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四章:乱成一锅粥
    花红英做事情是那种比较老派规矩的人,对出钱的主家人动手?还一网打尽!这种事情他往常连做梦都没想过,当时脑子就懵了。只不过还不等他发表意见,身旁传来一声欢呼,郭芸香张牙舞爪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俩人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郭芸香一冲,他也被带得向前冲,不上也得上!

    轮不到他俩打先锋,丁晓聪第一个就扑了上去,趁着那两位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他先下手为强扑倒了一位。

    屋子里光线太暗,只有些许微光,周同领着姐姐刚跑进屋眼睛还没有适应,突然前方劲风扑面,一条黑影重重撞在了身上,把他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周同心头大骇,立刻狂呼着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喊出喉咙,又有两团黑影扑了过来,将他姐姐按在了地上。可怜闵阿姨当场就吓哭了,不用花红英和郭芸香动手,抱着头往地上一蹲,根本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周同大急,挣扎的更猛烈,竟然把身上的人硬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晓聪立刻发动,绳子从后面勒上了周同的脖子,然后绕到背后一绞,竟然硬生生把周同高大的身躯撂倒在地。接下来他身形连动,不停踩着人家腰变换位置,转眼之间就连手带脚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再看那边,花红英和郭芸香一人抓住闵阿姨一条胳膊,按住肩膀反拧在身后,把人按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法师,你不会是要害我们的吧……”闵阿姨在地上哭着问,看上去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那边厢闵楠也急眼了,大声尖叫:“不要伤害我妈!要多少钱我给!”

    丁晓聪懒得跟他们解释,粗声粗气吼道:“都给我安生点,我这就去救你爸爸,等完了再放你们。”

    闻言闵家人面面相觑,真的是去救人的,可救人要这么暴力?法师驱邪他们见过,不应该是画符、泼水、桃木剑吗?这怎么还见人就捆了?

    再次走进狭小的楼梯间,丁晓聪一把拍亮了点灯,屋子里立刻一片透亮。闵东阳被捆在地上,刚一见光,立刻又哀嚎大喊,很明显,那个魂魄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候已经彻底毛了,探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喷雾剂,在地上摸到打火机,对着闵东阳背后就喷。刹那间,一条火龙“呼呼”作响舔在闵东阳背上,衣服立刻被烧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打火机用丁烷气,大火烧过来,什么魂魄都待不住,丁晓聪只觉一阵阴风卷过,火头立刻变小了些,那东西被烧跑了。

    趁这机会,丁晓聪赶紧收了火,抓住闵东阳的衣服一把扯了下来,然后开始翻找那根红头发。嘴里念念叨叨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郭芸香的呼喊:“小葱,那个坏女人抽抽啦!”

    丁晓聪不理会,继续找,这样更好,符降附身别人不能长久,爱找谁找谁去,反正都制住了,翻不了天。

    又翻了一会儿,红丝显现,果然找到了那根红头发,丁晓聪赶紧把乱发往旁边捋,准备把这降头给连根拔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又传来惊声尖叫,这次是闵阿姨的声音,“小同?周同你怎么啦!”

    “那个坏男人也抽抽啦!小葱,怎么办?”郭芸香继续喊。

    看来那个阴魂也急眼了,在外面胡乱钻人,丁晓聪努力守住心神,屏住呼吸,揪住头发用力一拔,“啵”的一声,一根头发被连根拔了出来。放在手心里一看,丁晓聪欲哭无泪,外面大呼小叫的,他被吵得头昏脑涨,拔出来的是黑发……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由他们闹!”丁晓聪大喝,外面立刻噤声,只剩下闵阿姨在鬼哭狼嚎,看来现在轮到她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丁晓聪把眼睛瞪大到了极限,再三确认后,捏住那根红头发,用力向外一拽,应声拔了出来。这头发附着在闵东阳脑袋上的时候,红的发亮,离开身体后颜色迅速晦暗,变成了暗红色。

    降头术必须要有血肉生气滋养,一旦离开人体,会很快失去活性。

    红头发刚离开身体,闵东阳就好像撒了气的皮球,张大嘴巴“呼呼”向外面喷臭气,一直喷了十几秒钟后,身体一软,就此不动。

    这是降头被拔除后,他在吐体内郁积的阴气。

    丁晓聪探了探闵东阳后心窝,心跳虽然有点弱,不过已经平稳了下来,事情终于解决一半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马不停蹄,扔下闵东阳跑向了外面,还有个符降恶魂没解决。

    刚打开门,一阵阴风扑面,丁晓聪心中暗呼一声糟糕,中招了!那个阴魂在大厅里乱窜一番后,感应到自己的窝被人端了,竟然不管不顾扑向了丁晓聪。

    凭丁晓聪的魂力,这个恶魂原本根本就不敢沾,可符降没了,它也活不下去,彻底失去理智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原本完全可以躲开这最后的临死反扑,只可惜今晚太乱了,他被搅得头昏脑涨,早就忘了冷静是什么东西,只顾急匆匆赶出去,完全没有防备,被扑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阴风直接冲在了自己眉心上,丁晓聪奋起最后的力气大喊:“给我俩晒太阳!”然后就大睁着双眼,直挺挺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郭芸香魂飞魄散,扔下闵阿姨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这时的丁晓聪,躺在地上眼珠滴溜溜转,可身体却好像被冻结了一般,一动不动,身上鸡皮疙瘩一层接着一层向外冒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全傻眼,犯病了这是?

    花红英虽然没什么本事,不过他干了大半辈子法师,经验还是有的,见状他松了口气,连忙把闵夫人扶起来,微笑着说:“咱们的首席大法师,已经把那个邪祟收了,等天亮后给他和闵先生晒晒太阳就彻底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花红英说的不错,丁晓聪刚才没防备,被恶魂直接冲入了自己识海,双方正在展开角逐。胜负是没有悬念的,丁晓聪魂力本来就占上风,再加上又是自己的“主场”,一打二都绰绰有余,只不过在对抗的这段时间里,他的灵魂没办法掌控肉身。

    至于身上的鸡皮疙瘩,那是恶魂消散,化成阴气向外排所引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