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四章:心理测试
    “哈哈哈,都去,都去!”花红英笑呵呵大手一挥,“我家乡可是个好地方!那风景,我都没法形容……美啊!”

    被花红英这么一说,大家伙儿愈发心痒痒的,丁晓聪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,又不缺钱,至于郭芸香开学还早,正好趁这个机会出去游玩一番,时机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。

    最令丁晓聪意外的是,姜白居然也表示要去,对此丁晓聪求之不得,父母对姜白迷之信任,她能同去,家里绝对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四个人确定了下一步计划,开始边吃边商量起具体的行程,直吃到一点整,酒菜一扫而空。丁晓聪带上一些简单的物品,和郭芸香出门去“应试”,姜白回家,花红英则留在店里坐镇,随时提供后勤支援。

    出了店门,大家伙儿各自分道扬镳,丁晓聪骑着电驴载上郭芸香,直奔了顺义路。姜白目送他们离去,思索一番后,领着幽瞳走了。

    顺义路是本市的金融区,高楼林立,街上来往的都是高档轿车,大楼里出入的男女全都衣着光鲜。金鼎大厦在街的最南面,临河而建,楼前有一片广场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丁晓聪骑着小电驴,在豪华的车流中穿行,郭芸香侧坐在他后面,俩人一路聊着天,看上去特显眼。

    到了金鼎大厦前,丁晓聪停下车,左右观望起来:该往哪儿停车?广场虽大,却并没有停车场,所有小汽车都进了地下车库。

    郭芸香跳下来,左右打量一番,掏出了那张名片,照着上面的号码拨通了电话,“喂喂,是柳青青医师吗?我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交流表明了身份,对方表示她马上就下来接,让俩人稍等片刻。

    丁晓聪和郭芸香坐在大门边的长椅上闲聊了起来,话题主要是这趟巫山行,对于林豆豆,俩人都有意地回避,不敢提起。这件事情是大家伙心里的痛,藏在最脆弱的部位,不能触碰……

    就在两人越聊越沉闷的时候,身旁传来好听的女声,“请问……是丁师傅吗?”

    丁晓聪正等得心急,连忙回答:“是我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来人是位年轻女子,看上去比他们大不了多少,穿着深色的职业套裙,留着长长的披肩直发,略施粉黛,容貌端庄清秀,姿态从容温和。郭芸香穿着打扮和她差不多,不过毕竟只是个小姑娘,和人家站在一起,立刻就被比下去了。

    该女子微笑道:“我就是柳青青,二位请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车……”丁晓聪扶着破电驴,面露难色……

    柳青青微微一笑,说:“我和保安说过了,就停在这里吧,他们不会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车没锁……”丁晓聪索性挑明了。

    柳青青一怔,这才明白了丁晓聪的意思,忍不住笑了,“放心吧,你这车……不会有人偷的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也懂了,的确,出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,谁会对这破电驴感兴趣?只要保安不把它当垃圾扔了就行了,“那就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郭芸香和丁晓聪不尴不尬跟在柳青青后面,进了金鼎大厦。

    柳青青的心理诊所开在22楼,他们到了后就发现,发布给他们任务的女人早就在里面等着,看见他们俩立刻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叫闵楠。”那女子对着丁晓聪伸出手,先自我介绍,然后说:“这是我同学开的心理诊所,将由她为你做个心理测试,只有通过测试后,才有资格为我父亲治病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和闵楠随意握了下手,疑惑了,自己是法师,驱邪办事的,有必要做什么心理测试?

    柳青青看出了丁晓聪的疑惑,郑重说:“这么跟你说吧,你已经是我们请的第三位法师了,前两位都没把事情办好,并且出现了很严重的反应,两人现在都还在第四人民医院里……”

    第四人民医院就是精神病院,丁晓聪明白了,那两位可能都疯了,她们想检测下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能把两位法师弄疯,看来事情果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别费那事了,咱们赶紧去看看事主吧。”丁晓聪催促道,在他想来,这什么测试完全没必要,外行测试内行?这不是开玩笑嘛。既然事主的情况严重,当然得要赶紧去处理,否则拖延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纯属自然反应,到并不是为了尽快挣钱。

    闵楠看了柳青青一眼,最终还是摇头拒绝,恳切说:“我认为这很有必要,不能再冒险了,你们还这么年轻,出了事,会害了你们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挺感动的,以前遇到的事主都是只顾自家平安,哪里会管法师的死活,这两个女人当真心地善良。既然她们坚持,丁晓聪又拗不过,只得催促:“要测试就快点吧,救人如救火。”

    柳青青和闵楠对视一眼点了点头,转身说:“请跟我来吧,这不会耽误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跟在柳青青后面,丁晓聪进入了诊所最里面的心理治疗室,郭芸香和闵楠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,以冷色调为主,又不给人压抑感,显然配色很讲究。南面有一排落地玻璃幕墙,屋子中间放着一张躺椅,最里面放着一套沙发,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家具。

    进屋后,柳青青吩咐丁晓聪先坐在上面,自己起做了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“哗哗”两声,黑色丝绒的落地窗帘被拉上,屋子里只余淡蓝色的灯光,既不刺眼又不显昏暗,自然给人宁静之感。丁晓聪默默躺在躺椅上,看着柳青青忙活,心里却琢磨着事主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了。”对面传来柳青青的声音,她捧着个记事板坐在丁晓聪斜对面,双腿自然交叉搭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丁晓聪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,脱口问道:“那事主究竟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柳青青一愣,可能还是头一次遇见对她心里测试这么漫不经心的人,她想了想后,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白,打了个哆嗦,说:“事主的状况很奇怪,我一开始以为是心理疾病,不过接触后才发现,他的思维一切正常,可是……算了,还是等测试过你自己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青青打开了记事板,由于有些慌乱,笔都掉在了地上。丁晓聪看在眼里,没再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请放松自己的身心,从头顶开始,逐步向下,闭上你的眼睛,然后放松你的脖子……肩膀……”柳青青终于镇定了下来,开始一句句说出口令。

    丁晓聪为了尽早完成测试,丝毫不做抵抗,完全配合,果然,他的灵魂渐渐沉寂,听在耳中的口令也愈加的遥远,缥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