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二十五章:幺妹儿
    一阵嘘走罗老三一行,再看对面,歪倒在浅滩的凤凰号上已经展开了救援,估计伤者不少,不过肯定没死什么人。

    看了看确定没什么事后,大家伙儿这才想起来,行李都泡了水,赶紧又展开了抢救。好在这次买的都是专业的登山背包,防水性能极佳,都没沾什么水,行李的损失不大。

    规整好行李,姜白第一个发现,那个川妹子抱着根船桨呆呆坐在水边,看着对面的船难现场。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刘海犹自在滴水,面上满是哀伤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姜白走过去柔声问。

    川妹子叹了口气,语气落寞说:“这船我跟了好几年喽,就这么没了,心里不好受……”

    凤凰号游轮遭此劫难,船体、龙骨都受了严重损伤,就算将来拖走,也没有修复的可能,只能送回炼钢厂重新回炉了,她的心情大家伙儿都能理解,不过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现在还有一件麻烦事摆在大家眼前——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救援的船队应该很快就会到来,可问题是,有这么多人要救,肯定是优先伤者,等轮到他们,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。更要命的是,丁晓聪依稀记得,周同似乎说过出了什么事,让他们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……”丁晓聪掏出自己手机看了一眼,里面在向外淋水,肯定是完了……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能打?借我给周同打个电话。”丁晓聪只得求助别人,他想确认下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花红英掏出了自己的电话,叹息着摇了摇头,他的手机也废了。

    姜白在身上摸了一遍,压根就什么都没摸到,估计是打架的时候弄丢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瞩目中,郭芸香得意洋洋掏出自己的手机亮了亮,道:“出门的时候让你买一部好手机,你偏不听,看我,防水的!”

    丁晓聪眼睛一亮,一把夺过,连忙在她手机里翻找了起来。翻着翻着,他放低手机小心翼翼问:“你们谁记得周同的号码?”

    郭芸香压根就没存人家的号码,哪里能翻的到?

    听见丁晓聪的问题,大家伙面面相觑,好像……也许……大概……只有丁晓聪一个人存了周同的号码,别人都没在意。

    “这就麻烦了。”丁晓聪也是无语了,这一大帮子,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,怎么全都不管事?合着都指望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该怎么办吧?”丁晓聪把电话还给郭芸香,有气无力问,反正他也不打算管事了,欠你们的啊?!

    几个人闻声琢磨起来,其实俩女人都是假装的,唯有花红英真的拿出了主意。

    一番思量后,花红英说:“从这里一直向北,离周同矿场所在的巫东县已经不远了,咱们不如就改变路线,从这里出发直接去那里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闻言回头看,北方全都是连绵的群山,别说没有路,就算有路也不认得该怎么走。而且这里的山势和别处不同,格外的陡峭险峻,根本就没办法翻,古语云“蜀道难于上青天”,可不是夸大其词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。”花红英得意道:“咱们巫山一代,水网密布,只要是识得水道,想到哪里都可以走水路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不?就算认识你有船不?”丁晓聪没好气呛了他一句,话音刚落,上游传来悠扬的川江号子声。

    下水滩喽嘛——嘿哟!

    龙抬头喽嘛——嘿哟!

    跑船苦喽嘛——嘿哟!

    白浪翻喽嘛——嘿哟!

    号子声高亢悠长,在高山深峡之间回荡,苍凉又有力,曲调虽简单,伴着激流声,却格外震撼人心,大家伙儿都听傻了。

    转头看,一条尖长的小木船顺流而下开了过来,船头站着一位艄公,打着赤脚,身披蓑衣,头上戴着斗笠,手执长杆不停探水,号子就是他唱出来的。

    船尾是一个精赤上身的壮小伙子,将船舵夹在腋下,双脚岔开牢牢钉在船上,随着号子声喊“嘿哟”,用力扳舵不停调整方向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!”花红英得意洋洋大笑起来,“我老花走水道的确不行,可行的人来啦!船老大!”

    花红英用力对那边的来船挥手大喊:“船老大,送我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船头的船老大收了号子,竹竿舞了一圈,拢着单手回喊:“送你个铲铲,老大我要回家老!”

    花红英不慌不忙,从包里抽出两张红票子挥了挥,“送完窝们再回家去r婆娘撒,耽误不了你几火。”

    看见红票子,船老大一把掀开斗笠,露出一张刀刻般的脸,对着身后扳舵的小伙子用力一挥手,大喊:“龟儿子哎,靠岸拉人!”

    齐活了!丁晓聪对老花佩服不已,果然是闯过江湖跑过码头的老杆子,办事情地道!郭芸香和姜白挽着手在后面看着,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船尾的小伙子身体后仰,将所有重量都压在了船舵上,浑身发力,肌肉肱结犹如老树盘根,船头被硬生生扳歪,斜斜靠向了岸边。船头的老大竹竿舞了一圈,往岸边一撑,然后顺着劲快步往后跑,从船头一直跑到船尾,力道恰好泄得一干二净,小船在激流中稳稳靠岸停住。

    “好!”丁晓聪和花红英不由同时喊了声好,这俩人的水上功夫,实在是漂亮!

    接下来大家伙儿手忙脚乱把行李全都抛进了船舱中央,然后登船,两个女孩子在中间,花红英坐在船头,丁晓聪则坐在最后面。由于小船太窄,不方便并排,六个人在船上排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老板儿,你们要去哪里?”船老大问。

    花红英爽快的递过去一百,“我们要去巫东,等到了地界,再给你两百。”

    “硬是要得!”壮年的船老大哈哈大笑,用力一撑竹篙,小船离岸,开始随着水流慢慢加速。

    小船越过那个川妹子的时候,妹子想到了什么,挥手大喊:“你们要去巫东?我家在巫中,有空去我家耍哈子,我叫九幺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傻笑着挥手,“要得,幺妹儿!”

    喊声落,小船已经开起了速度,转眼去得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