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一零四章:拼一把
    一直潜到楼房墙根下,丁晓聪停了下来,从这个角度,可以看见屋子大堂内有两个人,正在对坐着说话。没有让他失望,王志云在里面,在他对面坐着一条黧黑的巨汉,即便不开巫眼,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阴气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这人应该就是那位和自己斗过法的魂降师。

    丁晓聪没有轻举妄动,蹲在围墙顶上,开始做准备工作,那个降头师不好对付,不过他的目标是王志云,并没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在交谈着,由于离得太远,听不太清他们在说些什么,不过有一个词比较清晰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话是从王志云口中说出来的,他不会控制气息,丁晓聪听得清清楚楚,他提到了“巫山”。

    “巫山?”丁晓聪手一顿,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巫山并不是指的某一座山,而是个地理大概念,涵盖了一片非常广大的山区地带,这些人要干什么?

    正疑惑着,突然,身边不远处传来阴测测的声音,“看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紧挨在丁晓聪身边,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咫尺之遥,声音就是从树冠里发出来的。丁晓聪大吃一惊,没想到自己身边竟然就藏着一人。

    不等他回过神来,树冠“哗”一声炸开,一团黑影撞了过来。来势太快,丁晓聪下意识抬起手里的玻璃瓶,拦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刚抬起手,只听“嘭”一声响,罐子粉碎,黄色的雾气炸开成一团。丁晓聪只觉仿佛被摩托车撞了一般,眼前一黑,从墙头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也好在栽下去,恰好躲开了那一团雾气,否则丁晓聪刚配的毒药就将连他自己也害了。墙头上立刻传来惨叫声,一条人影栽了下来,躺在地上不停嚎叫翻滚。

    那黄色粉末是丁晓聪用斑蝥腿毛混合朱砂配出来的,一旦沾到眼睛里,立刻就会瞎掉,根本就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黄烟笼罩了下来,丁晓聪强忍着闷痛,掏出打火机打着火,只听“轰”一声响,凭空出现了一个大火球,毒粉瞬间自燃,烧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身旁传来大吼,抬头看,巨汉和王志云从屋子里跑了出来,看见这一幕,两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是你?!”巨汉看见丁晓聪后,吃了一惊,丁晓聪没见过他,他却见过丁晓聪。

    王志云躲在巨汉巴颂身后,看见那条人影依旧在地上惨呼不止,掏出一把手枪瞄准了他,低吼道:“废物!你会把人引来的!”

    “不能开枪!”巴颂连忙抬手拦住,“枪声会招来警察,那样就完了!”

    现在是夜晚,这里一片安静,枪声加上火光会非常明显,很容易就会被人察觉到异常。

    说完,巴颂一把扯掉身穿的皮大衣,露出健壮精赤的上身,他的上半身体表扎满了灰白色的骨针,看上去好像只刺猬,狰狞可怖。他这是用自身的精血养恶魂,如此方才能做到心意相通,如臂使指。

    紧接着巴颂随手拔起一根针,在嘴里蘸了一下,投向惨呼不止的黑影,那人身躯一僵,呼喊声顿止,在地上抽搐起来。他本就疼得灵魂不稳,瞬间就被魂降占据了思维,将来就算摆脱了降头,也是个又瞎又傻的废人。

    终于没了喊叫声,王志云松了一口气,又把枪口指向丁晓聪,脸上露出戏谑,“丁晓聪……你是来送死的吗?”

    丁晓聪一言不发,默默站起来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自己的话似乎一点效果都没,王志云笑声变得有些尴尬,他转为恼羞成怒,恨声道:“你不过就是个穷小子,跟我争什么争?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吗?那你敢不敢放下枪和我斗一斗?”丁晓聪反唇相讥,依旧不动声色,他想激怒王志云,这样才有机会对他下手。

    王志云果然怒了,暴跳如雷,“你算什么东西?哪里来的资格和我斗!在我眼里,你不过是一只臭虫,如果不是因为豆豆,豆豆……不!我爱豆豆!看见她对你这垃圾那么好,我早就想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因为爱豆豆?所以给她下蛊吗?”看见王志云失态,丁晓聪愈加镇定,从包里掏出个玻璃瓶进一步刺激他。

    看见瓶子里还活着的情蛊,对面两人全呆了,他们实在想不明白,丁晓聪是怎么把这只蛊虫取出来的。

    王志云躲在巴颂背后,看见情蛊愣了一瞬间,突然嘶声大骂:“不!他把情蛊弄出来了,快……快杀了他!”

    王志云终究是胆小匪类,气成这样,仍然不敢靠近丁晓聪,大声催促巴颂上。

    不用催促,巴颂已经拔下来两根骨针,在嘴里蘸了一下,扔向丁晓聪。两根骨针刚出手就炸开,阴风扑面而来,魂降对着丁晓聪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上次的斗法,显然大量消耗掉了巴颂的降头,他这次挥过来的魂降明显恶性不足。

    丁晓聪左手从背包里抓出一把礞石粉,向前猛然一撒,一大团粉尘涌了过去,两只魂降的身影显现。礞石对于阴阳变化很敏感,遇到不同的气息,会产生变化,两条“人影”就这样被粉尘给抓了出来。

    丁晓聪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这些魂降,他反手拔出一把匕首,蹂身疾进,身形灵动,从两只魂降的扑击空档中蹿了过去,直逼巴颂,目光狠厉,一副要杀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巴颂有些慌张,下意识后退,继续放出魂降,希望能缠住丁晓聪。

    “上啊!你上啊!”王志云气得七窍生烟,不停挥着手枪大喊。

    丁晓聪仿佛一只小豹子,不停变向往前冲,一把把礞石粉被他洒了出来,满天白灰中,所有魂降无所遁形。他敏捷的闪过一只只魂魄的攻击,来回穿行一刻不停,转眼就欺到了巴颂身边。

    惊慌失措的巴颂一掌按在自己咽喉部位,那里有一根硕大的骨针,扎在他命门上,那是他的本名降。可不等他拔出来,丁晓聪背后白光一闪,姐姐丁晓兰飞窜了出来,一口咬在他咽喉上,那根骨针竟然被她咬碎,里面的魂降还没发出来就被她吞了。

    吞掉了巴颂的本命魂降,晓兰也不好受,身上立刻冒出寒气,落在了地上扭曲不止。想要彻底吞掉这个本名降,至少需要十几分钟,在此之间她的魂魄需要全力和魂降搏斗,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。

    趁着巴颂愣神的功夫,丁晓聪怪叫一声,横身扑过来,手里的匕首对着他小肚子就扎。

    眼看匕首对着自己小肚子攮了过来,巴颂毛了,巨大的双掌一合,拍向丁晓聪的脑门。凭他那庞大的身架,这一下要是被拍到,丁晓聪只怕当场就得晕过去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一步,巴颂也不是孬种,他打算拼个两败俱伤,自己有帮手,而丁晓聪被打中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就在巴颂将要拍中的瞬间,早有准备的丁晓聪身形一矮,在地上做了个前滚翻,恰好躲过拍击,抓住了巴颂大象般的粗腿,紧接着他大喝一声,用力一抡,一直攥在左手里的玻璃瓶飞向了王志云面门。

    这是丁晓聪早就设计好的,假意攻击巴颂,实则他的目标依然是王志云。

    王志云措不及防,玻璃瓶砸在他脑门上开了花,粘稠的液体混合着鲜血立刻崩了出来。他眼睛被糊住,大声怪叫,手枪“嘭”的一声,子弹走火激发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