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二十八章:惨绝人寰小鬼降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”老汉连连摆手,“你们这些人,怎么就不听劝?”

    很明显,这节骨眼上,老汉不想惹麻烦。

    花红英经验老道,笑嘻嘻劝道:“老哥,你放心,绝不会出事的,况且真有妖怪,你老哥一个人在店里就不怕?有我们四个人陪着,出事情也好相互照应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汉犹豫起来,这话说到了他心坎上,店里出了这样的事,他怕得要死,如果能有几个江湖客陪着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,我们出双倍的房钱。”花红英继续加码。

    老汉仔细想了一番后,苦笑着抬起了头,叹道:“几位,都这样了,房钱的事就别提了,你们要住,就住一晚吧,房间随便挑,吃住我老汉全包,只希望各位千万小心啊!”

    大伙儿松了一口气,花红英这个领队果然称职,有他在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老汉起身掸了掸灰,转身走向旅店里,“几位先进来坐坐,我老汉去给你们弄几个小菜,咱们吃点老酒。”

    跟在老汉身后进了旅店,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,丁晓聪站在大堂里抬起头看向天花板。

    这家是传统的木楼,地板也是木头的,抬头看,楼板缝里渗出来浓稠的深褐色液体,染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这是血!

    “楼上就是那客人住的房间。”老汉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几人心中骇然,渗漏成这样,那得流了多少血啊!

    相互使了个眼色,等老汉走进后厨房,三个年轻人立刻蹿上了楼梯,留下花红英周旋。

    都是身轻如燕的年轻人,踮着脚蹿上木楼梯,几乎没发出声响,他们要探查一番命案现场。

    上了楼,前方是一条过道,完全是卯榫结构的木质地,过道两旁开着几扇门,都是客房。整个旅店不大,二楼有五间客房,下面是店主的居所。

    不用寻找,其中一间房门外拉着警戒黄线,肯定就是凶案现场,三人连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没锁,推开一看,三个年轻人全都面无人色,难怪镇子里的人会吓成这样,这里面用地狱来形容也毫不为过。只见不大的房间里,到处都涂满了人血,从地板到墙壁,血腥气浓得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郭芸香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,闭上眼睛转过头,差点当场就吐了出来。好在尸体已经被警察带走了,否则她根本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身为男子汉,丁晓聪强忍着不适,第一个跨过了警戒线,踏进了房间,郭芸香连忙跟在了他身后。

    三人站在血狱般的客房里,开始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地板上满是人血,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,这些都是死者身上流出来的。墙壁上也到处都是血,呈现明显的喷溅泼洒状,应该是搏斗的时候,被爪子带上去的,洁白的墙壁被染得血红斑驳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姜白是最镇定的,她稍一打量,就踩着一地血痕在屋子里仔细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尸体不在,只能在这屋子里找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妖怪作乱的可能性不大,神话传说里的妖怪其实是不存在的,那些山精狐怪虽然能迷人,却不会有这么凶残,也没这么大的力量能瞬间把成年男人抓死。

    又镇定了一会后,丁晓聪和郭芸香也加入了排查行列,这丫头很倔,已经面无人色了,却依旧瞪大了眼寻找。

    这里警察已经排查过了一遍,人家毕竟是专业的,线索基本都被收走,查了半天也查不出什么来。就在大伙儿准备放弃的时候,花豹幽瞳似乎发现了什么,突然纵起来在墙上蹬了一下,做了个反跳,然后抬头仰望它蹬过的位置,口中低吼不止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东西!”姜白一个箭步跨过去,仔细检查那部位,肖华和郭芸香也连忙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块墙壁上有三道带血的抓痕,这并不稀奇,屋子里的墙上到处都是抓痕,不过幽瞳不是凡兽,不会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三人紧盯着抓痕看了一会后,姜白忽然伸出右手,比划成反抓状,顺着抓痕一点点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抓痕很小,只有姜白手一半大,不知是什么东西留下的。

    屏息凝气中,姜白一直捋到了抓痕末端,然后探出小指头,在墙上一挑,一片细小的东西被挑飞了出来,被她伸出右手接住。

    看见这东西,丁晓聪眉头紧皱,郭芸香惊呼出声,“是指甲!”

    只见躺在姜白手心里的,赫然是一截劈断的指甲,人指甲!

    指甲很细小,比姜白的小拇指甲还要小很多,呈现不正常的圆弧形,不过依然可以肯定是人指甲,这种扁指甲,在自然界中只有灵长类动物才有,可唯有人指甲是半透明的。

    “凶手是人?可什么人会这样凶残?真的出妖怪了不成!”郭芸香在颤抖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摇了摇头,沉重道:“外表像人的,未必就真是人,也可能是傀儡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丁晓聪向姜白投去了个询问的眼神,姜白点了点头,道:“不出意外的话,只怕是小鬼!”

    小鬼不是真正的鬼,而是一种降头,俗称小鬼降。

    降头术的所有分支中,最狠毒、残忍的降头就是鬼降,其中就有小鬼降一门。

    降头术流传于东南亚一带,国内几乎看不见,其中的小鬼降由于太过邪恶,即便是东南亚都已几乎绝迹,没想到,竟然在西南的深山里见到了这门邪法。

    说这门法术邪恶,只因想要炼制小鬼降,只能由母亲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手。

    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婴儿呱呱落地,别的新妈妈正沉浸在喜悦中,而炼制小鬼的女鬼降师,这时要做的却是立刻把婴儿杀死!

    不是简单的杀死,而是用一根独特的牵魂针,把初生婴儿的灵魂扎出来,钉在本体旁边,任由灵魂挣扎,看着自己的躯体,灵魂里的灵气和阳气全都被慢慢晾干。

    生魂被晾成了阴魂后,再放回体内,这样的小鬼身体是活的,魂魄却是死的,毫无人性,任由降头师驱使。另外,只能由女降头师炼制自己的亲生孩子,否则即便炼出了小鬼,由于不是自己的血脉,也将会不听驱使。

    听完丁晓聪的介绍,郭芸香终于承受不住,一头冲出房间外,吐了个稀里哗啦。她很难想象,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女人,竟然会去炼制这样恶毒的法术。

    丁晓聪和姜白面面相觑,小鬼降他们知道,却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邪法,实在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下传来花红英重重的咳嗽声,这是事先约好的暗号,两人连忙走出房间,又把房门带上,一人一边扶着面无人色的郭芸香下了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