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四十六章:机关算尽太聪明
    “我是……六年前去t国,认识的小云。”

    车厢内,周同不顾里面有女士,重重抽了口烟,陷入了回忆中。“那次我是跟着姐姐姐夫一起去的,刚玩了两天,就生病了;很怪的病,医院查不出来,后来经当地人指点,找到了一座寺庙的主持。”

    周同的话语很沉重,一点也没有追忆爱情经历的浪漫,相反,眼中流露出恐惧。丁晓聪他们三人仔细听着,不放过任何一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那座寺庙叫兰花寺,很小,主持和尚叫什么我忘了,他说他也治不好,不过给我请了一位当地的法师,小云就是那法师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在周同的叙述中,他被一位当地的法师治好了怪病,那法师说他将来会飞黄腾达,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当时他还一事无成,又是个山里人,而小云漂亮又贤惠,对方又救了自己的命……

    周同这人年轻的时候挺掘强的,虽然有个有钱的姐夫,他却不愿接受接济,毕竟是男子汉,靠姐夫给钱过上好日子,他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听从那救命法师的吩咐,他和小云结婚了,果不其然,他的事业渐渐有了起色,逐渐成了巫东县里的名人,最后终于获得了西山石英矿。

    丁晓聪和郭芸香对视了一眼,看来,早在六年前,这个局就布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。”周同苦笑,“就在一个月前,矿里挖出来了一件奇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丁晓聪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周同脸上露出一丝疑惑,“说出来可能没人会相信,那是一艘深埋在地底的云母船,完全用整块巨大的云母雕刻而成,在船上还有一尊云母塑像,栩栩如生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,这可就与事先的猜测完全不符了,地底?云母船和塑像?这都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我很难形容,等你们去看下就知道了,只希望诸位看过就好,千万不要外传。”周同想起了什么,连忙叮嘱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小子是挖出了宝贝不想上缴国家,打算私吞了!

    这个帐以后再算,现在人命关天,先放在一边,丁晓聪追问:“那你家小三……我是说后面的老婆,又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问小云啊。”周同提到自己的小三,目光中露出欣慰和眷恋,还有一丝甜蜜。

    丁晓聪悚然一惊,“小云?!”

    “对,她也叫小云,巧吧?”周同竟然微笑了,“他是我在金湾大酒店认识的,好姑娘啊!任劳任怨,对我体贴呵护,从不提任何要求,我……对不起他们母子啊,这回一定要给他们正式的名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郭芸香冷笑了起来,这个男人自以为做的高明,只可惜,聪明往往都被聪明误,机关算尽太聪明,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说话间,汽车已经开出了群山,前方出现了那辆熟悉的白色小汽车,同时那座熟悉的住宅小区也出现在了眼前,正开进小区大门里。

    终于追上了,花红英根本不减速,对直冲了过去,在移门关闭前,硬生生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大吼大叫,两名保安追着车子破口大骂,老花根本不理会,一脚油门超过了白色小汽车,猛拉手刹,车子打横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周同连忙下车,拦住怒气冲冲的保安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丁晓聪给老花和郭芸香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过去稳住周家二老,自己走向了正在交涉的周同。

    “你家地址。”丁晓聪凑在周同耳边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14栋703室。”到了这一步,周同也没有再隐瞒,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丁晓聪转向两名愤怒的保安,问:“二位大哥,刚才车子出了点问题,很抱歉,这位是14栋703室的业主,请问,他的太太有没有出去?”

    丁晓聪姿态恭敬,两位保安气消了一些,其中年轻点的那位稍稍回忆了下,说:“我还真看见了,大概一个来小时前,那位太太开车带着三个孩子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!”丁晓聪和周同同时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只用了几秒钟,丁晓聪就把事情理顺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现在他已经彻底把周同这一家子的人员构成搞清楚了,“周同啊周同,你鬼迷心窍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丁晓聪扔下不明所以的周同,转身走向了花红英他们。

    周同到底聪明,虽然还是没猜出所以然来,不过已经感应到了事情有古怪,脸色变得惨白起来。要知道,事情里关联的可是他的家人,甚至可以说是希望!

    丁晓聪阴沉着脸,大步走向14栋,招了招手,看见他的神色,花红英和郭芸香知道事情不好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爸妈。”周同一手一个扶住二老,想了想后,还是咬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懦弱毫无帮助,他需要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周家二老原本的强势已经荡然无存,神不守舍抓着儿子,深一脚浅一脚跟在三位法师的后面,心跳越来越快。人都有预感,他们预感到恐怕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上了电梯,直达14层,不用周同带路,一行三人当先找到了703,在门口交换了个眼色,看向周同。

    周同一路跟过来,神不守舍的,被三人的眼神吓了一跳,随即明白过来,手忙脚乱掏出了钥匙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花红英接过钥匙,让他们一家三口都离的远些,然后走上去将钥匙轻轻插进了钥匙孔里,却没有拧开。

    郭芸香站在门边,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沓符箓,吐了两口唾沫,分别给自己和花红英脑门上贴了一张,然后亮着余下的几张凝神戒备着。

    刚才丁晓聪就打开了巫眼,透过房门仔细观察里面,闭着眼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家三人看见三位法师如临大敌,心头愈加紧张,相对看了眼,吞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一番检查下来,丁晓聪毫无发现,沉声低喝:“做好准备,进去!”

    花红英立刻拧开门锁,顺手撑开了自己的伞,郭芸香弯着腰躲在伞后,两人打着伞,快步冲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丁晓聪跟在他们后面,进到屋子里后,伞移开,略一打量,瞪大了眼看着对面的墙壁,恨声道:“果然是这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