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六章:记忆中的小屋
    “小葱!”郭芸香发出一声怪叫,小豹子般扑了上去,她虽然穿着套裙,脚下蹬的却是运动鞋,否则这下非得崴了脚。

    撑在丁晓聪身上的柳青青打了个哆嗦,终于清醒了过来,然后不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就被郭芸香一把掀开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,想要干什么?!”郭芸香一边扶丁晓聪,一边指着柳青青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柳青青整个人都傻了,被魇住的这段时间里,她一点记忆都没有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不过她身为心理学硕士,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自己想催眠人家,结果不知不觉反倒让人家给催眠了……

    她现在心中满是惊骇,完全不需要配合,并且毫无征兆就能把人催眠,这怎么可能做到?!

    丁晓聪看在眼里,心中偷笑,自己这点本事算什么?换做师尊那样的大巫,可以一口气把十几个人魇住,如果再配上一些药物,可以把被魇住的人永久性变成听自己驱使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上古时代,部落之间战争不断,俘虏中那些桀骜难驯之辈,往往会被大鬼巫制成傀儡,永世失去自我意识,这样的手法在现在看来过于残忍,不过在那时候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郭芸香犹自不解气,又骂了柳青青几句,闵楠本想劝慰,可最终还是忍住了。她看着柳青青,面色古怪,估计她也不知道柳青青是怎么进行这测试的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低着头坐在沙发上,郭芸香坐在他身边,还在生气。在他俩对面,闵楠正在小声安慰着柳青青,而柳青青这时候终于彻底清醒过来,神不守舍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买卖我们不干了!”郭芸香越想越生气,不管不顾大吼:“不带这么欺负人的!”

    闵楠被吓了一跳,连忙陪着笑脸劝人家小姑娘,“别呀,刚才只是一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郭芸香冷哼一声,转过了脸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测试就不用做了,我这就带你们去看看我爸爸。”闵楠也算是看出来了,测试是没法做下去了,还是赶紧办事要紧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才明白,原来出事的是闵楠爸爸。

    “我的父亲是闵东阳。”闵楠开始介绍起事情的来由,“他前一段时间去西川省开会,回来后当天就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事主居然就是本市赫赫有名的闵东阳,丁晓聪和郭芸香立刻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闵东阳这个人号称本市第一富翁,现在他们置身的金鼎大厦就是闵家的产业,没想到出事竟然是他。不过转念一想,恐怕也唯有这样的巨富之家,才能轻而易举提出上百万的报酬,这次是真的接到大买卖了!

    “我父亲白天回来的时候还算正常,可到了当天晚上,突然发病。”闵楠脸上流露出浓重的忧愁,“他变得非常狂躁,开始乱发脾气,并且还会攻击人,为了不让人发现,我们只好把他送到乡下的别墅禁锢了起来,我爸爸他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闵楠“泣”的一声,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柳青青恢复了镇定,接着解释说:“一开始我们怀疑是精神上的问题,可经过我的测试,闵叔叔思维完全正常,最后没办法,在闵阿姨的提议下,我们开始偷偷寻找法师,结果你们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丁晓聪看了郭芸香一眼,正好郭芸香也在看他。从两个女人的描述来看,症状和当年的郭芸香很相似,既然柳青青这个硕士检查过不是精神疾病,那么不出意外的话,很可能也是让恶魂附身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况谈不上好坏,恶魂这东西由强到弱,魂力差别很大,如果真的遇上了强大恶魂,凭丁晓聪现在的能力对付起来会很吃力,搞不好还会出事,一切得要等看过现场再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如果没有,那现在就带我去看看吧。”丁晓聪起身说道,说是买卖不做了,也就是一句气话,那可是整整一百万!

    闵楠和柳青青也站起了身,想了想闵楠补充道:“我爸爸一开始还好,这几天病情越来越重,到了昨天,他就一点阳光都不能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见阳光?!”丁晓聪愣了下,思考起来,事情似乎变得有些不寻常了。魂魄的确怕阳光,可那是在外飘荡的时候,一旦进入了人的识海中,基本就和普通人一样,对于阳光并不敏感,难道,那东西还没有附身?可这又是怎样的一种状态?

    “走走走,赶紧带我去看看。”丁晓聪愈发的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当下由闵楠和柳青青领头,四个人下了大楼,一路没人再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楼底下,丁晓聪看着自己骑来的电驴犯了难,这一去指不定要忙活多久,车放在这里他委实不放心。左右一打量,他眼睛一亮,客客气气对柳青青说:“拜托您一件事,麻烦把这车给我骑回店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柳青青简直不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,“骑这车去你们店?”

    “对,这是我们花老板的车,他可宝贝了,丢了可不得了!”丁晓聪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。

    闵楠对着柳青青投去哀求的目光,柳青青无奈,“好吧好吧,你们先去,我这就给你们送!车!”

    柳青青也有些恼了,不过这时候她也不好发作,要过车钥匙,气咻咻跨上了破电驴,拧开电门骑向了大马路。她穿着一身考究的正装,坐在小电驴上连腿都分不开,看得丁晓聪暗自偷笑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我爸爸。”闵楠这时候不敢耽搁,招呼两人在这里等着,她去开车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geancabrio停在了两人身边,闵楠招手示意他们赶紧上去,刚才家里来电话,说是闵东阳病情好像又加重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和郭芸香上了车,坐在车厢里感叹,果然是有钱人,这么漂亮的车他们还从没坐过。

    车子载着他们一路疾驰,很快就开出城南,进入了山区。

    开着开着,丁晓聪眉头渐渐皱了起来,这条路他有印象,在他的记忆深处,整整九年前,曾来过。

    “小葱,你在想什么?”郭芸香发现丁晓聪神情不对,小声问。

    丁晓聪摇了摇头,说:“我记得,前面山后有一座小湖,过了湖后有座山坳,里面有栋老房子,我小时候在那里住过十天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汽车开过了一座小湖,前面果然有一座小山坳,只不过却没有丁晓聪记忆中的老房子,原处代之以一栋高大精美的西式小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