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三十七章:丧心病狂
    不单是他不信,村子里就没人信,他们都是本地人,对于山上有些什么野兽、能造成什么样的伤害都一清二楚,这根本就不是野兽抓的。

    装好了尸体后,警察呼啸而去,人们立刻开始大声议论,当地的方言丁晓聪他们听不太懂,也不知都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一闹,村里人都要搬家了。”周父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在四人看来,接连出人命,暂时离开的确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丁晓聪在旁问道:“老大爷,最近这一带有没有来过陌生人?”

    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似乎不大,西川也没有降头术的传统,何况这里居住的还都是淳朴的山民,最大的可能还是外来邪法师作案。

    这一问,果然问出了线索,周父稍加思考后,点了点头,“小师傅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,前段时间有两个人来村里问过路,说是去找西山石英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同身上,周同莫名其妙,“那么大的矿,来来往往的人多了,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都什么样?”丁晓聪接着问。

    周父看向花红英,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丁晓聪年纪太小,而花红英隐隐为首,他不明白为什么一直是丁晓聪问话。

    花红英连忙隆重介绍:“这位是我们的首席大法师,老人家您有什么情况就尽管跟他说,别看他年纪小,他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!”周父摆了摆手打断,“您误会了,甘罗十二岁拜相,我老汉可没那么迂腐,小师傅我跟您说,那两个人在我家门口讨过水喝,我记得清清楚楚,他们是一男一女,男的是个五十左右的汉子,生的精瘦,女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娃的,还挺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有个女人,众人心中一动,郭芸香忍不住追问:“那女人什么样的?您老给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娃子……”周老汉稍加回忆,摇了摇头,道:“穿着打扮倒是普通,不过她从头到尾一直没说话,她男人说她是个聋哑人,也难怪,不是有缺陷,那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怎么会跟着个老头。”

    事情越来越可疑了,不过能问出来的线索也就这么多,目前把这两人列为嫌疑,丁晓聪暗暗记下了,说:“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凶案现场?”

    老汉想了想,回头冲人群大喊:“小云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人群里有人答应,接着一个怀里抱着小男孩的年轻女人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女子大约二十几岁三十不到,生得娇小玲珑,大眼瑶鼻,挺漂亮的,她怀里的小男孩随母,也生得粉嘟嘟的,大眼睛水汪汪,瓷娃娃一般可爱。

    “爸,您找我有事?”小云走过来,目光落在丁晓聪他们身上,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几位是你屋里请来的法师,你带他们去根生家看看。”周父吩咐道。

    小云看上去是个机灵又勤快的女子,她闻言“哎”了一声,把孩子递给了周同,然后大大方方道:“几位法师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丁晓聪一行跟着小云走向村里,不经意间回头看,只见周同把儿子抱在怀里正目送自己一行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根生家在村子最深处,紧挨着山脚,独门独院,这一户是小两口,去年底刚结的婚,年初男人根生就又去了南方打工。他媳妇有孕在身,没跟着一起去,独自在家,没想到竟然横死。

    一尸两命!四人听着小云的介绍,心头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由于人都聚集在村口,村里反倒没什么人,冷冷清清的,不一会就到了根生家。

    院门是开着的,目光越过低矮的围墙,可以看见大门口拉着黄色的警戒带,和桃花渡那家旅店里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警察不让进去哦。”小云站在院门口就不肯再往里走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他们才不管这些,带到地头就行了,他们撇下小云,走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花红英脚步一顿,转回头问道:“听小云姑娘的口音,不是本地人吧?”

    听见花红英的话,众人这才想起来,小云说的是很标准的普通话,一点口音都没有,并且还带着一些鼻音,听上去挺有味道的。

    小月温和一笑,说:“我是南方人,嫁到这里都5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花红英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丁晓聪看来,这姑娘当真是不错,性子活泼又勤快,而周同除了靠着姐夫有俩糟钱儿,哪儿哪儿都配不上人家。不过这种事情你情我愿的,旁人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从警戒带下钻过去,丁晓聪推开了屋门,与前次一般无二,一幅血狱的景象展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房子是去年底才装修的,原本雪白的墙壁被血染得斑斑驳驳,屋子最中心有一大滩已经半凝固的血,凸出地面足有半公分厚,一大群苍蝇围在上面盘绕,“嗡嗡”作响。

    咽喉浅的郭芸香又忍不住干呕了起来,丁晓聪只看了一眼就把门关上,错不了,还是鬼降作祟。

    “这个孽作大了!”丁晓聪阴沉着脸向外走,他心里堵的难受,这个施法害人的邪降师,绝对不能放过!其他几人也一样,个个面色凝重,心中转着同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一趟原本主要目的是陪花红英省亲,现在完全改变,一定要把这件事平了!

    涉及到好几条人命,钱不钱的已经不重要了,就算是周同不给钱,他们也照干不误。

    接下来,四人在小云的带领下,去往村口周家吃饭,一路走来,有不少村民们带着简易的包袱,拖家带口走向了村外。昨晚又死了人,他们已经不敢在家里过夜了,这是要趁着白天离开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丁晓聪问小云,“你们不打算离开吗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小云脸上涌出一抹愁容,无奈道:“我带着孩子,这里再也不敢待了,等吃完午饭就走,可是……公爹公婆说什么都不肯离开家啊,要不,几位法师帮我劝劝?”

    暂时离开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,丁晓聪闻言点了点头,“我去帮你说说,成不成可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年纪大的人一般都会比较倔,又特别恋家,讲究落叶归根,丁晓聪完全没把握能说得动,反正尽力而为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