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二十九章:谁做鱼饵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三个小青年人人面色凝重,他们完全无法想象,世上竟有这么狠心的母亲,将自己初生的孩子炼成小鬼害人。

    所谓虎毒不食子,这当真是比蛇蝎还要毒辣的心肠。

    下了楼,堂屋的桌子上已经摆了几个小菜,还有两瓶西川产的老酒,开了瓶,窖香浓郁。店主老汉擦了擦桌子,招呼大家坐下,然后又去厨房拿东西。

    趁着这空挡,花红英投过来个询问的眼神,他人老成精,只看几人的神色,就知道他们一定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丁晓聪对着他摊开手,露出手心里那一小截指甲,小声说:“小鬼降。”

    花红英脸色顿变,瞠目结舌,小鬼降这东西在东南亚都已几乎绝迹,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出现。

    一旦被炼成了小鬼降,就将不再吃奶,而是以新鲜的血肉为食,案件似乎变得简单了,应该就是小鬼降出外觅食。这个人是外地的商贩,孤身一人,是很好的下手对象。

    不过,小鬼降离不开母亲,这样说来,先前来的那个女人就是最大的嫌疑,只可惜店老板不知道那女人的来历,凭他们几个也完全没有可能找出来。

    事情似乎还是得要靠警方,对于咱国家的破案能力,他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,既然那女人现过身,就很难逃脱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那东西还会不会再来?”郭芸香小声问,有些神不守舍,今天所见对于她实在是太震撼了,心绪到现在都平复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种可能性不大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既然这里有小鬼降,那就肯定还会出来作恶。这一趟巫山之行,四人原以为就是陪老花省亲的,顺带游山玩水,找寻灵山的线索,却万万料不到,竟然会生出这么多事,先是游轮遇险,接着竟然发现了小鬼降。

    老汉回来了,五个人围坐着,个个心事重重,只顾偶尔喝一口酒,谁都没心思吃饭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天黑了,匆匆填饱了肚子,四人拒绝了店老板的要求,执意要求住在楼上客房,老板拗不过,也只得由他们了,同时对他们的胆量大为敬佩。

    这一夜风平浪静,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这也在意料之中,那个小鬼降才在这里作了恶,它的母亲让它继续来这里害人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。

    翌日,清晨,公安局来人了,要再次勘察现场,发现二楼住了客人后,将店老板狠狠训了一顿。丁晓聪他们赶紧起来离开,路过凶案房间的时候,偷偷将那一截指甲又扔回了房间,相信警方绝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大致向老汉解释了些“妖怪”不会再来后,四个人匆匆出了旅店,离开了桃花渡,搭乘过路的三蹦子,继续赶向西山石英矿。

    山路崎岖难行,一般的公交车根本开不进来,三蹦子就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,小小的三轮车里足足挤下了十好几个人,还有一些货物、鸡鸭,拥挤不堪。

    人多倒还罢了,最主要是颠簸,三个人一路大呼小叫,屁股都不敢沾座位,引得其他乘客不住大笑。唯有姜白镇定自若,她腰马稳定,似坐非坐,完全不受影响,就连腰上的金属叶子都不晃。

    三蹦子不到西山,他们中午将在巫东县城转车,傍晚时分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巫东县城不过只有几万人,规模和东部的一个小镇差不多大,不过这里好歹通公路,县城里也主要以现代建筑为主,稍许有了些繁华景象。整个巫山山区太过崎岖,很难施工,交通不便是制约这里经济发展的最主要因素。

    到了县城后,三蹦子在城区边缘停车下客,不等车子停稳,四个人忙不迭涌下来,伸展筋骨叫苦不迭。好家伙,这一趟下来,比跟人打架还累。

    老花毕竟年龄大了,捶着后腰唉声叹气,感叹青春不再,和年轻人没法比啊。不过苦归苦,下午还是要继续赶车,否则今晚就到不了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准备去寻找客车站,大家发觉少了一人,回头看,丁晓聪直愣愣站在路边发呆。

    “小葱,快走了,吃了午饭咱们还得赶车呐。”郭芸香喊道。

    丁晓聪摇了摇头,问道:“你们谁记得,上次闵东阳说,是住在哪家酒店里出的事?”

    郭芸香不明所以,想了想回答:“好像是什么金湾大酒店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丁晓聪闻言指向马路对面,众人顺着他手指看,只见对面有一栋十几层高的大楼,格外显眼,上面的招牌正是——金湾大酒店。

    县城规模很小,也就没什么高层建筑,这一栋大楼鹤立鸡群,金碧辉煌,看上去很显眼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姜白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丁晓聪道:“我记得,闵东阳是找了女人后出的事,前晚那个贩子也是找了女人后出的事,都是中了降头,这两件事情之间会不会有关联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全都沉思了起来,他们都是法师,降头术出现在的西南群山里本就不好理解了,搞不好还真的有关联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在这里住一晚,试试看能不能钓出什么来。”丁晓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就用前两个人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听见丁晓聪的话,花红英点了点头,此计似乎可行,县城很小,做那个行当的应该不会很多,说不定真能钓出来,只是这鱼饵……

    “绝对不行!”郭芸香强烈发对,“小葱你怎么能干这样的事,假如一个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丁晓聪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,不过她明显想多了,“这事情当然不是我来干,我什么都不懂,肯定会露陷,况且我做鱼饵的话,谁做鱼钩啊,这事情,自然得要我们的花大叔出马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花红英指着自己的鼻子,“我?这个……硬是要得!”

    花红英说着说着吃吃笑了起来,也不知他都在想些什么,估计正合他意,三个人全都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出了那样的惨剧,这事情他们没法撒手不管,去往周同那里的行程只得再耽搁一天,四人背着行李过马路,走向了富丽堂皇的金湾大酒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