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三十一章:从一场梦开始
    由于本身就处在群山中,所谓的公园根本就不需要人工造景,自然景观基础上稍加布置即可。山中多溪流小河,一条小溪贴着城区绕山而过,天然去雕饰,两岸景色秀美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是深夜,再加上公园里没有灯光,到处都黑乎乎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公园里有一条石板铺的小路,借着月色勉强可以看见,花红英在前面独行,其他三人在后方远远辍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,你们不能再接近,就在后面等着。”花红英看着前方停下脚步,嘱咐一声后,方才走了上去。在他前方尽头处,紧挨着一条小溪,有一座凉亭,里面有一条穿着白裙子的高挑身影,正在来回踱步等待着。

    应该错不了,这就是那个小绕。

    随着接近,那穿着白裙子的女人停下了脚步观望,花红英这时稍稍有些紧张,如果对方真的是正牌符降师,自己可未必是对手。好在身后还跟着三位,否则他绝不敢做这样的尝试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恰好头顶上的云层散开,月光透射了下来,视线立刻清朗。借着月光可以看见,这是个很年轻的女子,二十来岁的模样,身材高挑,面容清秀,一头披肩长发衬着雪白的裙子,看上去有一种水墨画般的写意美感。

    花红英心头感叹,这么好的姑娘,怎么就堕落到干这个了。

    “小绕?”走到凉亭前,和女子相对,花红英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那女子松了一口气,大大方方走上来挽住花红英一条胳膊,倚着他露出微笑,娇声道:“老板你可来了,我都等急死了,咱们是就在这里,还是去开房.间?”

    花红英尴尬一笑,道:“不忙不忙,先陪大叔我聊会天吧,我加你钱。”

    有钱好办事,给钱聊天人家自然不会反对,小绕高高兴兴挽着花红英走进凉亭挨着坐下,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离他们不远处,丁晓聪等三人站在路中间仔细听,不过那两人说话的声音很轻,也听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放心花大叔一个人在那里,我得过去看看。”由于离得太远,丁晓聪担心起来,说完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树林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姜白已经当先摸了进去,身形敏捷轻盈,消无声息。

    等丁晓聪和郭芸香找到姜白的时候,差点乐出声来,凉亭紧挨着树林,姜白躲在一棵大树后面,正对着那两人的背,距离只有几米,而他们却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三个人做贼似得挤成一团,放缓呼吸,看着面前这一幕好戏。

    他们刚站好位置,身旁走过去一条黑影,那是远远跟来的幽瞳,小家伙颇具灵性,不用吩咐,轻手轻脚走了过去。豹子的脚下有肉垫,爪子也可以收起来,走路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,一直摸到那女人身后,她都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这一幕可就太有趣了,两个做买卖的正在贴身交谈,浑然不觉附近有好几双眼睛盯着,屁股后面还蹲着一只大猫。

    那小绕果然是专业的,说起话来细声慢气,声音比蜜糖还要甜,她挽着花红英的手,倚在人家身上,当真如情侣一般亲密。老花正襟危坐,身体发僵,动都不敢动,他这是知道有三个小青年在附近盯着,如果没有,不知道会是怎样……

    俩人聊着聊着,不远处观望的丁晓聪眉头一皱,连忙闭上眼睛打开了巫眼。

    老花明显有些沉醉了,丝毫没察觉到,那个小绕松开了一只手,绕到他身后,一路向上探,一点点接近他后脑勺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丁晓聪就猛然睁开了眼,心念一动,姐姐晓兰从背包里钻出来,快速游了过去。他赫然发现,那小绕手里有一条暗红色的线,和在闵东阳头上发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下符降的人终于找到了!

    花红英丝毫没察觉到危险降临,他似乎忘了自己的使命,和人家姑娘谈天说地。

    就在红线接近到花红英后脑勺的时候,异变陡生,幽瞳和晓兰几乎同时发动,那姑娘遭到了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小绕被幽瞳从后面扑得向前一栽,紧接着晓兰直接蹿上了她的脖子缠住,张开嘴巴对准了她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!”丁晓聪大喝着冲出了藏身处,“敢动就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对于邪恶的降头师,没有任何情面好讲,丁晓聪这绝不单单是吓唬人的话!

    那小绕惊叫了一声后,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果然依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也不敢出声呼喊。花红英站在一旁惊魂未定,心中暗骂自己猪油蒙了心,刚才肯定要发生什么,而自己作为老江湖,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,惭愧啊。

    姜白身形奇快,几步就蹿上了凉亭,一把抓住了那女子的左手腕,月色下,女子纤细的手上捏着一根红色的头发,血一般,应该就是那道害人的符降。

    所谓的符降,和道家的符咒有很大区别,符的特征不明显,基本就是咒。这上面未必有法阵,而是用特殊方法炮制出来的载体,用来困住恶魂厉魄的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?”姜白一把抓住女子衣领提到自己面前,沉声喝问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时赶到,按亮打火机凑在那根符降上,那红头发遇火即燃,“嗞”一声烧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符降烧成灰,那女子忍不住哭出了声,转眼泪水涟涟,哀声道:“我不是坏人,我有正当工作,我也不想害人,更不愿做这些事,是有东西逼我的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大家伙面面相觑,这女人看上去的确一点法力都没有,就是个普通人,说话也是本地口音。

    “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丁晓聪一伸手,晓兰顺着他的胳膊游了回来,放开束缚。

    那女人越哭越伤心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,抽抽搭搭说起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据她说,她本名叫李颖,职业并非是什么平面模特,巧的很,就是金湾大酒店的一名服务员。而她之所以用符降害人,则更离奇,一切源于一场诡异的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