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三章:老花的心事
    三人目送那个女人出门钻进小汽车,全都沉静如水一动不动,直到小汽车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耶!”

    花红英第一个跳了起来,紧接着是丁晓聪和郭芸香,三人全都高兴得大喊大叫。丁晓聪高高举起一只手,郭芸香不顾穿着高跟皮鞋,高高跳起来和他重重击了下掌。

    整整100万啊!按照规矩,丁晓聪和郭芸香两位法师分一半,那也是一人25万!当真是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,赶上真正的大买卖啦!

    大家伙儿这个兴奋那,难于言表,花红英终究老道,使劲揪了下自己的老脸,强子镇定了下来,不屑道:“这算什么?不过就是些小钱,你们这叫没出息……噗嗤!”

    别看花红英嘴上大气,说着说着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,看来即便是对于他,这次也真是难逢的大买卖了。

    “却!”丁晓聪和郭芸香同时用手指戳他,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然后三人又同时围着桌子坐下,这么大的买卖,必须得做好事先规划,一旦要是搞砸了,那可就真心疼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三人大眼瞪小眼,没一个人提意见,那女人其实什么都没说,这事先规划没法做啊。

    “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,咱们这样安排,下午芸香陪着小葱去那什么……测试,我在家里等候消息,有什么情况、需要立刻通知我。”花红英吩咐道,他虽然没什么本事,不过在场他最老道,江湖经验也丰富,这个总指挥的任务的确唯有他才能做。

    这样安排完全没毛病,接下来就是好好休息,准备应付下午的考试。

    花红英正准备去做饭,起身后这才想起来,人家姜白还在,刚才就顾着谈买卖,把人家给冷落了。

    “姜姑娘,您自己随便玩,喜欢什么就直接拿走,不用跟我打招呼。”花红英大大方方道,他这人说话做事绝对靠谱,姜白当然不是那种乱拿东西的人,不过要是真的乱拿,也许反倒更合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放长线钓大鱼,丁晓聪就是这么让他钓上来的,如果要是再能钓到姜白这个神秘的小丫头,那他就真的发了!

    不过这显然是痴心妄想,姜白举止颇有古风,对着花红英含笑点了下头,就坐下来和郭芸香他们聊天,对他店里的东西完全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什么叫眼界高?这叫是!花红英断定,这姜白的家世绝对不简单,以后万万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们就是这样做事的呀。”姜白饶有兴致问道。

    郭芸香这时候已经镇定了些,好奇问:“姜晓白,你们家是不是很有钱呀?”

    一百万啊!郭芸香刚看见这个数字的时候,心都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,姜白居然无动于衷。面对这个问题,姜白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丁晓聪心中暗叹,人家可是两位大巫的女儿,米教授和师娘要是搁在上古,那就是近乎神的存在,俗世钱财,对人家来说压根就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一般人总是爱说“神仙”这个词,其实神和仙完全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所谓的神,其实就是上古巫觋,他们法力有高下,自然也就有大神和小神的分别。最强大者如灵山十巫,水火两神等等,最弱的地方山神那些可能还不如米教授。

    仙则是道家的终极目标,讲究逆天而行,自先秦后,世上就再也没有诞生过神,而传说中成仙者层出不穷,占据了主流地位。

    神远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神秘,而是就生活在普通人中间,从这个角度来说,姜白就等于是神的女儿,自小受熏陶,当然也就养成了超然物外的气质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花红英端着小菜喜滋滋到了大堂,“几位,今儿我加菜,预祝咱们马到成功!”

    今天大家都高兴,每人倒了一杯酒,酒杯碰在了一起,“干!”

    丁晓聪好奇,他头一次见姜白居然也端起酒杯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“当法师原来挺好玩的。”姜白一杯酒下去,脸蛋就红扑扑的了,丁晓聪留了个心眼,看来她酒量不行,不能让再让她喝了。

    一轮酒干下去,姜白没有动筷子,放下酒杯问花红英,“这位大叔,听你的口音,是巫山人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花红英夹了一口菜,含糊不清回答:“我老家是巫西县的,不过打小家里就没人了,我离开家乡一直在外漂泊,没想到这么多年了,姜姑娘居然还能听出我的乡音。”

    姜白点了点头,继续追问,“能和我说说您家乡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花红英似乎是被勾起了乡愁,默默放下筷子,追忆起来,脸上露出了难言的感慨之色,“我的家乡……那可是一块好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花红英开始叙述起他记忆中的巫山。

    巫山的范围及其广大,涵盖了好几个省区,而花红英的家乡则在大山的最深处,那里群山环抱,终年云遮雾绕,犹如仙境。只不过重山阻隔,阻碍了经济发展,那里到现在还不发达,生活有些清苦。

    巫西县并不是在巫山西部,而是位于神女峰的南方,每到天气晴朗的时候,就可以看见神女峰伫立在云霞之中,壮观秀丽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已经有三十年没回过家乡了……”说到这,花红英神色黯然,看得出来,他想家了。华夏人就是这样,无论离开家多久、多远,哪怕淡忘了记忆,也永远忘不掉家乡的感觉。

    花红英越说越黯然,开始一杯接一杯喝闷酒。

    小孩子说想家,那就是扯淡,他是想吃想玩想他那安逸的环境,到了花红英这年纪想家,那就是真的想家了,其情切切,在座的人都被感染了。

    “老花。”丁晓聪看得怪不忍的,劝慰道:“干脆这样,等这桩买买完了,我陪你回一趟老家吧,正好我也挺闲的。”

    花红英被丁晓聪说的一震,嘴里喃喃着“回家”,眼睛越来越亮,看得出来的,他是真的心动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郭芸香嘬着筷子头,眼睛滴溜溜乱转,看看丁晓聪,又看看花红英,终于忍不住喊道:“别想让我一个人看店,我也要去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