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一零一章:艰难的自救
    人胎盘这东西,颜色花斑斑的,又黏又滑,腥气扑鼻,没亲眼见过的人很难想象有多恶心,丁晓聪实在是扛不住哇。

    看着丁晓聪的怂样,郭芸香把心一横,一把抓过来,恶狠狠往林豆豆嘴边凑,厉声大喝:“为了你的小命着想,快吃!”

    大概是没适应黏滑程度,胎盘从手里滑到了地上,郭芸香赶紧抓起来继续往林豆豆嘴边送,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林豆豆哭了,哀求道:“就算是要吃,也得做熟了吧?这样可怎么吃!”

    郭芸香一想也对,换成她也没勇气下嘴,于是转回头看向丁晓聪。

    丁晓聪摆了摆手,无奈道:“这东西不能烧,连洗都不能,只能这样生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丁晓聪你杀了我吧!”李豆豆厉声尖叫,大声嚎哭,这实在是没法吃啊。

    丁晓聪沉默了,这样的东西的确没法吃,可除此之外,实在是没别的法子可想了。略加思忖后,丁晓聪决定,索性实话实说吧,然后究竟吃不吃,你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肚子里的虫子有个学名……叫做情蛊。”接下来,丁晓聪将事情的厉害一五一十说了出来,到了这一步,已经没法再隐瞒了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不单是林豆豆,就连郭芸香的脸色也变得惨白,这情蛊也太歹毒了,当真是毁女人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究竟吃不吃,你自己拿主意吧,我也不强求了……”丁晓聪摇头感叹,扪心自问,假如换作是他,恐怕就算是知道自己中了蛊,也未必有勇气能生吃这东西。

    难言的沉默维持了几分钟后,林豆豆咬着银牙,问:“吃这东西真的能治好?”

    “我有九成把握。”丁晓聪断然道。

    对于丁晓聪,林豆豆绝对信任,听见答复,她面容一拧,竟然把那块新鲜的人胎盘夺了过来,深吸一口气,咬牙切齿道:“我吃!”

    下一刻丁晓聪还没反应过来,林豆豆捧着胎盘,“啊呜”一口就咬了下去,脖子一甩撕下来一块,大口大口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郭芸香在旁看的面无人色,这也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吞下去,快吞下去!”丁晓聪眼睛一亮,连忙催促。

    林豆豆胡乱嚼着,听见丁晓聪的催促,她立刻伸着脖子往下咽,只听“咕咚”一声,那块紫河车进了胃里。接下来她状如疯癫,低吼一声继续咬,不过没等她咬到,脖子一梗,“哇”的一口全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郭芸香已经不忍再看了,丁晓聪却面露喜色,退后两步说:“很好,就是这样,继续吃!”

    林豆豆这时候好像已经不会思考了,丁晓聪要他吃,她就立刻又一口咬了下去,这次嚼都不嚼,直接生吞了下去。紫河车上的粘液起到了很好的润滑效果,肉块轻易就滑进了胃里,只可惜这次连一秒钟都没待到,就又被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葱,我实在吃不下……”林豆豆手捧紫河车,“呜呜”哭了起来,她这时候已经铁了心,一定要把情蛊给去掉,并且很努力了,可胃实在是不争气。

    丁晓聪闭上眼睛打开巫眼,安慰道:“不需要吃下去,现在这样就很好,你只管吃,不用理会吐不吐。”

    听见丁晓聪的话,郭芸香哭唧唧又一口咬了下去,哽咽着往下吞,没有意外,再一次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,不要停。”丁晓聪催促着不让她停下来,巫眼死死盯着郭芸香的小腹,在他的目光中,蛊虫已经动了,正在慢慢向上爬。

    那位白山丫头给出来的方法是这样的,蛊虫对胎盘的气息非常敏感,一旦在人体内发现有和自己血脉不同的胎盘,就会本能驱使要过来吃,所以这治疗方法的第一步,就是用生吞胎盘,把它引过来。

    用来解蛊的胎盘绝对不能洗,更不能做熟了,这是疗法的第二个关键。一旦洗干净了,就没那么恶心了,胃口深的人也许就不会吐,那样的话,蛊虫进入胃里吃掉胎盘,依然会再次钻进子宫,一切努力白费。

    看见那只蛊虫动了,丁晓聪心头大石落地,这个法子绝对能行!就是人比较吃苦……

    在丁晓聪的声声催促下,下了死决心的林豆豆仿佛变成了机器人,不停重复着两个动作,吞!吐……吞!吐……脸色越来越难看,人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效果是显著地,在丁晓聪注视中,蛊虫的位置越来越高,终于沿着肠道钻进了胃里。看到这里,丁晓聪猛然睁开眼,死死盯着已经满口粘液的林豆豆,只见她眼睛一瞪,又一大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丁晓聪立刻发动,从床头柜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玻璃瓶预备着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这一口刚吞下去,立刻又喷了出来,林豆豆吐完身躯晃了晃,几乎要坐不住了。丁晓聪眼明手快,立刻蹿上去,抬起手指一按,在好大一摊呕吐物中按住了一只小虫子,情蛊终于出来了!

    太绝了!丁晓聪这时候对那位白山丫头佩服的五体投地,千年来解情蛊第一人!这个法子简直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情蛊很小,只有一厘米多长,圆滚滚胖嘟嘟,好像一只发了福的蚕虫,被丁晓聪按住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郭芸香和林豆豆凑过来看,满脸惊奇,“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情蛊吗?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。”丁晓聪笃定道:“我看着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林豆豆想到了什么,悚然一惊,双手下意识拢在了胸前,喝问:“你是怎么看见的?都看见了些什么?!”

    丁晓聪自知失言,连忙捣糨糊,傻笑道:“我就这么一说,你还当真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假话,他的眼睛并不是x光,而是看各种气息变化,话说就这一点,他也挺遗憾的……

    蛊虫终于捉住,这东西在女人体内凶得很,在男人手里却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,丁晓聪捏着蛊虫扔进玻璃瓶里,然后把盖子盖上,藏在了床头柜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把它弄死?!”郭芸香嫌恶的问。

    丁晓聪“嘿嘿”一笑,“情蛊认主,我准备找个机会还给王志云。”

    郭芸香闻言打了个哆嗦,不再管他,扶起了林豆豆往外走,“我带豆豆去洗洗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会功夫,林豆豆就被折腾的不成人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