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一零二章:躲不开的噩耗
    终于解决了林豆豆身体里的情蛊,丁晓聪如释重负,只不过病房里还有一大滩呕吐物,得要赶紧打扫,要不然让护士看见,指不定会挨骂。

    打扫的过程异常艰难,他吐了好几回,好在肚里空空,除了黄疸水,别的也吐不出来什么。

    等到终于打扫干净后,丁晓聪整个人都虚脱了,他这才体会到,林豆豆刚才有多痛苦。要知道,自己还不到人家的百分之一,看来她为了祛除情蛊,当真是拼了!

    虽然饿了,不过丁晓聪一点胃口都没,又躺回了床上准备睡一觉,待会会有人来给他吊营养液。

    刚躺下,头刚碰到枕头,一直蜷在床头睡大觉的姐姐晓兰突然惊醒,昂起头直勾勾盯着墙壁,口中发出“嘶嘶”的威胁声。

    丁晓聪一看姐姐这架势,汗毛都竖起来了,那方向正是林南的病房!

    刚跳下床,丁晓聪还没来得及套上拖鞋,那边房间里传来“嘭”的一声炸响,把他给下了一哆嗦。如果不是林南在玩鞭炮的话,那这声音……不好!

    丁晓聪魂飞魄散,光着脚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南的病房门口围着几个病人,个个面无人色,交头接耳,丁晓聪急得心里冒火,大喝一声“让开”,一头撞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病房,丁晓聪呆住了,只见林南靠在枕头上,大睁着双眼,脑袋无力地垂在一边,太阳穴上有个让人胆寒的大洞,头盖骨都被掀飞了一块,里面的脑组织被搅得一团糟,红的白的正在向外涌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无力地垂在床边,一把手枪掉在了地上,这架势一看便知,是自杀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丁晓聪脑袋里一蒙,“轰”的一声,下意识退后了一步,这还是他此生头一次看见凶案,林南竟然就这样自杀了。

    不!这绝不是自杀!一定是有人在他的灵魂里做了手脚!

    丁晓聪瞬间反应了过来,悔恨万分,要是回来的时候为他做个仔细检查,也许就能查出异常来,可那时候他的心思都放在情蛊上,以为林南真的只是出去散了下心,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失误成千古恨,再也没法补救了,现在就算是神仙来了,也救不活林南。

    内疚、悔恨、绝望、愤怒,种种情绪同时涌上心头,丁晓聪双手抱住头,死死揪住自己的头发,瞪着林南还有余温的尸体,眼泪夺眶而出,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全都怪我……”他喃喃自语着,泪流满面,不停后退,不敢面对林南尸体无神的双眼,一直靠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嘈杂声,一大帮医生护士冲了进来,看见这一幕,也全都傻眼了。这不是病发,这是有人在医院里开枪自杀啊!这可是个枪支管控很严的国家,他哪里来的枪?

    “没有抢救价值了……”有位医生走过去看了看伤口,无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丁晓聪耳畔一片嘈杂声,他什么都听不清,靠墙颤抖着蹲在了地上。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,却最终还是没能保住林南,他被人害死了!被王家的人害死啦!

    心中一遍遍默念,丁晓聪仿佛被点燃了心脏,恨火熊熊燃烧,胸膛都要炸了。就在这时,身边传来熟悉的尖叫声——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有什么摔在了地上,丁晓聪抹了把眼睛转头看,林豆豆换了一身纯白的连衣裙,倒在地上人事不知,她原本抱在怀里的保温杯摔了出去,顺着地板滚到了墙根下。

    “豆豆!”丁晓聪魂飞魄散,哭喊着扑了上去,亲眼看见父亲惨死,林豆豆绝对受不了这个打击,林南已经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!

    “快救人!”

    “担架!担架快过来!”

    病房里乱成了一团,所有人都在奔忙,大呼小叫,慌忙抢救倒地的林豆豆。

    @@@@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附属医院急诊室门口。

    丁晓聪坐在门口的长椅上,目光呆滞,一动不动。在他对面站着一名警察,旁边还坐着一个,身为第一知情人,两名警察正在了解情况,做笔录。

    林豆豆受到了过度刺激,在急救室里还没有醒过来,其实她早该醒了,可丁晓聪怕她的灵魂进一步受损伤,安抚住了波动后,就让她进入了灵魂睡眠状态,一时半会根本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整个过程了吗?”站在对面的警察尽量用和缓的语气问,毕竟丁晓聪还是个半大孩子,受了刺激精神有点恍惚,他不好大声呼喝。’

    丁晓聪傻子一般摇了摇头,紧了紧握在一起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死者的枪是从哪里来的吗?”做笔录的警察又问。

    丁晓聪继续傻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小林。”坐在丁晓聪身边的警察打断了提问,不忍道:“他还是个小伢子,不可能知道这些的,问了也白问,自杀是板上钉钉的,有监控为证,至于枪的来源……从这几个伢子身上得不到线索的。”

    坐着的老警察乡音浓重,应该是上司,盘问的警察叹了口气,收起了记录板。也确如老警察所言,丁晓聪对这些一无所知,唯一确定就是王家害死了林南灭口,可他完全没有证据,说出来也没用。

    就算有证据,他也不打算说出来,这个仇他要亲手报!

    警察走了,丁晓聪又坐了一会儿后,松开了一直紧握的双手,那里面有一张皱巴巴的纸条,上面写着几个古朴的字符。

    “罗大海!”丁晓聪从胸膛里面吼出了这个名字,自从发现了这张纸条,丁晓聪就断定,事情和罗大海有关联。假如罗大海真的助纣为虐,和林南的死有直接关联,丁晓聪绝对会亲手杀了他!

    站起身,丁晓聪顾不得身体虚弱,大步走向医院外,那张纸条被卷成一团塞进了口袋中。他要去找罗大海,把事情问个明白,就算林南的死和他没关系,相信他也知道王家父子的下落。

    丁晓聪离开后不久,花红英一言不发走过了这条走廊,郭芸香默默跟在后面,满脸悲伤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担心,小葱不会有事的。”花红英安慰道:“你这几天就在医院里看着林家丫头吧,我和老哥几个去外面找找他。”

    郭芸香属于那种外柔内刚的倔强女子,可遇见了这么大的事,已经彻底没了主张,闻言“嗯”了一声,把主都交给了花红英这个老江湖。

    花红英面色沉痛点了点头,转身欲走,郭芸香一惊,连忙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把他平安带回来。”郭芸香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花红英一怔,叹道:“丫头,你的心思我懂,大叔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嗳……”郭芸香傻傻点了点头,转过身走向急救室。

    花红英看着她沉重的背影,暗自叹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