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一零三章:潜入
    下午四点,小青山工地。

    丁晓聪背着个大包,打车来到了工地外,离得老远就看见工地外竖着一块大广告牌,上面画着小区落成后的效果图,广告语用上了张成玉尊者指点过的话——金盆聚财,紫气东来。

    工地又开工了,干的热火朝天,汤有道抓住了金盆局这个卖点,大肆宣扬这是尊者大驾指点的风水宝地,只几天的功夫,这里的房价涨了接近一倍,并且供不应求,被抢购一空。

    汤有道的本质是商人,无孔不入,无利不贪,他那一百万香火钱花的太值了,不但解了工地的危难,还把这块地皮抄了起来,回报绝对超过了一个亿。

    丁晓聪下了出租车,扔下一张钱后,让司机就在外面等着,自己独自进入了工地大门。

    离着老远就可以看见,带着安全帽的汤有道正在工地边对着图纸指点江山,几天下来,地基已经全部顺利浇筑完毕,开始构建主体框架了。

    “汤老板!”离着还有一段距离,丁晓聪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汤有道转头一看,脸色变得有些古怪,他将图纸交给其他人,连忙迎了过来,“小丁师傅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啊!”

    汤有道客客气气和丁晓聪握了下手,不等他说话,先开口道:“小丁师傅是为了酬劳的事情来的吧?上次你们二位走的太匆忙了,我正准备派人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汤有道一边说,一边将腋下夹的皮包抓在手里,大大咧咧拉开拉链,抽出十几张红票子“大大方方”递了过去,“得亏了小丁师傅施以援手啊,工地上现在资金紧张……不成敬意,等完工了后……”

    丁晓聪抬掌把钱推回去,“不用,我今天是来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找人?”汤有道若有所思,把钱又装了回去,“不知小丁师傅要找哪位?”

    汤有道何等人物,已经看出了丁晓聪神色有点不对,心里开始打起鼓来,别是来找晦气的吧?被这些法师惦记上,可就麻烦了,是不是自己给的钱太少,惹人家生气了?

    不过随后他就松了一口气,丁晓聪上前一步,抓着汤有道的胳膊问道:“汤老板,我找罗大海,他现在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罗大海啊?”汤有道品出点味来了,一边随口支应着,一边思考该怎么回答,最终叹了口气,痛心疾首道:“小丁师傅问他啊,还记得那晚我让他出去办事不?那小子一去不复返,再也没回来过,还把我的汽车给开跑了。我跟你说,我汤某待他可不薄,这小子!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半真半假,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全白做了,丁晓聪根本就不关心他俩之间那些狗屁倒灶的事,闻听果然那晚罗大海就跑了后,就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很明显了,当然罗大海并没有把那片石壁销毁,很可能带着去了王家,然后又引出了许多事来。

    丁晓聪心急如焚,连招呼都没打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丁师傅,改日我请你吃饭啊。”汤有道对着丁晓聪背影高喊,他知道丁晓聪也是个有本事的法师,否则也不可能和张成玉关系那么好,估计还想挂着这条线,以后一旦有需要,可以用人家。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丁晓聪挥了挥手,钻进了出租车离去。

    @@@@

    华灯初上,劳动路,丁晓聪在繁华的夜市上走着,不停左右看,目光警惕。

    在小青山没有找到罗大海,他就只剩下了一条路,从罗山路18号开始,顺着柳承惠问出来的方向一路搜下去,第一站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劳动路是本市著名的夜市,到了夜晚人头攒动,丁晓聪被淹没在人潮里,很不起眼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丁晓聪脚步一顿,转到了一家摊贩后面,他刚离开,花红英和柳承惠小声交谈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在这一带吧?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柳承惠的声音,两人越走越远,丁晓聪又转了出来,他固执的认为既然牵连了罗大海,那就是自己的事,不想让花红英他们插手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,丁晓聪叹了口气,应该不在劳动路,下一站他准备去梅山路了。水门巷都是些司法机构,几乎没有民居,他们不可能在那里。

    10分钟后,一辆出租车在梅山路口停下,丁晓聪从车子里钻了出来,打量着这一片老城区。

    这里面道路错综复杂,龙蛇混居,想要找人可不容易。不过对此他早有准备,降头师身上阴气太重,待过的地方阴阳会失去平衡,对普通人来说察觉不出来,在他的巫眼中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姐姐,帮我看着点。”丁晓聪轻唤了一声,背包里钻出姐姐晓兰,睁着一对通红的眼睛,警惕注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有了姐姐护法,丁晓聪放心闭上双目,打开了巫眼。

    在他的巫眼中,这里的阴阳对流一目了然,气息丝丝缕缕流动,他很快就在其中找到了一股特异的阴气流。自然界阴阳平衡,白天的时候阳起,夜晚阴盛,不过在城市里一般是阳气较强,这股阴气格外浓郁,明显不对劲。

    丁晓聪保持着开巫眼的状态,沿着这丝阴气慢慢向前走,寻找源头。这对他来说并不容易,必须精神高度集中,并且不能受到丝毫干扰。

    出乎预料,走了没一小段,就到了一户人家院门前,丁晓聪睁开了眼看,铁皮院门挡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丁晓聪打量了下周围,这里是老城区,随时可能拆迁,连路灯都没有,巷子里漆黑一片,也没有行人。他立刻后退几步,做了个助跑,仗着年轻身子轻,毫不费力爬上了墙头,几乎没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院子深处是一栋老旧的两层小楼,里面灯火通明,影影绰绰可以看见有人,并且正在在说话。这对他来说是好事,所谓灯下黑,屋里越亮,就越看不见外面的黑夜。

    找准方向,丁晓聪将心绪沉寂下来,沿着围墙头,迈着小碎步悄无声息摸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