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章:结发
    “谁说睡在一张床上就是夫妻?我俩还在一张床上睡过。”丁晓聪正在琢磨事情,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下郭芸香炸了,她狠狠喷了丁晓聪一口,“我俩那是特殊情况,而且那时候还是小孩子,不能算数!”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连忙打岔:“是是是……你刚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夫妻又被称为什么?”郭芸香气鼓鼓问,脸已经涨成了“红布”。

    夫妻又被称为什么?丁晓聪琢磨起来,“比翼鸟?连理枝?举案齐眉、白头偕老、永结同心,一根桩上的两条蚂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些。”郭芸香见丁晓聪越说越离谱,连忙打断,“最常用的那个,结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头发!”丁晓聪悚然一惊站起身,片刻后又若有所思坐下,口中喃喃自语:“有可能,很有可能!是在头发上动了手脚,难怪我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稍加思索,丁晓聪觉得郭芸香简直太聪明了,这似乎就是唯一的解释,唯有在头发那么细小的东西上动手脚,闵东阳才察觉不到,而自己的巫眼也看不见。须知头发不但细小,并且数量那么多,就算让自己仔细看,也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可这并不是中原手段,似乎倒有点像是符降术。

    丁晓聪曾经斗过魂降师,不过还从没遇见过符降师,与魂降不同,符降师并不养降头,而是用符咒拘禁游魂野魄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无论魂降还是符降,都属于东南亚的降头术,国内几乎看不见,怎么闵东阳会在内陆省份西川被人下了这个?事情似乎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也难怪前两位法师都倒了霉,他们可能自身本来就不过硬,又完全不懂降头术,这才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周同,你来一下。”丁晓聪想到了什么,又冲着屋子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同假意和别人说话,注意力却一直关注着这边,闻言立刻屁颠屁颠跑了过来。他现在等于命门攥在了丁晓聪手里,丁晓聪要他干什么就干什么,比灰孙子都乖。

    “你姐夫在西川有仇人吗?或者生意上的竞争对手。”丁晓聪这纯属好奇,对方用这么恶毒的手段对付闵东阳,难道是仇家所为?

    周同很认真的想了想,摇头道:“做生意哪有不得罪人的,至于生意场上的对手,那就更多了,不过我姐夫在本地或许对头不少,可在西川绝对没有,他还是头一次去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心里一紧,如果不是仇人所为,那事情可就麻烦了,对方很可能是在用符降术害人,收集被害死的魂魄,准备用来做更大的恶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里还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吗?”丁晓聪追问。

    周同面带苦笑摇了摇头,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见问不出什么来,丁晓聪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心里琢磨着,不是正好准备要陪老花回家乡吗?巫南就在西川,看来到时候得顺路走一趟,看看周同那里究竟是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正琢磨着,屋里三个女人端着菜走出来,喊“吃饭了”。丁晓聪这才惊觉,经过一番折腾,太阳都落山了,到了晚饭点。

    屋子里阴气重,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,不过自然而然觉得不舒服,吃饭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问题出在哪里,丁晓聪心头的石头也落了地,开始思考起解法术的方法。稍倾,他掏出电话拨出去,那边的花红英一直在候着,立刻接通。

    把需要的东西交代一番,又确认了一遍后,丁晓聪对着闵家人保证,自家老板马上就会带着家伙事过来,到时候家里的人都回避下,当天夜里就为闵东阳驱邪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闵家人都回避,丁晓聪有自己的考虑,驱邪这种事情,人多往往帮不上什么忙,要是外行人的话,搞不好还会添乱,还是避开的好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老花带着一大堆东西开车赶过来了,事不宜迟,丁晓聪立刻开始着手做准备工作。闵家人将三位法师又拜托了一遍,这才忧心忡忡离去,至于他们究竟在哪里等,丁晓聪不感兴趣,只要到时候别来烦我就行。

    家伙事都准备好,丁晓聪吐了口唾沫在手掌心里,撒了点朱砂和开,让花红英和郭芸香全都站到自己面前来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封住识海,这可能会有点难受,不过千万别擦掉,可以保护不让恶魂附身的。”丁晓聪一边叮嘱,一边用手指蘸着朱砂,在二人眉心里划了道竖线,看上去和他眉心里的伤疤很相像。

    “嚯,咱们成二郎神了。”花红英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确如他所言,上古巫觋,就是那一干三眼魔神的原型,只不过在那个时代,拥有巫眼的巫觋数不胜数,根本就不稀奇。

    做完了防护工作,三人各自带上东西,进入了闵家富丽堂皇的别墅里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漆黑,闵家人怕惊了闵东阳,不敢开灯,对于丁晓聪来说,也不需要,开灯抓人方便,可他今晚要抓的是魂魄,灯光只会起反效果。

    看了下屋内的阴阳对流方向后,丁晓聪用一根绳子分别拴在了花红英和郭芸香腰上,然后让他俩分别捧着一支点燃的蜡烛,相对蹲在了屋子的东西墙根下,再将蜡烛放在地上。绳子被两人绷直,拦在了楼梯间门前,悬在蜡烛上方炙烤。

    蜡烛在这里的作用就相当于雷达,能起到预警作用。

    现在硕大的客厅里只有两盏烛火,在两边映照出两张脸,看上去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丁晓聪等二人站定,看了看没什么失误后,走向了楼梯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葱,待会我们怎么做?”花红英问道,为了百万巨款,老花这次也是拼了,明知要对付的是符降里的恶魂,却一点都不害怕,反而满脸兴奋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听我口令,见机行事,现在都不要动。”丁晓聪吩咐一声,抓住门把手一拧,楼梯间的门“吱拗”一声打开,他的身影隐没在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了花红英和郭芸香,两个人相对十米,只能看见对方蜡烛火范围内的脸,蜡烛火从下方照上来,跟鬼一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