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九十七章:抄家还是灭门
    “走私文物!”马明博失声惊呼,发觉自己失言,又赶紧压低嗓门,瞪着眼睛说:“你糊涂啊!从国内走私文物这种事情你也干得出来?你忘了当年导师是怎么教导我们的?!”

    面对马明博愤怒的目光,林南低下头,颓丧的摆了摆手,叹道:“老马啊,一失足成千古恨那,当初王向东说让我和他一起去国外,回购散失在海外的文物国宝,我当然欣然答应,就这样做了他的文物鉴定师,等我发现不对劲后,一切都已经迟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南说着说着用力一拍大腿,悔恨万分。

    上了贼船就是罪犯,林南没有勇气去举报,他倒不是怕坐牢,只是他搞了一辈子考古,那走私贩卖国家文物的罪名,承担不起啊。

    马明博看着林南,冷笑连声,“你应该也猜出来了吧?你不告发他,可人家却想灭你的口!”

    林南闻言拳头一紧,身躯簌簌发抖,牙关紧咬,面目开始变得狰狞,恨声道:“我已经是个罪人,死不足惜,可他王向东竟然连我女儿都想害,我绝对饶不了他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马明博松了一口气,坐过来拍了拍林南的肩膀,语重心长说:“你能想通就好,等过几天出院了,立刻就去司法部分揭发他们,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恶徒逍遥法外!”

    林南略加思忖点了点头,“老马,我没事了,一切等我出院再说。”

    马明博见林南露出疲态,赶紧起身劝道:“这事你也别太看重,有了立功表现,肯定会从宽处理,再说,你也是被蒙蔽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林南无力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马明博终于宽心了,“那你这几天好好休息休息,明天我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马明博刚走到门口,林南一惊抬起头喊道:“老马,我拜托给你的东西,千万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。”马明博点了下头,走出病房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病区走廊内,马明博并没有立刻离去,而是皱着眉头徘徊起来,许久后重重击了下手掌,“不行,这个林南死要面子,我还是先联系下导师,征求下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马明博终于走了,他刚离开不久,病房门再次被打开,林南穿戴整齐走了出来。他站在隔壁丁晓聪的病房门前稍作迟疑,终究还是没有敲门,转身义无反顾离去。

    @@@@

    “走私文物!”丁晓聪大吃了一惊,这可是重罪!

    林豆豆皱眉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确定,不过据我判断,应该就是这样,所有我爸爸才急匆匆离开王家赶回了国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丁晓聪从床上坐起来,默默思考一番,又问:“难怪王家要害林叔叔,原来是为了灭口,那你们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林豆豆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好办了。”丁晓聪又思考起来,不单是怎么对付王家,他还发愁林豆豆的情蛊该怎么办,总不能真的让她嫁给王志云吧,那岂不是羊入虎口,可是如果不这样,林豆豆早晚会被情蛊害死,究竟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丁晓聪正自苦思冥想,病房门被人推开,进来的是脸色蜡黄的郭芸香,她手里拿着两张纸条,进来一打量,连忙喊道:“豆豆,你爸爸不在病房,我从他枕头上找到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郭芸香忧心忡忡跑过来,却将两张纸条都递给了丁晓聪,林豆豆凑上去看,只见纸条上写着几行潦草的字:小葱,叔叔对不起你,向你们道歉,以后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豆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丁晓聪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他茫然放下这张纸条,又看向第二张,这张上面写着几个古朴的字符,似曾相识,全都不认得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丁晓聪就想起来,这几个字符的出处,正是在小青山工地发现的那片毒玉璧,这又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丁晓聪心中“咯噔”一声,冒出了不好的想法,可不等他理顺思路,林豆豆抓起第一张纸条看了眼,尖叫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糟糕了!”丁晓聪这时候也回过味来了,林南这是在托孤啊!他到底要干什么?!

    慌张之下,丁晓聪一把拽掉了手上的针,跳下床就追,针尖摔在床上,洁白的床单立刻被染成一片血红,格外刺眼。他刚一启动,晓兰立刻醒过来,“呼”的一声蹿在他肩膀上缠住。

    林南的病房内,林豆豆发疯似得找了一圈,发现她爸爸是穿戴整齐离开的后,终于崩溃,嚎啕大哭起来。郭芸香和丁晓聪冲进来,看见这一幕,全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林南是去找王家人拼命去了。

    “王志云家在哪里?!”丁晓聪也急眼了,抓起林豆豆大吼。

    “在……罗山路18号。”林豆豆抽抽搭搭,总算说出了完整地址,她已经彻底没了主张。

    丁晓聪左右一打量,旁边有个医用托盘,里面放着一把剪刀,他抄起剪刀反别在手中,就要向外跑,看架势,是准备直接去王志云家里拼命救人。

    郭芸香一把把他拽住,好言相劝:“小葱,再也不能鲁莽了,人我们一定要救,不过得尽量多叫些人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被她的话惊醒,的确如此,再也鲁莽不得,可别人没救出来,又陷进去几个,那就彻底完蛋了。

    郭芸香立刻掏出电话,开始挨个打了起来,转瞬之间就挂了4-5,电话打完她一挥手,“走!人都叫好了,咱们直接去王家!”

    三个人犹如听见了发令枪,不顾身体虚弱,立刻冲了出去,横冲直撞,一路引来阵阵惊呼声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外,三人拦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罗山路,那里是本市著名的富人居住区,很好找。

    开着开着,一辆黑色别克跟了上来,那是花红英,超车的时候丁晓聪发现花红英还带着一个老熟人,曾经骗过自己的出马仙柳承惠,另外后座上还有两个刘家巷的老熟人,都有功夫底子的,打架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挥了挥手后,花红英他们先行开走。

    到了罗山路别墅群附近的时候,一辆中巴车停在了路边,车里全是壮汉和敦实的妇女,郭芸香对着他们招了招手,中巴车跟在了出租车后面。

    “郭村长在市里承包了工程,干活的都是咱村里的壮劳力,听说你出事,大家伙活也不干,全来了!”郭芸香解释道。

    丁晓聪感慨万分,双手握拳探出车窗,对着中巴车拜了一拜,有这么多人在,还怕他什么走私犯?!

    “嗬!”出租车司机被这架势镇住了,“我说三位,这是要去抄家啊?!”

    丁晓聪咬牙切齿,面目都有些狰狞,“抄家?不出事就算了,要是出了事,我灭他的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