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四十五章:迷雾
    说完,周同似乎有什么顾忌,立刻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丁晓聪莫名其妙,这样的拜托没有意义,就算没他的话,自己也会照应好这里的村民。

    转头看,周家二老依旧满脸悲伤,不过绝望似乎去了,两人相对着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搞不懂。”丁晓聪心里开始不高兴,种种迹象来看,周同肯定瞒着自己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守好村民们才是要紧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夜无眠,不过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,平平安安等到了日出,一直苦挨到现在的村民们终于盼到了希望。他们再也不敢待在家里,连行李都顾不上收拾,结队涌上山道,走出了乌头村,投奔亲友。

    村公所里只剩下丁晓聪他们一行四人、外加周家老两口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来一杆高的时候,两辆小汽车开到了村公所门前,周同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“等我送走了爸妈再说。”看见四人要上来质问,周同连忙摆了摆手,扶着自己的父母上了其中一辆小汽车;丁晓聪他们不好当着老人家的面发作,只好先等着。

    周同带来了个司机,等司机开车把老两口送走后,方才叹了口气,敞开了心扉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很久前就发现我的老婆孩子有些不对劲,可是又查不出什么来,所以一直借口在矿上,躲着他们娘俩。”周同说着话的时候,脸色说不出的阴郁。

    确如他所言,小鬼在母亲身边的时候,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孩子,就算送到医院也查不出任何异常来,凭周同的确看不破。不过这家伙也够精明的,居然做出了离家的举动,还并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着各位了。”周同神色一变,带着一丝得意,说:“发现不对劲后,我就在外面又处了个女人,那可是个好女人,连名分都不要,还给我生了一对龙凤胎,我老周家不会绝后的。”

    闻听这话,大伙儿面面相觑,这家伙看上去老实,想不到心机这么深沉。不过设身处地想一想,身为家里的独子,遇到这样的事情,自己又不敢挑明了质问,如此倒还真的是个不错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周同依旧在絮絮叨叨说着,有些神经质,“我爹妈年纪都大了,肯定受不了这个打击,我以前不敢把还有老婆孩子的事情告诉他们,现在都这样了,想必他们也能接受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周同话说完,丁晓聪心中一动,一步窜上去抓住了周同胳膊,急忙问:“现在你跟我说老实话,你那个小三住在哪里?!”

    看见丁晓聪瞪着眼睛一脸焦急,周同稍一犹豫,叹道:“其实那地方你们知道的,就是前天早上我们碰头的小区……”

    “踏马的!”丁晓聪当时就炸了毛,忍不住骂出来了。

    事情,糟了!

    “周同啊周同,你到底惹了什么人?!”花红英摇头感叹,脸色说不出的凝重。

    同样的声音在四人心中响起,这家伙不知做了什么孽,这辈子完了!他也不是什么好鸟,倒霉就倒霉吧,只是大伙儿一想到风烛残年的周家老两头,心中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四人几乎同时发动,冲向了周同的汽车,这事没法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周同不明所以,怎么问都没人搭理他,只好灰溜溜跟着钻进了汽车后座。

    花红英开车,其他人个个面色凝重,周同想询问,可看见大家的架势,还是没敢问出口。他是个聪明人,已经从四人的神情中隐隐猜到了什么,只是还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“立刻给你的司机打电话,让他赶紧回来。”丁晓聪吩咐,其他两个女人的目光也“唰”一声落在了周同身上。

    周同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点了点头,掏出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很失望,电话竟然怎么也拨不通,显示对方不在服务区。

    “大山里就是这样,信号容易被遮挡。”周同苦笑。

    丁晓聪对着花红英点了下头,老花二话不说,一脚油门踩到底,小汽车如同疯了一般蹿出去,在蜿蜒狭窄的山间公路上风驰电掣,速度瞬间突破了一百。

    在这种路况上开这么快,稍有不慎就会出事,人人都紧张了起来,包括花红英在内;可大家仿佛约好了似得,全都不说话,车厢内气氛压抑。

    刚转过三座山脚,前方路边射过来一道黄色闪电,姜白眼睛最尖,离得老远就看见来的是什么,连忙拍着后座让老花减速。

    迎头跑过来的赫然竟是幽瞳,花红英连忙丢了油门踩刹车,车子迅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幽瞳好像发现了什么,我跟去看看,你们继续追。”不等车子停下,大概还有30迈的时候,姜白嘱咐了一声,向外一蹿,竟然从高速行驶的汽车里跳了下去,反手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郭芸香吓得大声尖叫:“姜晓白!”

    全车的人转头看,只见姜白的身形仿佛毫无分量,跳下去后追着汽车跑了十几米就稳稳停住,这时候幽瞳正好跑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周同被吓住了,这身手,比电影里的都夸张。

    蹲下身摸了摸幽瞳毛发竖立的脊背,姜白对着远去的汽车挥了挥手,随即跟在幽瞳身后钻进了山道边的老林子里,转眼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眼看着姜白身影消失,郭芸香担忧问:“姜晓白一个人不会出事吧?”

    她潜意识里认为,姜白和晓兰以及小葱是姐弟仨,所以给姜白的名字也安了个“晓”。

    丁晓聪闻言苦笑摇头,道:“不光是她,咱们三个也不安全,这一趟,真的是遇到硬点子了。”

    目前的局面就好像巫山的迷雾,露出了几座山头而已,可就是这点东西,就已经很不寻常。他们以前所做不过是帮人平事,最艰难也不过那次和巴颂斗法,可现在的局面要诡谲百倍,继续下去,危险必定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听见丁晓聪的话,花红英和郭芸香都沉默了,他们也感同身受,忧心忡忡起来。

    周同觉得已经无法忍受了,他不管不顾一把抓住丁晓聪的手,瞪着眼睛问:“小丁法师,我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,请你一定要告诉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