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八章:打飘子
    这可就尴尬了,泡妞泡成这样,估计全天下也没谁了……

    老鲜肉五官都苦得拧在一起了,急忙分辩道:“美女,我请你们喝酒,又怎么会让你们出钱?我看上去难道像是没钱喝酒的人吗?当然是我出,二位美女想喝什么?尽管点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郭芸香睨了老鲜肉一眼,淡淡道:“那我要喝轩尼诗-李察,路易十三,嗯……还要喝马爹利至尊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郭芸香每报出一个名字,老鲜肉嘴巴就张大一点,到后来足够塞进去一只大鹅蛋。

    丁晓聪目瞪口呆,真是看不出来啊,还以为郭芸香这丫头老实,原来是装老实,实则下刀子割人家肉啊!那个老鲜肉自己把自己套了进去,旁边有那么多人看着,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割肉出血,要么……

    “我认栽了……”老鲜肉不等郭芸香说完,站起来鞠了一躬,转过身灰溜溜跑了。

    围观者立刻开始大声起哄,老鲜肉大话撂在前面,这下丢人可丢大了,就算是有人冲他脸上吐唾沫,他都不敢抬头翻脸。

    “你刚说的那些都是什么?”等人走了后,姜白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郭芸香拿起桌子上的酒单,直接翻到了最末页,她刚才报的名词都在这里,那价钱……看着就让人眼晕,原来她是照着读的。

    丁晓聪走过来坐下,笑得肚子都疼,“你可太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花大叔去哪里了?”郭芸香疑惑问。

    丁晓聪回头四望,这才发现,花红英不知什么时候溜了,“这老花,走了也不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随口抱怨了一句,四个年轻人继续聊天,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而这时的花红英……

    凤凰号游轮三层,豪华包厢的过道内,花红英假装随意走着,目光看似到处飘,却始终不离开前面的老鲜肉。

    从二层上到三层后,老鲜肉的姿态立刻轻松了起来,再也没了一丝慌乱,仿佛刚才丢脸的根本不是他。

    走到一处包厢前,老鲜肉随手敲了两下门,整了整西装左右打量了一眼,花红英继续悠闲往前走,丝毫不露破绽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包厢内传来沙哑的男声,没发现异常的老鲜肉回道:“我,小金宝。”

    房门从里面打开,老鲜肉小金宝闪身进去,房门随即关上,传来“咯嗒”一声,被从里面反锁了。

    花红英这时候刚走过去,立刻闪回来,耳朵贴着门细听,在他上方的门头上,号码牌显示——3016.

    花红英听着听着,眼珠滴溜溜乱转,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,稍倾他转身就走,沿着来路下了楼梯。他的身影刚消失,3016的房门被推开,一个脸色阴鸷的干瘦小老头探出脑袋,看向楼梯方向,稀疏带黄的眉头紧皱着。

    屋里传来小金宝的声音,“三爷,大概是水手吧,你别疑神疑鬼。”

    这位三爷,正是那天指使罗大海去送信的罗老三。

    罗老三关上门,转回头看,包厢里还有两个人,分别是刚才要请姜白她们喝酒的小金宝,还有个瘦瘦黑黑的年轻男人,正靠在被褥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“探出什么了没有?”罗老三坐回自己的床上,面色严肃问道。

    小金宝扔掉外套摇了摇头,“就是几个黄毛小子,倒是领头的那个老头有几分江湖气,不过肯定不是咱们道上的,不会影响咱们的事,是吧小刀仔?”

    小金宝回答罗老三的话,最后却问那个黑瘦青年,只不过人家似乎沉迷在手机里,完全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叫刀哥!”罗老三有些生气了,面色变得更加阴沉,斥道:“刀哥可是道上著名的一把刀,这次顾爷好不容易才请来的,你小子别跟人家碎嘴,要不然出了什么事,别怪我不帮你!”

    罗老三这话说的已经很重了,小金宝连忙陪着笑凑在黑瘦青年小刀仔身边,舔着脸说:“刀哥,我就是跟您开个玩笑,您别介意,听说您手底下做掉过不少人,是不是真的啊?”

    小金宝似乎是个话痨,喋喋不休,小刀仔终于从手机上收回目光,冷冷看了他一眼。锥子一般的目光刺过来,小金宝下意识住嘴,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小刀仔突然咧嘴一笑,露出满口白牙,道:“玩游戏不?咱俩撸一局?”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……”小金宝讪笑摆手,刚才刀仔那一眼仿佛直接刺在他心底,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加速,到现在都没完全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的眼神?!

    二楼,2046包厢,花红英面色阴晴不定走回来,一把推开了包厢门,屋子里正在聊天的三个少年看见他的神色,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花,你看见鬼了?”丁晓聪好奇问,花红英脑门上蒙着一层细密的汗珠,神情严肃,明显遇到了不寻常的事。

    花红英连忙摆了摆手,进来后带上门,坐下来定了好半天神后,才说出话来,“得亏我老人家江湖经验丰富,刚才要不是我闪得快,以后你们怕是就见不到我老花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事情似乎很严重的样子,丁晓聪连忙追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,快说!”

    花红英想了想,叹道:“刚才我觉得那搭讪的人来的太突兀,就跟了过去,结果真的让我发现了什么,那人根本就不是花花公子,而是来打飘子的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“打飘子”,意思就是探虚实或者踩点,听花红英这么一说,丁晓聪才明白过来,那位居然是江湖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好伢子,应该不知道,本市其实藏着一条大蛇。”花红英这时候终于镇定了些,接着说:“这个人大名叫什么我不知道,不过道上都管他叫‘顾爷’,早年间‘过山风’手底下的人,南七省最著名的地老鼠,手下网罗着一大帮有本事的亡命徒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不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,追问道:“地老鼠又是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花红英招了招手,让大家都凑过来,然后开始小声嘀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