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