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四十一章:杀心起
    不等丁晓聪喊出口,姜白已经发动,她的身形一旋,左手抓住周老太太的左手向身后一背,硬生生把她的怀抱撕开。

    只听“哇”的一声怪叫,宝儿闪电般蹿了出来,张开血淋淋的十指,扑向丁晓聪的面门。

    丁晓聪早就准备,不退不让,迎着往前冲了一步,就地一滚,躲开了这凶狠的扑击,返身一抄,正好抓住了小鬼的双脚。

    这一下双方力道同时消失,小鬼怪叫着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的宝儿哪里还是那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,刚摔在地上,尖锐的怪叫声立刻充斥满屋子,它犹如一只发了疯的小野兽,弹起来对着丁晓聪就挠。

    这一阵要是被挠到,瞬间就会皮开肉绽,丁晓聪赶紧撒手,再次向后一滚,在他滚动的过程中向后一挥手,一把朱砂迎头撒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鬼很怕朱砂,立刻在原地打了个转,躲开撒过来的朱砂烟尘,转过身蹿向屋门,四脚着地竟然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凭小鬼惊人的速度,丁晓聪无论如何是追不上的,不过有人能。

    几乎与小鬼同时发动,姜白厉喝着追了上去,身形比狐狸还要敏捷,转瞬追到。临近门口的时候,她纵身跃起,手中带着一道寒光,从上方狠狠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出手又快又狠,小鬼如果继续向我跑,绝对会被当胸扎穿。

    匹练般的寒光钉下来,小鬼再度怪叫,猛然转向,又扑向了刚从床上爬起来的老周头,他爷爷。

    丁晓聪离得近,一把抓住嚎哭不止的老周头,猛然一拽,把他拖到了地上,小鬼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刹那间,床单被挠地粉碎,这小鬼当真比野兽还凶,口中发的疯狂咆哮,完全不是人声。白天见他的时候,看上去那般乖巧,没想到,晚上竟然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姜白返身杀到,一步跨上床,双手里各自带着一点寒星,对着小鬼脑门就点。

    那小鬼犹自不肯认输,疯狂怪叫着挠向姜白,只听一阵密集如炒豆的“叮当”声,双方瞬间撞击了十几下。

    这小鬼的爪子也不知道怎么会那么硬,姜白的芳菲离合那么锋利,竟然削不断,不过她的反应速度竟然比小鬼还要快,瞬间挡下了所有爪击后,双手一合,两点寒星合并在一起变成短刀,自下而上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,小鬼挡住了这一刀,不过它的身子轻,被撩飞了起来,后背撞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双方以快打快,一旦有谁迟滞一分,必死无疑!

    小鬼的身形刚定住,姜白蹂身而上,手中的奇形短刀狠狠扎向了小鬼的心脏。一旦被炼成小鬼,神仙也难复原,除了杀死以外,没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姜白的身形刚动,身后传来尖叫哭喊,那是周老太太,她一把抱住了姜白双腿,竟然把她拖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短刃距离小鬼的心窝三寸,被硬生生止住了去势。

    姜白心头大急,这老两口简直不知道轻重,她用力一抡短刀,那结合在一起的锋刃立刻被抖开,变成了一截刀片组成的软鞭,突然伸长,抽向了小鬼的眉心。

    那小鬼发出一声惊叫,眉心绽开,一条血线崩了出来。只可惜姜白武器已经伸展到了极限,仍然不够长,只是划开了小鬼的表皮,没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再看那老两口,眼看自己的孙子要被人杀死,全都疯了一般,大声哭喊着扑了上来,按住姜白纠缠。

    墙头上,小鬼险死还生,它也知道害怕,愣了一瞬后,怪叫一声再度蹿向了门口,它已经不敢再打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气得七窍生烟,咆哮着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门外,晚风“呼呼”,树影摇曳,丁晓聪冲出门左右一看,心凉了,那小鬼太快,转瞬之间就已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丁晓聪想骂人了,这老两口脑子坏了,那小鬼已经不是他们的孙子了,这样放走,会害死别人的!

    怒火冲天回到房间里,丁晓聪怒气瞬间泄得一干二净,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屋子中央,三个人都坐在地上,老两口一人抓住姜白一边的肩膀,嚎啕大哭。姜白没有挣扎,更没法对伤心欲绝的老两口动手,她满眼泪花把双手抬在胸前,满手都是血,哭着问:“小葱,可有办法能救那孩子?”

    姜白也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老两口听见姜白的话,猛然惊醒,舍了姜白,爬到了丁晓聪脚下,一人抱住他一条腿,大声嚎哭哀求:“小法师,求你救救我孙子啊,他还小哇!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。”丁晓聪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听不清,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完全没有勇气。

    老两口仍在嚎哭着哀求,哭着哭着,老头头倒抽一口气,目光一黯,仰头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老头连忙扑在老伴身上,哭喊着摇晃。

    丁晓聪这才想起来,老太太抱孙子的时候,已经受伤了,一直流血到现在,姜白手上全是她的血。

    三个人赶紧围了上来,撕开衬衣,十道伤口触目惊心,难以想象,老太太刚才竟然忍着这么大的伤害和疼痛,和丁晓聪他俩周旋。

    作为老人家,唯一的孙子比他们的命都重要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他现在只恨周同的媳妇小云,这女人简直丧心病狂,孩子都有了,好好的生活不过,竟然把自己的亲生儿子炼成了小鬼,这样的人,天理难容!

    姜白医术不错,她立刻从包里取出伤药,为老太太疗伤,感受到丁晓聪的目光后,抬起头来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两人都从对方的目光中读出了同一句话——一定要杀死那个女人!

    “你先去村公所,我帮老太太包扎好就一起赶去。”姜白又低下头为老太太疗伤,强压着心头怒火淡淡道。

    小鬼刚才被姜白吓破了胆,再来的可能性不大,并且就算来了,姜白也足以应付,反倒是村公所那边人多且杂,让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丁晓聪闻言“嗯”了一声起身,拍了姜白肩膀一下,转身跑向了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