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五章:疑似是猪
    在柳青青的催眠术下,丁晓聪非常配合,身体逐渐软在了躺椅上,气息变得很平稳。柳青青开始在记事板上写字——已进入浅度催眠状态,下一步……

    写到这柳青青笔一顿,猛然抬起了头,只见丁晓聪在躺椅上扭了扭身子,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态继续睡,竟然还发出了细细的鼾声。他这段时间天天在家睡觉,须知瞌睡是睡不足的,只会越睡瘾头越大,现在的他几乎是沾枕头就能睡着。

    柳青青嚯然站起身,瞠目结舌,丁晓聪并不是被催眠,而是睡着了。闹笑话了,催眠把人家催睡着了,这种状况她这个名校心理学硕士生还是头一次遇见,简直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不认识柳青青,不过柳青青在本市上层名气可不小,她是美国某名校心理专业硕士,回国后开了这间心理诊所,专门为所谓的成功人物服务。别看这间诊所门面不大,收费如果告诉丁晓聪,绝对能把他吓着。

    柳青青对自己一贯很有信心,直到遇见了老同学闵楠的事,这件案子彻底打破了她的世界观,无能为力后,她们只得听从别人劝说,去求助民间的法师。只是前两次都很不成功,并且请来的两位“大师”都出了事,一个疯了,一个傻了……

    看到丁晓聪这么年轻后,柳青青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,现在进行的测试在她看来,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罢了。她的这套测试很不简单,普通人中能通过的百不存一,丁晓聪看上去普普通通,似乎没理由能通过。

    不过,做测试的前提是要先把人催眠,在深度催眠状态下才能进行,而她不知道的是,丁晓聪身为鬼巫,灵魂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你给我醒过来!”柳青青恼羞成怒,大喝一声,她觉得这简直就是对她专长的羞辱!

    这一声喊尖利刺耳,丁晓聪打了个哆嗦,从迷糊中醒了过来,莫名其妙问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柳青青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连忙平复心绪,暗暗告诫自己,“一定要冷静!身为心理医生,病人没出状况,自己倒先心态不稳,这可绝对不应该!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测试现在正式开始,请起身坐好。”柳青青连忙调整心态,努力摆出微笑说,脸蛋不经意都红了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对心理医生那一套完全不懂,也不知柳青青在整什么幺蛾子,不过他还是依言从躺椅上坐正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柳青青索性把记事板放在了一边,将手中的红色钢笔举到了丁晓聪面前,吩咐道:“精力集中看着这个,听我的口令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很老实,依言直直盯着笔,眼神立刻变得呆滞。

    柳青青松了一口气,手中的笔开始轻轻晃动,继续用语言引导:“现在,放松自己的思想,然后再放松自己的身体,从上,到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丁晓聪呆呆答应一声,果然开始放松,看着笔的目光跟二傻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丁晓聪很快就“进入了状态”,柳青青也随之放松了下来,在她想来,刚才应该是自己执行过程中出了某个疏漏,才导致了催眠失败,这次则绝对不会!

    “现在,你眼前出现了一片蓝色的光,很温暖,很安详……”柳青青继续加以引导,声情并茂。

    “嗯,蓝色的光。”丁晓聪直勾勾看着笔,呆呆地答,同时他心中疑惑,这屋子里就点了一盏蓝色的灯,可不就是满眼蓝光嘛,这女大夫怎么说傻话?

    “你现在感觉到眼皮很重,很重……”柳青青的话语愈发的低沉,在丁晓聪听来,和女神婆差不多,难道所谓的心理医生和神婆、神汉是一个路数?不能吧……不过她说的一点都不错,丁晓聪怕会破坏测试,一直死死盯着那支笔,到现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眼皮可不是越来越沉重?

    看见丁晓聪眼皮果然开始下坠,柳青青嘘出一口气,收回笔笑了,说:“你已经很累了,那么,现在就睡吧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简直要山呼“万岁”,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他都困了,闻言立刻闭上眼,往后一仰,倒在了躺椅上。

    再看柳青青,刚松一口气,紧接着就又倒抽一口凉气,只见丁晓聪躺在躺椅上咂了咂嘴,还哼哼了两声,睡得可香了。

    柳青青一屁股又坐回了椅子上,失魂落魄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有些人天生会比较难催眠一些,可也不应该像这样毫无反应吧?这个小伙子一催眠就睡觉,难道是猪不成?!

    挫败感瞬间就笼罩了柳青青全身,她下意识抱住自己胳膊揉了揉,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闵楠轻声呼唤:“好了没有?怎么这么久?”

    柳青青一惊醒过神,连忙对着外面喊:“就好就好,这个麻烦点,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再次转头看向丁晓聪,柳青青的目光中已经闪过了一抹狠厉,测试只能在被催眠的状态下才能完成,事情搞成现在这样,她已经准备拼了!

    “你给我醒过来!”柳青青抓住丁小聪双肩,使劲摇晃起来。要想测试必须得把人催眠,而要把人催眠,必须得在清醒的状态下实施,不得不说,这是个悖论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被异常粗鲁得摇醒,看见咬牙切齿的柳青青,欲哭无泪,“我说大姐,你究竟是要我睡还是不让我睡啊?来来回回折腾我是几个意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简直了就,让自己睡又立刻摇醒,都两次了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测试?不得不说,这测试方法极不人道!

    柳青青尴尬一笑,不好意思道:“刚才那两次是预演,这回咱们动真格的了!”

    “玩真的?!”看着柳青青那张近在咫尺的娇美容颜,丁晓聪打了个哆嗦,真格的是什么意思?还有这位大姐的姿势……

    现在丁晓聪仰躺在躺椅上,柳青青抓着他双肩,几乎相当于骑在了他身上,两人距离非常近,这架势……玩真格的!丁晓聪觉得有些害怕了……

    “对!”柳青青这时候情绪有些激动,完全没意识到这些,她按着心惊胆战的丁晓聪,低吼道:“现在,看着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“哈啊!”丁晓聪弱弱答应一声,老老实实盯住了对方的眼睛,一瞬不瞬看,只见柳青青的瞳孔在微微震颤,那影像在脑海中不断扩大,很快就充塞满了全部视界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了。”丁晓聪心中暗道,这女医生果然也不是一点本事没有,现在这方法有些魇术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并不打算被她魇住,再说就这点小把戏,给她一个小时也魇不住,最最主要是现在的姿势让他觉得很不安。你要我看你的眼睛是吧?只不过我看你的时候,你也躲不掉,同时也在看我。

    墙上的挂钟在“滴答滴答”响,屋子里呼吸可闻,十几秒钟过后,丁晓聪长出了一口气。在他的面前,柳青青已经变成了“木头人”,撑着他的肩膀一动不动,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。

    想要魇别人,自己却不知不觉被别人魇住了。

    这姿势很难受,丁晓聪正准备把柳青青推开,不等他开口,房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打开,只见闵楠和郭芸香站在门口,看着这古怪的一幕,两人全都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