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一章:好言相劝
    “闺女,你害怕不?”花红英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这还是郭芸香第一次出任务,并且对付的东西好像还很厉害,害怕自然难免,紧张则直接写在了脸上,不过她更多的却是兴奋,眼珠瞪得浑圆。

    面对花红英的问题,郭芸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花红英还是第一次见对驱邪这么有兴趣的小姑娘,心中感叹,随手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弯下腰凑在蜡烛上准备点。他这一弯腰,绳子下坠,扫在了蜡烛火上,立刻被燎出了火星。

    “花大叔!”郭芸香立刻尖叫:“别乱动,看看你的绳子!”

    花红英冷不丁被吓了一跳,连忙把绳子上的火星捋灭了,想了想叹口气,把烟夹在了耳朵上,看向黑洞洞的楼梯间,丁晓聪怎么还不出来啊?

    楼梯间内,丁晓聪默默看着前方角落里的男人。

    闵东阳在一片漆黑中,仿佛能看见事物,正坐在地上埋头吃饭。他左手捧着一个不锈钢盘子,里面盛了饭和菜,被他用右手搅得稀巴烂,然后一把把抓住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以前这位大老总是何等的风光,现在居然弄成这样……

    闵东阳吃了几口后,放低盘子,舔掉嘴角粘的饭粒,长长吐出一口气,摇头苦叹:“累啊!累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感叹完,他继续端起盘子吃,发出猪吃食一般的动静。

    在丁晓聪的注视中,那个白色的女魂死死缠在闵东阳背上,脸凑在他耳边,用一双死鱼般惨白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丁晓聪,满脸戒备。

    经过郭芸香的点拨后,这次丁晓聪仔细看看闵东阳的头,果然在那里发现了一条红色的细线,随着他吃饭的动作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符降,直接种在了头发上,即便是人家一动不动,想要找出来拔掉也得费一番功夫,更何况,闵东阳会任由别人翻动自己的头发吗?

    丁晓聪不能理解,这符降都种在头发上了,夺取身体的主动权,乃至吞掉闵东阳的灵魂都是很简单的事,为什么它不做,而是用这种古怪的方式缠在宿主背上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丁晓聪想破头也想不出答案,只好先放在一边,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他缓缓蹲下身,双手往地上一撑,对着埋头苦吃的闵东阳和阴魂慢慢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要设法把附着在闵东阳背上的东西赶走,然后立刻解决了他头上的符降,这样才能把问题彻底解决,要不然那阴魂即便是走了仍然会回来。经过符降的阴魂都把符降当成了自己的窝,根本就走不远,一旦离开符降,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丁晓聪在一步步爬近,在他的注视中,那个**魂似乎有些急切,开始在闵东阳耳边絮絮叨叨起来,只是交流的内容丁晓聪听不见。其实不光是他,闵东阳也听不见,那阴魂是直接向他的灵魂传达意念,干扰他的思维。

    闵东阳吃着吃着,一顿,缓缓抬起了头,原本迷茫的目光瞬间变得狠厉。

    “你不累吗?”丁晓聪对视着闵东阳的眼睛,笑着问。

    闵东阳闻言又迷糊了,目光中露出浓重的哀苦,叹道:“好累啊,我活的太苦了,你帮帮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可以帮你,不过你得听我的话。”丁晓聪一边随口忽悠,一边又开始向前爬,不知不觉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闵东阳被丁晓聪说得悲从中来,抱着饭盆哭了起来,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闵东阳情绪失控了,任由那个阴魂在耳边急切絮叨,竟然没什么反应。这时候丁晓聪已经爬到了他面前,突然暴起,将他一头扑倒在地,饭盆被打翻,发出很大的声响,黏糊糊的饭菜汤汁溅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也顾不得了,骑在闵东阳身上,双手扯出一条绳子,从他嘴里套到了背后,抹肩头拢二背,把他上半身死死捆在了一起。在这期间,闵东阳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尖叫,拼命挣扎,双腿踢打得地板“咚咚”作响。

    终于捆住了闵东阳,丁晓聪费了老大力气,如同被抽了筋般瘫软在地上。这时候再看,那个**魂趴在闵东阳背上张大嘴巴,发出无声的嘶吼,催动着他随自己一同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少费点力气吧,挣不开的。”丁晓聪得意洋洋,自己栓的绳结他很有把握,越挣越紧,至于这番话,自然是说给那个符降阴魂听的。

    果然,又挣扎了一会后,闵东阳累趴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再也动不了了。他被符降折腾了这么多天,早就虚弱不堪,再加上身后还背负着个魂魄,虽然表面看上去凶狠狂暴,实则连底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丁晓聪看看时机差不多了,脸色一变,对着阴魂偏了下脑袋。

    那个**魂脸上露出了狠厉之色,对着丁晓聪大声咆哮,只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凭丁晓聪现在的修为,还没法和魂魄直接沟通,不过也没有必要,弄滚蛋就是了。

    看见阴魂仍不肯走,丁晓聪从背后掏出一个玻璃瓶,拔开盖子凑了过去,一股恶臭立刻蔓延开来。这瓶子里装的是如假包换的尸油,当然不是人的,不过效果已经很显著,那个符降立刻收声,呆呆看着瓶子,目光中露出了向往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这阴魂能占据闵东阳的躯体,它会对尸油厌恶,不过现在它没有身体,尸油对它就有致命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阴魂的神情越来越迷茫,如果是游魂野魄的话,只怕早就扑进去了,奈何它本身也被符降束缚着,不敢轻易离开。

    “麻烦。”丁晓聪啧了下嘴,犯起了愁。他以前并没有对付符降的经验,没想到连尸油都诱惑不动,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就在丁晓聪挠头无解的时候,那个阴魂脸色陡然一变,五官全都拧在了一起,似乎受到了极大地惊吓。丁晓聪回头看,只见姐姐晓兰从门缝里游了进来,正好奇张望着。

    看见姐姐,丁晓聪拍了下脑门,自己真是笨,有姐姐在什么魂魄赶不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