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十九章:法爷
    “盗墓贼!”丁晓聪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小声点!”花红英连忙嘘了一声,瞪眼道:“这帮人心狠手辣,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,好在和我们无干,咱们知道就好,千万别去惹他们。”

    真正的盗墓贼,远不像小说里那样,全都是些刀口舔血的亡命徒,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的。丁晓聪闻言点了点头,这些人的确不要招惹的好,当然这是有前提的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他们招惹我们怎么样?”姜白在一旁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问题说到了症结上,就刚才那帮人打飘子的行为,实际上就已经算是惹到这边了。花红英苦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没事不惹事,有事不怕事,他们这次只来了三个人,不过分就算了,要是做的太过,咋们也不虚他们,干就是了!”

    花红英到底也是混过江湖的人,虽说现在安定了,身上的江湖气也还是有的,话说的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“那就结了。”丁晓聪毫不在意,有气无力地躺回了自己的床,往被褥上一靠。什么江湖,在他想来,和自己毫无关系,反正谁要是想对自己人不利,他也绝不会放过对方。

    姐姐晓兰就在床上,丁晓聪刚躺倒,就立刻蹿上了他胸口盘着。现在的晓兰已经有半米多长,通体雪白,唯有两个眼珠通红。

    晓兰伸出信子舔了舔丁晓聪下巴,忽然昂起头,直勾勾盯向包厢门,就在这时,外面“嘭嘭嘭”三声响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郭芸香站起身问了一声,过去打开了房门,门外露出一张干瘦的老脸,来的是罗老三。

    丁晓聪躺在床上看过去,这人……很难判断他的年龄,如果单看脸的话,满头稀疏的灰白头发,典型的吊眉也同样稀稀拉拉,干瘪的脸仿佛骷髅外直接蒙着一层皱皮,说是七老八十也不为过。可他的腰身却很稳健,举手投足有力又有度,精力不输给一般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看见这人,花红英回头分别给姜白和丁晓聪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丁晓聪心中了然,那帮人又来打飘子了。

    “老朽罗家良。”老头先笑呵呵自我介绍,至于名字的真假就不得而知了,“我与诸位是一同登船的,看几位气度不凡,想来都是才俊,特来叨扰,想与几位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半真半假,又是笑脸,让人没法拒绝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不是刚才花红英刺探人家被发觉,罗老三不会对丁晓聪他们又起兴趣,他这人为人极为谨慎,左思右想有些不放心,最终决定再来探探。

    这一看,明显就不正常了,四个人倒还好,三个少男少女加上一个半老头,可问题是……姜白脚下跟着一只半大的小花豹,丁晓聪胸口上盘着一条白蛇,全都灵性十足,明显都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罗老三何等样人,看见包厢里这古怪的一幕后,微微一怔,刚要踏进去的前腿立刻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好像有事,小老儿我就不打扰了,改日再来拜会。”罗老三陪了个笑,又对着包厢内拱了一圈手,轻轻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众人莫名其妙,这老家伙搞什么鬼?本还以为要斗一斗,没想到他就这么退走了。

    二楼走廊里,罗老三快步走到了尽头,小金宝从拐角处闪了出来,跟在罗老三后面问:“三爷,里面什么状况?”

    罗老三猛然停下脚步,瞪着小金宝低喝:“瞎了你的狗眼,这些都不是普通人!”

    小金宝被骂得挠了挠头,不敢回嘴,嗫嚅着问:“那他们是?”

    罗老三神情稍稍缓和了些,道:“你江湖经验浅,看不出倒也不怪你,这些人有古怪,如果是四门八大行里的倒还好,就怕他们是法爷。”

    “法爷!”小金宝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四门八行,指的是跑江湖的几大类别,四门为:风、马、燕、雀,八行则是指:金、皮、彩、挂、平、团、调、柳。至于法爷嘛,就更好理解了,指的是用法术捞钱或者害人的行当,不在四门八行之内。

    “回去,不要再去招惹他们。”罗老三拍了下小金宝后脑勺,把他打醒,背着双手快步上楼梯,小金宝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罗老三的眼睛很毒,确如他所言,丁晓聪他们一帮子正是江湖上所谓的“法爷”。当然,这些都是江湖术语,丁晓聪他们是法师不假,却不走江湖。

    包厢内,花红英的脸已经涨红了,他虽然为人谨慎并且有些怕事,可屡次被人试探,心里也动了火气。

    丁晓聪看着他,打趣道:“老花,要不要我弄个小法术,让他们跳江?你放心,保证死了人都查不到咱们头上!”

    这纯属玩笑话,可花红英听在耳中却打了个哆嗦,怒气顿消,他就是坐船回老家的,闹这些干吗啊?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!”花红英连连摆手,“对方也没做什么,这样就动手伤人命,太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却,我就是随便说说……”丁晓聪立刻就觉得不好玩了,在床上拱了拱,干脆侧过去睡大觉。

    花红英抹了把冷汗,看看自己带的这三个小青年,全都神情淡然,他忽然觉得,早知道就该自己一个人上路了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再也没发生什么事,游轮一路向西,开过了一座座城市,一片片田野,终于进入了连绵群山中。第三天下午,丁晓聪正躺在床上睡大觉,游轮上的大喇叭传来高亢的女声——前方就是闻名世界的山峡大坝,这座大坝始建于1994年,2011年开始蓄水,无论主体规模还是蓄水量,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!

    丁晓聪闻声猛然从床上坐起来,这才发现,包厢里只有他一人,看来那几位已经出去看大坝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坐船,就是为了欣赏沿途的景观,雄伟无双的山峡大坝当然不容错过,丁晓聪连忙坐在床边穿鞋。晓兰自然也不愿放过这景色,游到了他的肩膀上缠住,满脸兴奋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跑出前甲板,这里早就挤满了人,举着相机、手机对前方不停牌照,真假快门声响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丁晓聪什么都看不见,只得向前挤,一路分开人群,由于带着姐姐晓兰,所到之处惊呼声此起彼伏,游人们纷纷避让。

    人障一层层打开,终于,前方豁然开朗,一幅难以想象的壮美画卷展现在眼前。白浪滔天的江水尽头,一座大坝横亘,将江水截断,高足有一百多米,接天连地,泄下来的大水犹如怒龙,一直冲刷出几百米开外,尽管离着还有上千米,依然能感觉到蒸腾的水汽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哇!好厉害啊!”丁晓聪被彻底震撼了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身边传来男声,“是啊,这是人力对抗大自然的杰作,举世无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