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三十二章:恶鬼
    “那是……三个月前……”回忆起那一段经历,李颖眼中露出了浓郁的恐惧。

    李颖生长在单亲家庭,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,又当爹又当妈,供她上完了旅游学校,毕业后去了金湾大酒店,当了一名普普通通的服务员。

    其实她有机会去外地找到更好的工作,不过这个节骨眼上母亲病倒了,她没法离开,只得选择了留在这个山坳里的小县城。

    服务员的薪水很微薄,而母亲治病需要很多钱,不得已之下,年轻貌美的李颖开始偷偷做起了那种营生。只是这样虽然勉强能维持住家里的开支,可她的心理压力很大,吃不下睡不香,经常做噩梦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我梦到了鬼!”李颖颤抖着说:“那个鬼对我说,把我头上的红头发拔下来,混到外地人的头发里,就给我一万元,如果不干,就害死我妈。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丁晓聪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面色从未有过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后来那?”郭芸香追问。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”李颖陷入了惊恐的回忆中,“第二天,我果然在自己头上找到了一根红头发,我当时怕得要死,就照做了……隔天早上起床,床头柜上果然有一万块钱!”

    这回不但丁晓聪,其他人的眉头也全都紧锁了起来,这也太离奇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要补充吗?”丁晓聪沉声问。

    李颖摇了摇头,颓然道:“没有了,我虽然很害怕,可是需要钱,这钱来的太容易了,我抵抗不了……就一次次照做,总共做了三次,今天是第四……”

    姜白抬手拦住欲上前质问的花红英,追问:“最后一次是不是前天在桃花渡?你害死人了!”

    大伙儿一惊,这才想起来,出了命案,这女人就是杀人帮凶!

    听见姜白的话,李颖大惊失色,慌乱的摇着头,“不不不!我没有去过桃花渡,前天我在酒店上班的,当班的同事都可以作证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李颖又哭了,悔恨万分,“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,否则根本就不会做了,求求你们放了我吧,妈妈还在家里等着我给她喂药,我以后……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了你?做梦!”郭芸香大怒,抓着李颖不放,“就算桃花渡的事情和你无关,你也差点害死了其他人,岂能饶你!”

    李颖不敢反抗,大声哭泣,丁晓聪心事重重,被吵得心烦意乱,不耐烦地挥了下手,“算了,放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郭芸香自然不干,“这女人作恶多端,说不定手里还有人命,怎么能就这样把她放了?!”

    丁晓聪叹道:“不放人,你打算把她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话把大家伙都说愣了,不放,能把她怎么办?扭送公安局,能告人家什么?往别人头上混头发犯了什么罪,至于那事情……就算她因此被拘留,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公安局显然不会接受他们的证词,这条路走不通,难道用私刑?身为法师,遇到了用邪法害人的人,并不会排斥私刑,可问题是,她只是受人指使,并且也不知道后果,这个私刑也下不去手……

    人抓住了,可事情却意外的难办。

    一番沉默过后,郭芸香终于无奈地松开了手,她也处理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回家吧,以后再也不要做这样的事了,真的会死人!”花红英严厉警告。

    李颖终于哆哆嗦嗦站起来,一边后退一边连声答应,下了凉亭后,转过身撒腿就跑。她只是个普通女人,什么都不知道,也没有担当,不过也不指望她有了。

    目送李颖转过树林消失,姜白身形一动,“我跟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连忙一把把她抓住,面色凝重摇了摇头,道:“你不能一个人去,这次我们的对手,只怕真的是个‘鬼’!”

    一般人口中的鬼,其实只是游魂野魄,和真正的鬼相差太多,而这次丁晓聪判断,恐怕是真的见鬼了。

    任何魂魄都能干扰人的梦境,不过由于魂魄本身的记忆就是碎片,所以只是无意义的干扰恐吓,内容不连贯,也没有逻辑性。可通过李颖的描述,她的梦很具体,目的性很明确,并且带有计划性,这不是一般魂魄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唯有鬼,才能像人那样思考。

    要知道,鬼那是接近神级别的存在,在场四人,任何一个人单独遇到都绝不是对手,也唯有丁晓聪凭借自己特殊的灵魂,可以抵抗一阵子。

    还有更令人担忧的事情,无论多强大的鬼,它也只是思维体,不可能直接移动实物,那么,钱是怎么送过去的?这说明,本次所遇的还不只是单纯的鬼害人事件,对方背后肯定还有人的参与。

    有鬼,又有驭使鬼的人,这一次的局面前所未有的严峻。

    听完丁晓聪的分析,大伙儿都沉默了,事情越追查越严重,,远超事先想象。如果米教授在,对付对方就太轻松了,可他们四人的能力很有限,对付一个鬼就很吃力了,而种种迹象表明,对方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邪法师团伙。

    “幽瞳。”一片沉默中,姜白低喝,花豹幽瞳立刻蹿了出去,转瞬没入夜色中。

    “幽瞳不是凡兽,即便是鬼也伤不了它,让它先去探探情况,我们一起去,把幕后真凶给找出来。”姜白站起身,在腰间一抹,那串金属片被她取下来,在手里一抖,只听“哗啦啦”一声响,零碎的金属片居然全都拼到了一起,变成了一个造型古怪的金属环,寒光闪闪。

    这东西可软可硬,可合可分,难怪叫芳菲离合。

    丁晓聪也站了起来,“这事我们不能不管,大家做好斗法的准备,说不得就要拼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年轻人都带着法器,唯有老花的宝贝伞放在酒店,不过现在回去取肯定是来不及了,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当下由姜白带头领路,其他三人紧紧跟随,团结在一起,沿着小溪摸向了东方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的是个强大的邪法师团伙,丁晓聪他们多半打不过,可现在除了花红英,剩下的三个都是热血青年,没人会去考虑后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