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三章:一网打尽
    他俩这一站,拴在他们之间的绳子立刻抬高,拦在了齐腰的位置。这时候闵楠一头冲出来,恰好撞在绳子上,腰被重重一勒,人在半空中惊叫一声,向前翻转了360度,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跟着出来,看见得计,连忙用膝盖顶住闵楠的后心窝,甩开绳子就要栓人。

    就在将要勒到的时候,下面传来闵楠哀哀呼痛:“疼死我了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见闵楠声音转为正常,丁晓聪一愣,心中暗骂“糟了”!不出意外,那玩意舍了闵楠又找她爸爸去了。

    叫你们不要来,偏不听,现在倒好,这不是折腾人嘛!

    丁晓聪骂骂咧咧舍了闵楠,又向回冲,现在做事要紧,也顾不得旁的东西了。刚冲到门口,一条白线蹿到了丁晓聪身上,不用看都知道,是姐姐来了。

    晓兰刚才被吓得不轻,一个人待在楼梯间里害怕……

    回到楼梯间,丁晓聪一把按住闵东阳,打开巫眼一看,气得破口大骂,转身又跑向了外面。阴魂不在这里,估计钻进来就又跑了出去,这是在和自己躲猫猫哇!

    丁晓聪再次跑到外面按住了闵楠,打开巫眼一看,欲哭无泪,魂魄依然不在这里。难道又钻回去了?

    “小葱,你在干嘛?”郭芸香见丁晓聪没头苍蝇一般蹿过来蹿过去,搞不懂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玩游戏!”丁晓聪已经恼羞成怒了,他一把抓住刚坐起来的闵楠,抓住姐姐缠在了她脖子上,郑重道:“不准动,一动就咬你,剧毒,见血封喉!”

    说完丁晓聪再次跑向楼梯间,身后“哇”的一声,莫名其妙的闵楠被吓得大哭起来。她虽然认识晓兰,可被缠在脖子上又是另一回事,顿时吓得她心肝俱颤,其实她不知道,晓兰缠在她脖子上同样被吓得体如筛糠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也是没辙了,魂魄这玩意无视一般的物理障碍,他可不行,这样躲猫猫自己输定了。好在这个东西被符降炼过,无法远离,目前只能在父女俩之间来回跑,掐断一头就是。

    外面的花红英和郭芸香看见丁晓聪瞎忙活,面面相觑,这样驱邪还是头一次看见,也太乱了……

    郭芸香刚和花红英交换了个眼神,忽然,面前光亮陡然增强,低头看,一直平稳燃烧的蜡烛火苗蹿高了有一倍,这是……

    在郭芸香的注视中,火苗慢慢开始倾斜,歪向一边,她顺着火苗抬起头,只见有一双脚走进了跳动的光影中。

    来人穿着一双软皮凉鞋,再往上看,是一身深色套裙,接下来,映入眼帘的是柳青青那张娟秀的脸。

    柳青青双手背后,弯下腰,与郭芸香对视,诡异一笑:“小丫头,想我了没?”

    郭芸香蹲在地上,抬起头呆呆看着柳青青那张脸,下意识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下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花大叔,快拉我!”

    寂静无声的别墅大厅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利的大喊,楼梯间内的丁晓聪打了个哆嗦,猛然转回头,这是郭芸香的声音!被姐姐盯住后,那个阴魂不可能还敢接近闵楠,而花红英和郭芸香都被封住了识海,怎么可能还会出事?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正准备开了巫眼在闵东阳脑袋上找头发,闻声赶紧舍了他,再一次冲向屋外。

    出来一看,丁晓聪傻眼啦,只见花红英在“呼呼”用力拽绳子,郭芸香被他拽得在地上一路倒拖,一条纤细高挑的身影正追在后面扑击。郭芸香也是够泼辣的,两条腿拼命对着来人蹬,好像踩水车,那条凶悍的倩影竟然近不了她的身!

    闵楠坐在屋子当中,脖子上缠着晓兰,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,完全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又来了添乱的……”丁晓聪简直想一头碰死得了,还嫌不够乱?又来了个柳青青。

    想这些没用,赶紧救人吧,郭芸香可是小姑娘,对脸蛋格外珍惜,要是和自己一样被抓花了,那事情就没法收场了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连忙追着郭芸香助跑几步,看准距离腾身向前一扑,越过她的上方,准确无误将近乎癫狂的柳青青扑倒在地。丁晓聪虽然还年轻,并且有点瘦,可毕竟是大小伙子,柳青青毫无还手之力,被他一把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丁晓聪今天晚上都练了好几回了,动作愈发的熟练,他不等柳青青反应过来,抓住她肩膀向旁一掀,把她掀成脸朝下,一脚踩在了她后腰上。接下来一阵“呜呜”怪叫,一根麻绳勒在了柳青青嘴里,把她扯成了反弓型,接着抹肩头拢二背栓了个结结实实,整个过程只用了两秒钟。

    “好!”郭芸香和花红英同时喊了声好,这动作,太利索了!

    尤其是郭芸香,她本来就和柳青青不对付,刚才一番搏斗虽然没受伤,可衣服被撕坏了,要知道,这可是她最喜欢的裙子!看见丁晓聪制住了人,她立刻跳起来,十指张开就挠了过去。

    丁晓聪大惊失色,连忙一把抱住了郭芸香的后腰,苦口婆心劝道:“忍忍,一百万呐!”

    郭芸香身躯一僵,颓然撒气,爪子停在了距离柳青青两寸远的地方,为了一百万,这个手不能动。

    丁晓聪总算松了一口气,现在两个捣乱的女人全都制住了,事主闵东阳也被拴牢,总算可以专心致志干活了。他打算趁这机会赶紧进去把那根带着符降的头发找出来,烧头发是权宜之计,毕竟头发烧了根还在,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祸患,还是连根拔除最放心。

    安抚下暴怒的郭芸香后,丁晓聪再一次闷着头跑向楼梯间,可还不等他跑到,大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一高一矮两条身影相互搀扶着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闵阿姨和她弟弟周同也赶来了,刚才俩女人叫的跟杀猪似的,在这僻静的山里能传出一公里,又把他俩给招来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回头看了看,花红英和郭芸香也全都傻了眼,不知所措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二位,咱们一起上,全给捆了,要不然这事情没法做了。”丁晓聪一咬牙,又从腰带上扯下来了一根粗麻绳,事已至此,只有给他来个一网打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