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五十章:落地金钱
    这一下来得太突然,想要反击已经来不及,姜白身躯一转,在将要被抓到之际,横刀挡在了自己腰上。

    只听“当”一声响,爪子和刀身碰撞,姜白闷哼一声落在了对面屋顶上。在她身后,幽瞳蹿了过来,它的眼中冒火,对着去势已近的小鬼就是一爪子。

    这一下小鬼没法躲闪,被扫了个正着,脸上留下一溜血痕,哇哇惨叫着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空隆”一声,姜白再次落在屋顶上,这是这次她的身形不再轻盈,趔趔趄趄前冲几步,踩碎了一大片瓦。刚才她虽然勉强挡住了小鬼的偷袭,可是软肋被重重闷了一下,疼痛难当,呼吸也有点不稳。

    回头看,一大群人追了过来,姜白一咬牙,不再前进,转向侧方几大步,直接从屋顶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身形受了影响,继续在屋顶上未必能逃得掉,与其成为众矢之的,还不如借助障碍物逃跑。

    双脚刚沾地,那凄厉的破空声又追了上来,姜白身形一旋,刃芒展开一米多长,再次将那只怪虫斩飞,借势冲到了一栋屋子后面。

    接下来,姜白在一栋栋房屋间穿行,反复变向,让追赶的人摸不清自己的方向。

    跑着跑着,前方白影一闪,那个穿着白纱裙的古怪少女挡在了前方,她似乎有什么追踪的法子,竟然准确找到了姜白的位置,拦住了前路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条小巷,只容两人并肩,硬闯肯定闯不过去,姜白暗呼一声糟糕,赶紧调头向回跑。

    刚转身跑了没两步,姜白立刻定住了身形。只见巷子另一端也闪出了一个人,这次是个身材瘦小如猴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那男人眼中白多黑少,嘴里叽哩哇啦嘟囔着什么,竟然毫不犹豫冲向了手持利刃的姜白。

    “幽瞳,别管我!”墙头上现出幽瞳的身影,对月发出疯狂的咆哮,姜白一边大声喝止,一边连连后退。这男子手里并没有拿武器,可姜白却似乎有点怕他,不敢与之接近。

    那男子又冲了几步,忽然怪叫一声,对着姜白挥了下手,一大片腥臭的液体被他泼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白武艺虽然高强,可还不到泼水不进的程度,她这时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,突然横身跃起,腿在墙壁上用力一蹬,撞向了另一面的墙壁。下一刻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响,一扇窗户被撞得粉碎,姜白失去了身影,那一片黑水泼了个空。

    原来,姜白刚才并非无意识退缩,她刚才跑过去的时候,就发现了这里有扇窗户。

    黑水泼在墙上,立刻“嗡”的一声,化成了一团黑烟,卷进了被姜白撞开的窗户里,原来,这水里全是密密麻麻的小飞虫,蚊子那么大,聚成一团继续追赶。

    撞碎窗户后,窗下正好有张床,姜白在床上做了个前滚翻,下地后丝毫不停顿,前冲一步,手中刀光闪过,整座木门被劈得粉碎,她的身形毫无迟滞穿了过去。紧追在她身后,那一大团飞虫蜂鸣着卷过破烂的门洞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出了卧室是山里人家的大堂,姜白不走正门,继续向前冲,一路刀光,一扇扇门被劈碎,她的身形犹如狂风过境,横着从这户人家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又是“哗啦”一声响,穿透了外墙,这次姜白落地后稍一打量,果断转向了来时的方向。头顶上,幽瞳一跃而下,紧紧跟在了她身后。

    那些人刚才绝大部分都追到了外围,也以为她肯定会从那个方向逃走,全都在向那边聚拢,来路的防范反而稀疏了。

    姜白的身影稍纵即逝,那一大团飞虫又追出来,跟着卷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过了两处屋角,姜白额头上已经微微见汗,她能听见,身后嗡嗡声不绝于耳,那些阴魂不散的飞虫仍在紧追不舍,不能停下来。

    前方出现了亮光,是那栋敌人聚集的屋子,大门洞开,这次姜白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深山里的人家,都会在堂屋中间设置一个火塘,一般都是经年不息,只不过这座村子已经完全没村民,唯有这家的火塘了还有火。一个女子领着一对年幼的双胞胎坐在火塘边,默默添着柴,神情恍惚,正是小云,两个孩子依偎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门口人影一闪,恶狠狠的姜白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云乍见姜白,脸上陡然色变,下意识一手一个将一对孩子紧紧抱在了怀中,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姜白略一打量,看见小云的举止后似乎有些吃惊,不过立刻就挥动弯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刀光劈开了火焰,娇小玲珑的姜白这一刻仿佛变成了杀神,气势汹汹,小云被吓得尖叫一声,返身把两个孩子压在了身下,将后背留给了姜白。

    出乎预料,刀光并没有落在身上,姜白直接从火塘上跳过去,手里的刀光反旋,把整个火塘里的炭火全都挑了起来,舞成了一团大火球,挥向了大门。

    那群飞虫这时正好卷到,立刻被大火淹没。

    一片“嗞嗞”怪叫中,一大群飞虫几乎全灭,唯有一只飞出来,被姜白准确一刀劈碎。

    回转身来,小云正趴在地上,满脸惊恐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姜白收刀上前,不等做出什么举动,脸色一变,重重跺了下脚,跳过他们娘仨头顶,从后门穿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了这栋屋子,余下的半片村落姜白熟门熟路,她的速度越来越快,只用了一分钟就再次来到村口那棵大树下。

    树下有人,正是那个戴眼镜的男子,他孤零零守在村口,姿态轻松,神情恬淡。

    那边已经完全被堵死,这里是逃出去的唯一通路,姜白毫不犹豫背着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一个人来,阁下好大的胆子!”那青年笑呵呵道,从腰后取出了一个竹筒。

    姜白一言不发,手中弯刀一抖,只听“哗啦啦”一阵密集的金属摩擦声,弯刀竟然被抖得笔直,变成了一把古怪的剑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那男子面色凝重了起来,他端起手中竹筒朝着姜白,另一只手在竹筒后一拍,念念有词后大喝一声:“落地金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