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四十九章:败露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的屋子里传来清晰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这里的事情就要结束了,很顺利,没有任何意外发生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声音,姜白面色一凛,这声音,她曾听过!

    时光回朔,那次她从武当山回来,在危急时刻救下了丁晓聪,那次的对手是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儒雅男子,说话就是这带着鼻音的腔调!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“嗯,不错,这里交给你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屋里又传来低沉的男声,“东西拿到后,你就立刻赶去巫西县,咱们在那里汇合。这次真是机缘巧合啊,没想到,我们几年前布的局,居然和巫姑娘娘有关。”

    姜白身形矮到了极点,几乎蹲在了地上,一边听着里面的谈话,一边贴着墙根移动到了后门边,缓缓探出头向里张望,那逐渐走近的大汉她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,中间摆着一张大桌子,灯火通明中,有两个男人对坐谈话,其中有个相貌英俊威严的中年男子,在他对面坐着个穿雪白衬衣的年轻人,正是当日袭击丁晓聪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丁晓聪在这里,就会一眼认出,这中年男子正是王志云的父亲——王向东!

    果然是他们!

    这可真是山水有相逢,这么快就就又见面了。

    姜白秀眉一蹙,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奇形弯刀,不过她并没有贸然行动,那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子身后还站着个穿白纱裙的女子,一动不动,仿佛一尊蜡像,不知怎么,给了她浓重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鬼王他老人家现在在哪里?”戴眼镜的年轻人微笑着问,语气恭敬,似乎那“鬼王”是他的长辈。

    王向东站起来,立刻就有一个穿着西装的健硕男子给他披上了大衣。

    “鬼王在巫中逍遥,等你这边办完了就去巫西县,嗯,差不多就这样了,我得走了。”王向东说完,和戴眼镜男子握了下手,转身走向后门。

    姜白连忙缩回头,这时候,那条大汉也已经离的很近。

    稍一琢磨,姜白倒转身向上一窜,犹如一只灵貂,贴墙蹿上了门头,再借力一蹬,闪上了屋顶,整个过程毫无声息,竟然没有任何人察觉。

    这里的房子都是小瓦屋顶,就在她站上屋顶的时候,其中有一片小瓦大概是因为年头太久,竟然一触即碎,发出了细微的“喀嚓”声。

    姜白立刻蹲下来,一动不动,现在她处在了视线死角,下面的人即便是抬头也看不见她。

    下面人,果然都在抬头看,也同样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那条大汉肩头扛着大木棒,抬起头看向屋顶,生满大胡子的面色变得阴沉。在他对面十几米处,三个男子同时仰望,微微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时候不早了,你们快些回去吧。”戴眼镜的男子用微笑的语气说,眼中却毫无笑意,同时递过去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王向东略一思忖,点了下头,“好,这里就拜托给小林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领着自己的手下转进了旁边的小院。

    屋顶上,姜白和幽瞳蹲着一动不动,侧耳细听着下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后门口,戴眼镜的男子又给那大汉使了个眼色,大汉缓缓取下了肩头上的木棍,摆出了戒备姿态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小院里传来了引擎声,两道雪白的灯光刺了破黑暗,一辆硬派越野车开出院子,沿着村道驶向了村口。

    似乎并没有被发觉,姜白松了一口气,转头望,那辆车子开得很快,转眼就出了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异变陡生,姜白立足处突然传来“哗啦”一声响,脚下猛然炸开,碎瓦混着木屑四散飞溅,一双惨白的手从里面抓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般人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,绝对来不及反应,好个姜白,她的敏捷度超乎常人想象,脚下破碎同时,她向着前方一蹿,做了个滚翻,堪堪躲开了这一抓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打破了这诡异小山村的寂静,那双爪子又向下一抓,这一片屋顶全塌,一条白色的人影钻了出来。姜白瞳孔收缩,这爬上来的,赫然竟是刚才站在眼镜男身后那白裙女子!

    月下再看,这女子年纪估计还不到二十,脸色青中带蓝,鬼气森森,双目中满是狠厉,明显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别想走了。”屋下传来眼镜男轻描淡写的话语,现在姜白已经现身,双方终于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脚下的屋子里传来嘈杂声,出乎预料,里面竟然住着不少人,现在全被惊动。

    转头看,那白裙女子双肩耸着,略微低头,一步步对着自己走了过来,步态僵硬,脚下的瓦被一片片踩碎。

    身陷险境,姜白没有任何犹豫,调过头来狂奔。对方的人太多,并且个个都是硬茬,一旦被围住就危险了,必须得立刻逃跑!

    难以形容姜白的速度有多快,黑夜里,她犹如一道绿色的闪电,几个大步就冲到了屋顶边缘,纵身一跃,有若乳燕投林,飞向了十米外的邻居屋顶。

    “幽瞳!走!”行迹已经败露,姜白身在空中大喝,尖叫声划破夜空;紧随其后,一条黄线在两栋房屋之间划了个半圆,幽瞳也跟上了。

    下面大声喧哗,这村子里不知为什么竟然一个村民都没有,任由那帮人作为。姜白用余光扫了一眼,竟然有十几条黑影,对着自己狂追。

    没敢做任何耽搁,落地后姜白速度不减,继续踩着屋顶向前狂奔。

    刚跑出没几步,身后传来尖锐的破空声,转瞬即到,姜白头也不回,手中弯刀从背后换到左手,凛冽的刃芒围着自己转了一圈。只听“叮”一声响,火星四射,一只针状的飞虫准确无误被她劈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下方传来大吼,姜白回了下头,那戴着眼镜的男子在屋下和自己同向奔跑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说话间的功夫,这一栋屋顶跑到了头,姜白身形一拧,横蹿了出去,火箭一般,又蹿出了十几米远,扑向下一栋屋顶。

    就在她刚飞扑出一半的时候,身下传来一声尖利的哭叫,低头看,是那只小鬼宝儿,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蹲在了下面,正对着自己蹿了过来,十指张开,闪着阴冷的乌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