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四十三章:噩梦源头
    一片惊呼声中,小鬼又蹿上了墙,一路怪叫,幽瞳在后面紧紧追赶,丝毫不放松。晓兰跟不上它们的速度,就围着人群边缘转,不停发出“嘶嘶”威胁,保护着聚在一起的村民。

    看见这两个小家伙这么有灵性,并且丝毫不惧小鬼,村民们虽然心跳到了嗓子眼,却渐渐平息了下来,阵型没有乱。

    郭芸香手里拿着几张符,不停向上面吐唾沫,始终绕内圈面对着小鬼,阻挡住它扑击村民们的路线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怒声咆哮,花红英撑着他的伞跑了进来,追向在墙上窜来窜去的小鬼,跳起来抡着伞打。他的伞上满是符箓,被打到,对小鬼的伤害不小,那小鬼也不敢接近他。只可惜他根本就够不着。

    又是两圈跑下来,两人两兽防的滴水不漏,再加上幽瞳紧紧跟随,小鬼完全没有机会,怪叫着蹿向了大门口,看架势准备跑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门口人影一闪,丁晓聪出现!

    他肩膀上扛着一个沉重的大麻袋,里面装着半袋东西,往门槛上重重一墩,迎着小鬼打开了口袋。

    其实丁晓聪刚才就来了,看见里面局面稳定后,他没有急着现身,而是冷静的等待机会,现在机会来了!

    小鬼这时候已经撞到了大门口,它的速度太快,惯性也大,面对打开的麻袋口,已经来不及变向了。

    “嗵”的一声,小鬼一头扎进了麻袋里,立刻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凄厉尖叫,起码上百分贝,刺得人耳膜生疼。它在麻袋里发了疯一般翻滚,踢打抓挠的“嗵嗵”作响,仿佛进了套子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可算逮住了!”丁晓聪恶狠狠啐了一口,左膝往下一顶,揪住袋口一收,抽出一根绳子,马麻利利绕了两圈捆死。

    捆好了麻袋,丁晓聪退后两步抹了把汗,这把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那小鬼在依然在麻袋里疯狂挣扎,拼命抓挠,只不过麻袋极其坚韧,它很难一把抓破。而想要冷静对着一个地方抓,已经没有机会里,这袋子里装了半袋糯米,阳气浓郁,它被埋在米里,就仿佛人被扔进了碳火堆里,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麻袋在剧烈翻滚,郭芸香和花红英钱都围了过来,想上手,被丁晓聪拦住,“让它闹腾吧,过不了一会,就该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鬼虽然身体是活的,灵魂却是死的,纯阴,埋在糯米里阴气会快速流失,很快就会没力气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里面的挣扎果然越来越无力,原本尖锐不似人声的怪叫也渐渐变得沙哑,能听出来是孩童的声音,还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小鬼就快被驯服了,到时候它的恶性完全被糯米中和,它也将彻底死亡,用不着人动手。

    听见麻袋里儿童惨厉的啼哭声,村公所里的村民们面面相觑,他们完全无法想象,宝儿这个看上去那么可爱的小男孩,竟然就是害死了村里两人三命的凶手。

    那酷烈的命案现场大家都看过,最凶恶的野兽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就快要结束了,麻袋里的动静越来越小,宝儿已经几乎不挣扎,奄奄一息啼哭着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心头黯然的时候,突然,意料不到的状况发生了。

    村公所外传来了大声哭喊,两条人影跑了过来,赫然竟是周家老两口,看见他们来,丁晓聪心里一紧——坏了!

    两个老人手里分别抓着一把镰刀,老太太一头扑在麻袋上,大声哭喊着“我家宝儿”,一边用镰刀割麻袋口的绳子。老头拦在老太太身前,干脆就将镰刀横在自己脖子上,跺着脚大哭:“你们谁来,我就不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二人来的太突然,竟然没人拦住,或者……根本就拦不住。

    愣神的功夫,麻袋口的绳子被割开,只听“嗵”一声响,炸开了满天糯米,小鬼一头冲了出来,速度达到了极限,转眼没入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丁晓聪方才反应过来都发生了什么,气得破口大骂:“踏马的,追!”

    三个人连忙抄着家伙追向了小鬼逃跑的方向。

    放走了孙子,老两口一软,全都瘫在了地上,手里的镰刀被扔在了一边,两位老人捶胸大哭:“我们对不起乡亲们,你们打死我吧,打死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村民们面面相觑,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郭芸香吩咐过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要动地方,他们也就仍然聚在一起不动,长吁短叹,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门外人影一闪,姜白现身,她似乎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,到现在才来。

    看见门前这一幕,姜白立刻就猜到发生了什么,眉头皱了起来。不过事情已经发生,她也就没再怪罪老两口,蹲下来,将一件事物递到他们面前,问:“你们可知道,这是谁的东西?”

    姜白手里拿的是一个小小的瓶子,和香水瓶差不多大,晶莹剔透,呈坐佛造型,里面盛着半瓶粘稠淡黄的液体。

    老两口现在规规矩矩,抹了把泪看一眼,老太太叹道:“这是我家媳妇的东西,她从娘家带来的,说是佛牌,她是t国人,信奉小乘佛教的……”

    姜白点了点头,把瓶子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佛牌,里面装的是人油,用来养鬼的。t国有养鬼的传统,例如家里有孩子横死,父母亲不舍得,就会请庙里的僧人用孩子的油把他的魂魄养起来,时时刻刻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这个瓶子里是空的,并无魂魄,也肯定不是用来装小鬼的,具体功用未知。不过姜白还是问出了不寻常,原来,小云竟然是t国人,也难怪,养小鬼这样的邪恶法术,当今也唯有东南亚还留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家的儿子会娶个t国媳妇?”姜白又追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太太想说什么,又忍不住悲伤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头不停唉声叹气,“娃子的事情,我们也不太清楚的,他愿意娶谁就娶谁,小云那丫头也挺好的,没想到,竟然会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悲伤得不能自已的两位老人,姜白无奈叹了口气,站起身面向门外浓重的夜色,看来,在他们这里问不出来什么,只能等小葱回来联系周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