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六章:心中有梦想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我的师尊。”丁晓聪呆呆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闵东阳没听清丁晓聪说的是什么,一愣后继续叙述:“我家太太非常喜欢这块地,我也就答应了下来,让他在我背后纹下了这个图案,怎么这个东西还能驱邪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视中,丁晓聪陷入了沉思,脸上露出了一抹哀伤。以前他还小,记不得来这里的路,一直想找却没有目标,现在终于找到了,却不想连那栋记忆深处的老房子都没了……

    虽只是相处十天,却恩同再造,在丁晓聪心目中,米教授位置和自己的父母亲一样高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思念,一直期盼着重逢,却不想,竟然连最后的记忆刻痕都被米教授刻意抹去了……

    对!就是刻意的,那个符文别人不认识,他却认得清清楚楚,那里面的文字……是一种巫觋专用的文字,只有他们才能看得懂。这符文其实并没有驱邪的效果,只不过米教授纹的时候应该是封了一些他的阳气在里面,就凭这一丝,那个恶魂完全没有办法进入闵东阳的体内。

    为什么?米教授要把自己的痕迹彻底抹去?他要去灵山,可灵山在哪里?又为什么要这样做?

    种种疑惑涌上心头,丁晓聪彻底失了神,陷入了哀思中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“小葱?小葱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身旁传来呼唤,那是郭芸香在推他,丁晓聪终于醒过了神。

    “那个符文的确能驱邪,不过只能用一次,现在已经失效了,这个符文……也会渐渐消失……”丁晓聪转向闵东阳,满心落寞说,米教授就连这随后一丝痕迹也不忘抹去,这符文原本就是靠他的阳气显现,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没了……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闵东阳闻言有些失望,他原本以为自己有了个护身符,却没想到竟然是一次性的。

    “小葱师傅,你还有师尊?”花红英在一旁惊奇问道,他也算是内行人,这个符文他看不懂,不过纹在人身上九年还有这样的效果,这是什么样的修为?只怕张成玉尊者也做不到吧?!

    丁晓聪点了点头,苦着脸叹道:“这是我师尊九年前给我留下的口信,具体的事情,你们都别问了,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郭芸香还从没见丁晓聪这么落寞过,只得和花红英走上去,一左一右把他给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急着要走?”闵阿姨他们连忙阻拦。

    丁晓聪摆了摆手,“我不要紧的,家里有急事,我得立刻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去,把这里的事情说给姜白听,问问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见劝不住人家,闵东阳只好作罢,吩咐道:“等会我让周同去你店里,把钱转账过去吧,小楠,你开车送下几位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自己有车。”丁晓聪茫然摆了摆手,忽然想到了什么,转向周同说:“你把电话和地址留给我,过段时间我们要去西川,可能会去拜访你。”

    周同大喜,这三个法师虽然做事的手法古怪,不过他也看出来了,都是有真本事的人,去他那里,他当真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当下周同掏出几张名片,每人发了一张,然后亲自扶着丁晓聪下楼,送进了花红英的汽车,不住叮嘱着期盼他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有钱人都迷信,放诸四海皆准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上,丁晓聪一直默默看着窗外,一言不发,丝毫没有赚大钱后的喜悦。花红英和郭芸香不敢打扰,只好也不说话,一片沉寂中,汽车开回市区,一直把丁晓聪送到了家。

    丁晓聪和姐姐晓兰回到家中,家里只有姜白在,正伏案写着什么,看见丁晓聪回来后略微一愣,问:“你怎么被挠伤了?还沾了阴气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他习惯性的往姜白床上一坐,仰头躺到,看着天花板呆呆的说:“我看见师尊九年前给我留下的口信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姜白脸色陡然一变,站起身急切问:“我父亲说了些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不追。”丁晓聪傻子一样,像是说给姜白听,又好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追?”姜白紧锁眉头喃喃自语,又坐了回去,低头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就字面意思来看,这两个字似乎是表示让丁晓聪不要去找他,只是用字似乎有点怪。

    丁晓聪发了会愣后坐起身,不满道:“师尊他究竟干什么去了啊?家也不要了,徒弟也不要了,还刻意把自己的痕迹都抹掉,真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丁晓聪有怨气,他觉得师尊不该这样对自己,大家伙儿在一起开开心心生活不好吗?找一座山,真的有那么重要?灵山是巫觋们心目中的圣山,可山就是山,在丁晓聪的心目中,什么山都比不上人好。

    你可以说他胸无大志,不过他就是这样的人,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找个好地方,然后所有亲人朋友都生活在一起,朝夕可见。那梦里面有自己的家人、姜白、师尊师娘,还有豆豆、郭芸香,也许还加上花红英……反正他理解不了师尊这样的行为。

    姜白闻言苦笑,“其实,我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,不过我理解父亲的举动,这世界上有些事情,总得有人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灵山很重要吗?”丁晓聪不满嘟囔。

    姜白点了点头,笃定说:“重要的,只是灵山渺渺,几千年来都没人能找到,父亲这一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道这,姜白有些伤感,“我母亲已经在昆仑山脉里寻找了三年,一点线索都没有,我真怕,父亲就此再也回不来了……这次我去巫山,是想看看能不能从那里发现灵山的线索”

    两个人对坐着,全都低头沉默了。

    巫山,顾名思义,以巫为名。远古先民离开昆仑山向东迁移的过程中,分为了两部分,一部分穿过星宿海,沿着黄河进入中原。还有一部分则向西南,进入了崇山峻岭中,最后直达富庶的平原地带,古蜀国以及三星堆文明都是其后裔。

    师娘应该是朔黄河而上进入了昆仑山,寻找三年无果,姜白打算改变方向,到西南去寻找灵山的线索,想法很合理。

    良久后,丁晓聪点了点头,掏出电话拨通,打开免提,里面传来花红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葱师傅,钱都到位了,已经打进了你的账户,这次咱们收获不错,我给你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问钱的事。”丁晓聪打断花红英,有些不耐烦的问道:“去巫山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?”花红英一愣,“我都安排好了,三天后,咱们坐船上去,实在着急,就改乘飞机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