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二十七章:出妖怪
    桃花渡只有一条街,走进街道后,众人立刻就发觉这里不对劲。现在正是黄昏时分,天还没黑,原本正该是家家户户做晚饭的热闹时光,可这条小街上所有人家关门闭户,所有店铺都上满了门板,街上一个人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这里出事了!”花红英到底是本地人,一眼就看出了异常,指向一家店铺的门面。

    只见这家店铺门外靠着一把笤帚,门头上还插着一根刚折下来的桃枝。

    这一套通行全国,门口靠扫把是代表着附近死了人,而门头上插桃枝,问题就严重了,这往往表明当地出了大灾。

    桃枝性阳,插在门上是为了阻挡邪祟或者瘟疫,现在太平盛世朗朗乾坤,瘟疫不存在,那就表明这个不大的镇子上出了恶祟了!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丁晓聪哀叹,这不是一般的状况啊,情况必定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走着,左右打量,这里如同风吹过一般干净,一点人气都没。

    “外乡人?”

    头顶上有人喊,四人抬头看,旁边一栋小木楼的二楼窗户打开,一位老大妈探出头张望。

    花红英连忙用乡音问:“大姐,我们要去西山石英矿,今晚想在这里借宿一宿,请问哪里有旅店?”

    那位大妈闻言,脸立刻变得煞白,不停挥手,急切道:“镇子上就一家旅店,不过我劝你们赶紧连夜离开,那旅店里刚死了人,也是个外乡客,好吓人的,千万住不得!”

    四人面面相觑,果然这里出事了!

    “阿姨,那人是怎么死的?”丁晓聪接过话头问。

    老阿姨闻言大惊,正准备说什么,屋子里传来叫骂声,有人把她拉回了屋,窗户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阴云压在了大伙儿心头,看来事情出的还不小,没想到,当今社会还会出这么严重的事。

    “走,就去住这家旅馆。”姜白毫不犹豫走向前街,其他人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法师,遇到了这些事,岂有不管逃走的道理?

    小街不过几百米长,不一会就走到了头,在临出街的位置,果然有一家小旅店。和别家一样的黑色木楼,大门开着,一个头上缠着布的老汉蹲在门口,闷着头抽旱烟,满脸愁容。

    “大爷,还有客房不?”姜白走上去弯下腰问。

    老汉抬起头看见四人,愣了一下,随即苦着脸挥了挥手,“外乡客,你们趁着天还没黑赶紧走吧,老汉我也不瞒你们,店里出了大事,要不是警察让我看着现场,我都跑了。”

    姜白回头看了一眼大伙,点了点头,又说:“大爷,能告诉我们出了什么事吗?我们是法师,不是贩山货的。”

    这里地处大山深处,盛产各种山货,时时都有外地客商进来收,估计老汉是把他们当做商贩了。

    听见是法师,老汉一惊,仔细打量起四人来,这一看,发现他们果然都不同寻常。姜白穿着很古怪,身后还跟着一只小花豹,丁晓聪更离谱,肩膀上缠着一条白蛇,花红英手里拿着一把满是符咒的油布伞,也就郭芸香看上去正常点。

    这副架势,不像是法师,到更像跑江湖杂耍卖艺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不管是卖艺的还是法师,肯定都不是普通人,跑江湖的在老百姓眼里都是有本事的人,老汉的神色立刻松了些,想了想后,终于吐露了实情:“既然是江湖客,那我就说与你们知晓,我这店里昨晚出妖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大眼瞪小眼,妖怪害死人了?不会吧!

    接下来,老汉随手扯下头顶上包着的布,抹了把脸,开始叙述发生了什么事,目光中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事情就发生在昨晚,死者是一个进山收山货的外乡人。

    那是个四十来岁的精干汉子,话说长年在山里行走的商贩,和跑江湖的也差不多,手段多少有点,阅历也不会差,毛病更不少。这人昨天中午住进来后,刚安顿好,就找店主老汉打听,有没有那个服务……

    “哪个服务?”郭芸香听到这里追问。

    话刚出口,其他四个人全都直愣愣看着她,老半天后,她才反应过来,啐了一口,红着脸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些商贩长年在外行走,吃喝嫖赌样样不缺,一路走一路花,挣得不少,就是没什么钱带回家。

    老汉接着叹道:“不瞒几位,镇上有个小寡妇,原来有客人要这个,我都是喊她的,可这几天小寡妇不在家,我就拒绝了那个客人。不过那家伙不死心,自己打电话找,还真让他找着了,昨天傍晚,那个小妹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花红英眼睛一亮,连忙追问那女人来历。

    老汉摇了摇头,“我老汉哪儿能知道啊,那女娃儿长得可漂亮了,看上去二十几岁,来了就进了人家房间,几分钟后就走了,估计没谈成,当天晚上那客人就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老汉脸上浮现出浓重的惊恐,话语都颤抖了,“昨天晚上一点多,他的屋子里传来很大的动静,像是在打架,我和老伴敲不开门,撞进去一看,可不得了了!”

    “满屋子都是血啊!”老汉说着说着站了起来,眼睛睁得老大,“那客人……已经看不出人样子了,身上被抓得稀巴烂,躺在地上已经死了!我赶紧打电话报警啊,今天下午警察才走,把尸体带走了,让我老汉看着店,不准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活活挠死的!”众人倒抽一口凉气,抓伤不可能致命,被活活挠死,那得挠成什么样?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老汉捂着脸点了点头,似乎不敢回忆那血腥的一幕,“成百上千条伤口,浑身没一块好肉,连眼珠子都被抓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抬头看看这家旅店,这不可能是山里野兽干的,现在已经没什么野兽有这么凶悍了,难怪镇子里家家门口上插桃枝,看来镇民们都断定是妖怪干的。

    四个人聚在一起合计了一番,花红英上前说:“老哥,我们都是外乡人,实在没地方可去,你就容我们一晚吧,我可以立字据,出了事和你老哥没关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