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四十八章:鬼脸
    黄昏时分,一辆白色的小汽车在山道中迤逦前行,绕过已经空无一人的乌头村,扎进了一条大山谷里。

    开车的司机回头回头看了一眼,显得忧心忡忡,他的老板到现在都联系不上,也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几位先生、小姐,就要到了。”司机轻轻按了下喇叭。

    后座上,丁晓聪坐在当中,另外两人分作左右睡做了一团,歪七扭八,听见司机的喇叭声后,三个人同时一惊,全都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昨晚他们一夜没睡,又和小鬼纠缠了很久,中午的时候终于撑不住,全睡着了。可他们心里都藏着事,怎么都睡不踏实,稍有异动又全都醒了。
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丁晓聪还有点不清醒,擦了下嘴角的口水,探着脑袋向前面张望。

    车子这时候开到了一处山顶上,向前看,一片云遮雾绕中,前方有一片高地,这段时间一直充塞满视野的绿色终于变成了疮痍,矿场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在一般人的想象中,矿场一般都是在地底,可这里却完全不同,竟然是孤悬在山上的。群山被硬生生开出了一个大豁口,丑陋、狰狞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,老板给矿上放了假,工人们都回家了,生产停了下来。”司机抱怨道:“这么大个矿场,停一天损失不小,真搞不懂老板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苦笑,看来,周同是真的动了独吞的心思。

    汽车是一路向西的,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,太阳已经将要落山,西面天尽头升起来了一缕袅袅青烟,似是有人家正在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看见那烟的位置,丁晓聪想起来了什么,眉头渐渐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山那边有村子吗?”丁晓聪问。

    司机抬头看了看,解释说:“咱们石英矿附近只有两个村子,分别叫上乌头村和下乌头村,那边的是上乌头,由于村子太小,都没什么人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丁晓聪点了点头,脸色愈发的阴沉。

    花红英人老成精,从他的神情里看出了点什么,用手肘碰了碰。

    丁晓聪目光一直不离那边的上乌头村,语气有些不确定,“恐怕,那边的村子里也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@@@@

    太阳渐渐落山,天色逐渐黑了下来,姜白发现,村子中央那户人家的烟囱里冒出了炊烟,这代表有人在做晚饭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除了这一家,其他所有人家一片死寂,连半个人影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小云带着三个孩子回了那栋屋子,巨汉也不知转到哪里去了,这说明,这栋屋子里果然还有人!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等天完全黑了后,一直蹲守在树上的姜白抓着树枝向下做了两个翻身,轻轻巧巧落地,丝毫没有发出声息,幽瞳紧紧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小村一片漆黑,唯有最中间有一点亮光,姜白和幽瞳犹如两只幽灵,融入了夜色中,借着各处黑暗,一点点向那栋屋子移动。

    在接近中间那栋屋子的时候,姜白领着幽瞳钻进了一户人家,她准备在这里再继续仔细观察一番。对于危险,她有着敏锐的嗅觉,直觉告诉她,直接摸过去,很可能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左右一权衡,姜白钻进了厨房里,屋子里有扇玻璃窗,透过窗玻璃,那边的情景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,唯有窗户透着微微蓝光,姜白来到窗下后,从旁边探出头向那边看,可还不等她看清对面屋子里的情景,就在窗户上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窗户外面贴着一张黄表纸,只有约铜钱那么大,呈椭圆形,上面浸透着油渍,用红色画着一张类似人脸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符降!”姜白吃了一惊,她虽然不是鬼巫,不过见识还是有的,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符降师的符,和道家的符箓完全是两回事,这所谓的符降,是用人血画的,再用尸油封住,里面必然困着一个拘来的魂魄。

    “鬼脸降”,这是一种比较简单的降头,也不凶恶,没有伤人的能力,作用是预警。

    和鬼脸降隔着一层玻璃咫尺相对,姜白心头焦急起来,对方在那栋房子四周布下了鬼脸降,她过不去。

    魂魄看不见自然光,靠着感应阴阳气流来观察事物,由于玻璃隔断了气息,即便距离这么近它也看不见姜白,可只要一打开玻璃窗,就会被立刻察觉。

    对面中屋里亮起了灯,人影绰绰,还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,姜白心头大急,一番思量后,看了幽瞳一眼。小家伙和姜白心意相通,立刻闪身跑出了厨房门,向上一窜,爬上了屋顶。

    这时候姜白双手在腰间一抹,只听一连串“咔擦”轻响,芳菲离合立刻结合成了一把奇形弯刀。魂魄也听不见声音,即便是近在咫尺,姜白也不怕鬼脸降会听见。

    组合完了兵刃,姜白凑得更近了些,隔着玻璃,轻轻对着鬼脸降呵出了一口热气。

    山里白天和夜晚温差很大,这里海拔又比较高,这一口气呵上去,玻璃内层立刻薄薄罩上了一层水汽,随即消失。

    呵出气的瞬间,只见那鬼脸降上的图形竟然扭曲了一些,眼睛部位瞪大了向前看,等水汽消失后什么都没发现,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姜白紧接着呵出了第二口气,鬼脸又随之变形。

    用这个方法,姜白成功吸引了鬼脸降的注意力,另一个方向,这一边的屋檐上,幽瞳探出头,静静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下一刻,姜白这次深深呵出了一口气,玻璃上的水汽竟然凝结成了一张大鬼脸,面容扭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预备着的幽瞳闪电般蹿了下来,趁着鬼脸降没反应过来,张口将那张符纸撕下吞入了腹中。

    幽瞳不是一般的小豹子,任何邪祟对它都无效。

    符纸被撕下来的同时,姜白猛然推开窗户,一头蹿了出来,就地向前一滚,潜入了对面屋子的阴影中。

    她刚隐藏好身形,不远处墙角后闪出了一条昂藏大汉,肩膀上扛着一根大木棒,一摇三晃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