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三十五章:神秘的女人
    幽瞳立刻发动,跟在后面蹿了进去,丁晓聪稍一犹豫,没有敢追进去,把花红英一个人留在路边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好在这么一会功夫,花红英也回复的差不多了,“哼哼”着悠悠醒转。

    “八十岁老娘倒绷孩,我老花今天栽了。”花红英坐在地上捂着后脑勺,恨恨低语。

    丁晓聪急了,连忙扶住他问怎么回事,可不等他回答,马路对面灌木丛一分,幽瞳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前所未见的凶,目光刀子一般阴冷,喉咙中低吼不断,丁晓聪吃了一惊,连忙把它抱起来仔细检查,还好并没有受伤。不过二人很快就发现,幽瞳口中叼着一样东西,拽出来一看,竟然是一根手镯。

    这个镯子是玉石质地的,色泽淡青,温润晶亮,半透明犹如冰块,触手生凉。花红英拿过来试了试,镯子很细,正常的成年男人肯定戴不上。

    “女的?”两人对视了一眼,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丁晓聪索性把幽瞳又放了下来,果然,小家伙开始向着马路对面慢跑,他们俩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花红英一边走一边叙述刚才发生的事情,原来,他刚才绝不仅仅只是看见了小刀仔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当时他一大口唾沫喷到了小刀仔脸上,可就在这时,身后涌过来一阵难以想象的阴风,激得他浑身汗毛倒竖。这么浓的阴气,他平生前所未见,绝对不是刚才那只邪物。

    丁晓聪听得一震,连忙追问:“你遇见那个鬼了?”

    花红英摇头苦笑,道:“我刚转回头,那股阴风就要扑到我脑门上,突然后脑勺就挨了一下,昏过去了,后面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丁晓聪瞠目结舌,他想到了一个有些匪夷所思的可能。

    防止被鬼魂附身,最简单有效的办法,其实就是让那人昏过去,一旦失去了自我意识,人就相当于是一块木头,作为思维体的鬼魂自然无从干扰,难道,小刀把花红英打昏过去,竟然是为了救他不成?

    花红英仍在恼恨地絮絮叨叨:“没想到啊,顾爷他们居然和邪法师搅在了一起,早知道下凤凰号的时候就该结果了他们!”

    这关节丁晓聪也想通了,那帮盗墓贼肯定和尚未现身的邪法师们有关联,可是小刀仔的举动又让人疑惑,如果当时他不打晕老花的话,现在花红英应该已经被恶鬼附身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跟随一路交谈,在茂密的森林中穿行,不一会功夫,前面带路的幽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棵大树下,打开手机照亮可以清晰地看见,地上有一些杂乱的脚印。花红英蹲在地上用手比量了下,猜测得到了证实,脚印很小,比一般的女人都还要小一些,只有大约34码,款式就是普通的女式运动鞋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是女人。”老花满心愤恨,继续在地上寻找足迹,不出意外的话,刚才在这里的女人就是那个幕后邪法师。

    丁晓聪正在皱眉思考着什么,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郭芸香。

    “她们母子俩都脱险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郭芸香第一句话,丁晓聪的心就放下了大半,没死人就好。

    郭芸香接着急切问:“你和花大叔怎么样?到现在都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花红英在不远处呼喊:“我找到那女人离开时的脚印了,咱们跟着找过去!”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,这老家伙懂的门道可真多,居然能在茂密的森林里找到人家离开的痕迹,丁晓聪连忙对着电话里说:“我们这里遇到了些事,先追过去看看,咱们保持联系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丁晓聪再次打开了qq群语音,几个人一边商量着,一边沿着足迹追踪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以看得出来,足迹逃走的时候很慌乱,路上还摔了不少次,并且脚印越来越新鲜,这说明双方的距离在不断拉近。降头师的降头虽然厉害,可本体很弱,想必这个女降头师很怕被他们找到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也是刚离开,如果是白天的话,估计就已经被追上了,只可惜夜晚的森林里一片漆黑,用手机照出来的亮光有限,追逐的速度差强人意。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,刚才幽瞳既然发现了这个女降头师的踪迹,为什么不自己追踪下去?

    追着追着,眼前林障打开,两人跑到了一条大马路上,傻眼了。

    柏油马路上不可能留下足迹,下面可该怎么追?

    马路是沿着山林修的,对面是个住宅小区,两边全都蜿蜒进了山里,路灯照耀下,一片光亮。

    左右观察一番后,两人又同时将目光落在对面的小区大门上,这是个封闭式小区,两旁并没有岔路,而路上又看不见人,除非那女降头师跑的比专业短跑选手还快,否则的话,她最大的可能就是进了对面的小区。

    “在里边。”花红英笃定道。

    再看那小区,应该刚落成不久,里面的房子都很新,大约有十几栋,全都是复式高档住宅楼,统算下来,怕是有上千户。

    挨家挨户找是不可能的,不过都已经找到了这里,放弃更不可能,两人交换了个眼色,走向了小区大门。

    到了大门口,二人被保安拦住了,这也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兄弟,只要你告诉我刚才进去的是谁,这个……”老花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然后把烟盒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保安打开烟盒看了一眼,脸色顿变,左右打量起来,烟盒里没有烟,不过塞着几张红票子。

    确定周围没有别人后,保安松了一口气,压低嗓门道:“刚才进去的是个女人,眼熟,好像是住在14栋,具体哪家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她偶尔会带着两个孩子进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个孩子?!”花红英吃了一惊,连忙追问:“确定是她自己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保安见花红英似乎想往深处打听,又紧张起来,悄悄挥着手说:“那肯定得是自己的孩子,咱们是正规小区,所有住客都有登记的,好了好了,我知道的就这些,你们快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似乎真的不知道更多,或者知道也不可能说,两人无奈,只得走向了一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