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五章:往事如昨
    翌日,清晨,闵东阳家别墅阳台。

    太阳还没出山的时候,闵家人就急匆匆抬着两具躺椅摆在了阳台上,还铺上了厚厚的垫子,等太阳刚出山,大家伙儿立刻手忙脚乱把闵东阳和丁晓聪抬了出来,小心翼翼摆在躺椅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经过后半夜,两人已经基本恢复,只是身体里还残留着不少阴气,行动不灵,并且很不舒服,晒半天太阳就会痊愈。

    被几个女人……还都是美女抬着,丁晓聪觉得很惬意,干脆装作完全不能动弹,乐得享受。

    舒舒服服躺在躺椅上,丁晓聪终于有机会好好打量下这栋奢华的山间别墅。

    整栋建筑占地面积有上万平米,主体五层,风格为欧式,装修精美又不失典雅,坐落在绿树成荫的山间,空气清新环境宜人。阳台地面是色泽明亮的云石,栏杆则是纯白的汉白玉,就连身上铺着的褥子……丁晓聪认不出来,反正又软又滑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谢谢你了。”身旁传来低沉的男声,那是已经完全恢复了神智的闵东阳。他被伺候着洗了个澡,这时的他言语得体举止有度,和昨晚相比,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丁晓聪叹了口气,对着闵东阳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闵东阳看得眉峰一挑,只见丁晓聪胳膊上一道道绺子,虽然已经结了痂,看上去依旧触目惊心,那是让闵楠昨晚挠出来的。

    郭芸香愤愤不平,在旁大声道:“我们帮你们家救人,还要让你们家人打,这事可得给个交代!”

    确实挺惨的,丁晓聪不光是双手,就连脸上都被抓了一道印子。郭芸香倒是没破皮,可她身上穿得套裙是她唯一一身好衣服,现在下摆被扯烂了一块,不用手遮着都能看见肚皮了……

    仿佛是约好了般,郭芸香话音刚落,所有人同时看向闵楠,那意思很明显,这个锅你背。

    闵楠欲哭无泪,她根本就不记得挠过丁晓聪,更何况还挠的这么狠。再者说了,柳青青是怎么撕破人家小姑娘衣服的,她看的清清楚楚,这总不能也赖在我头上吧?

    不过这显然没用,是谁干的已经不重要了,现在大家伙需要的只是一个替罪羊,显然她最合适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各位师傅……”闵楠稍加挣扎就认命了,陪着笑说:“我看这样,除了说好的劳务费外,再加10万块,就算是赔给小丁师傅的医药费还有郭姑娘的衣服钱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耶!”

    三个人心里同时欢呼,不过没有一个人表露在脸上,只不过郭芸香可能嫩点,假意清咳了一声,掩饰内心的兴奋。统算下来,这一趟差事她就挣了整整30万!这可是从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数字啊!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花红英长长叹了一口气,也不懂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要说还是丁晓聪老道,他闻言脸色竟然一苦,“无奈”道:“闵先生,我不是这意思,而是让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丁晓聪摊开握住的拳头,露出手心里那根苍白的头发,道:“前事为鉴,以后,切不可再犯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那根被下了降头的头发,现在降头完全失效,头发上原本带着的一丝生气消耗完,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看见这根头发,周同眼神立刻开始闪烁,心虚的瞄了他姐姐一眼。

    闵东阳看着这跟头发,沉默了良久后,方才叹道:“小师傅说的是,凡事有果必有因,闵某今天遭此劫难,完全是自己种下的祸根那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说什么?”闵楠在旁听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丁晓聪“嘿嘿”一笑,这事情当然不能告诉你,之所以伸手……就是为了借机加钱的,当然,这也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太阳逐渐升高,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丁晓聪舒服得“哼哼”了一声,然后就想起来一件事,又问闵东阳,“闵先生,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什么法器?按说,那么恶的东西附在身上,你应该撑不到现在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丁晓聪心头,到现在才有机会问。

    闵东阳身体恢复得很快,闻言他从躺椅上坐起来,思考一番后摇了摇头,“我并没有带什么法器,不过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,我身上好像还真有个不寻常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闵东阳半侧过身,将衣领扯下来,在他两肩胛骨的中间部位纹着一个精细的符文,形状看上去好像个太阳。看见这东西,丁晓聪如遭雷击,瞠目结舌,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“九年前,我想在这附近买一块地皮盖别墅,看来看去就这里的风水、位置最好,只可惜原本已经有一栋房子了。”闵东阳放下衣领,开始叙说起往事。

    从时间点来看,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丁晓聪被送回家以后没几天,闵东阳那时候就已经非常有钱了,他遵从太太的意见,想在离市区不远的山里盖一栋别墅,专供自己的太太住,同时家里人也可以过来度假。

    闵东阳在一位风水师的带领下,看遍了这一带山区,最后就相中了这块地皮,奈何已经有了一栋房子,不过他不愿放弃,就登门拜访,想让这户人家把房子让出来,他愿意出高价收购。

    山里人一般都比较执拗,所以闵东阳事先做足了心理准备,为了这块宝地,他甚至愿意出超越市价一倍的价钱,不过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这家的主人是个瞎子。”提起那一段往事,闵东阳到现在都满心疑惑,说:“不过这个瞎子房主什么意见都不表达,全凭另一个男人做主,而那个男人听我说出来意后,竟然表示不要钱,要把这里白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在场的人都惊了,这一块连房子带地皮可不便宜,对方有什么理由要白送给闵东阳这个素昧平生的有钱人?

    闵东阳摇头苦笑,“不过那个男人提出了个条件,要在我身上纹一个东西,说是以后假如有个叫小葱的人找来,就给他看下。这个条件我必须答应,否则出再多的钱他也不卖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花红英和郭芸香维持着震惊的表情,齐刷刷看向了丁晓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