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五十一章:天坑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点黄铜色从竹筒里激射而出,直刺迎面闯过来的姜白。

    刹那间破空声大作,那东西飞的太快,姜白脸色变了;她疾行中身姿改变,双手抱在身前犹如抱丹,反向踏出九宫步,剑随身动荡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东西虽然快到肉眼看不清,姜白却认识,大名鼎鼎的金钱蛊。

    民间养蛊是用瓦瓮盛几只毒虫,让它们自相残杀,最后剩下来的那只就被称为蛊,毒性极强。类似的做法还有一窝九只小狗,让它们自相撕咬残杀,最后吞噬了同胞的那只被成为“獒”。

    养蛊和养獒都是民间流传了几千年的法子,阴狠毒辣,不过这些法子也仅限于民间而已,养出来的连入门级都谈不上。

    金钱蛊本体其实就是蜜蜂,用掺了毒和秘药的蜂蜜养出来的,具体方法不可知,必然是一窝九只,凡不是这个数字的,就算是失败。

    真正蛊师放出来的金钱蛊,速度远超自己界的蜜蜂,并且坚硬如铜,几乎金刚不坏,它们毒性极其猛烈,被结结实实钉一口,大象都能毒死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人,竟然是一位正牌蛊师。

    出路只有一条,姜白别无去路,好在她艺高人胆大,也不怕这大名鼎鼎的毒蛊。她的剑光翩若惊鸿,贴着身子横扫而过,恰巧画了个半圆,准确无误点在了第一只金钱蛊上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金铁交鸣,这只金钱蛊被点飞了出去,嵌入一棵大树干,挣扎不出来。紧随其后,“嗡嗡”声接连不断,剩余的八只金钱蛊首尾相接,组成一条线,刺向了姜白。

    姜白的剑势犹如流水,连绵不绝,她脚下一刻不停,飞速向着男青年逼近,手里的剑越来越快,身前寒光闪烁,那把芳菲离合组成的剑仿佛变成了一朵点燃的烟花。

    只听“铮铮”一连响了八声,余下的金钱蛊被一一点飞,没一只能穿透姜白的防线。

    青年男子大惊,不断后退,失声惊呼:“武当丹鼎行剑!”

    “飒”的一声,剑光已经卷了过来,青年男子连忙向着侧方做了个飞扑,让开通路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这时候后方人声嘈杂,一大群人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姜白剑势陡然一变,“哗啦啦”一阵疾响,那把长剑突然散开成一根金属长鞭,抽在了男青年的肩头上。

    洁白的衬衫和皮肉一起被抽开,热血一涌而出,将那一大片染成了红色,男青年闷哼一声,单手撑地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回头看,姜白仿佛一阵旋风,一卷而过,转眼就遁入了山林中。

    后面乌泱泱一大群人追了过来,受伤的男青年抬手拦住所有人,“别追了,对方点子很硬,小心有埋伏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立刻停止了追赶,用古怪的语言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而此时,林中不远处,姜白背靠在一棵树后,细细喘着气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阵逃亡,以快打快,只要稍有闪失,后果不堪设想,现在已经脱离了包围圈,凭她的身手,那些人没一个能追的上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的谈话声,从双方的互动来看,那个戴眼镜的男青年竟然是这些人的首领。

    鬼王、正宗蛊术、各种邪法术,统统结合在一起,姜白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,她已经大致能判断出自己的对手是谁了。

    稍作休息后,那些人也不追踪,就这样散了,听他们的交谈,未免夜长梦多,将要立刻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具体行动是什么?姜白猜不出来,这里已经没法再孤身探察了,姜白一拧身在山林间疾行,跑向来路,她必须要赶紧把敌人的状况告诉丁晓聪。

    而此时,西山石英矿……

    西山石英矿其实是个老矿场,开采有好几年了,浅表的矿层全都开采完了,要不然也轮不到周同这个私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开采价值锐减的矿,周同拿下来也不容易,这样的矿放在国营只会亏本,可要是私人开采,依然大有赚头,当时有好几个有钱的老板参与竞标,财力不算雄厚的周同能拿下来,有很大的运气成分。

    当然,也许是靠运气吧……

    这个矿的位置据说以前是一座高山湖波,后来发生大地震,山体崩塌,湖泊倾泻,这才有了人工开采的可能。

    站在矿场边看,巨大的矿场直径足足有一公里,仿佛一只碗扣在群山之间,大地上被剜了个疮口。这里的岩层含有一定的石英,清冷的月光照射下,散发着各色辉光。

    矿场东面的高坡上有一栋三层小楼,是矿场的办公室,两旁分布着一排排简易石屋,那是原来矿工们的居所,只是现在全都漆黑一片,寂静无人。

    人还是有一个的,他们三人打量矿场的时候,司机从办公楼里找来了一条大汉。

    这人四十来岁的样子,生的不算很壮,却给人一种力量感,一看就是常年从事体力劳动的那种。他穿着一身矿工服,头发乱糟糟的,脸上也满是油光胡子拉碴,也不知多少天没洗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傅姓牛,是矿上的工长,现在矿上只有他一个人,所有事务由他负责。”司机介绍道:“我还得立刻赶到巫东县城,老板不知怎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交接完毕,司机开着车走了。

    牛工长挠了挠头发,一脸懵逼,搞不懂这三人是干什么的,“几位是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周老板请来的。”花红英走上去伸出了手,“周老板说,让你带我们去看看那艘……船。”

    牛工长茫然和花红英握了下手,听见那个“船”字后,吃了一惊,很明显,关于这个船是矿上的秘密,只有极少数人知道。

    花红英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加上司机的介绍,牛工长点了点头,“几位是周老板请来的行家吧?跟我来,我这就带你们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花红英本来穿的就比较讲究,估计牛工长以为是周同请来的考古专家或者……

    反正三人也不说破,算是默认,跟在了牛工长后面。

    对于久在地下矿洞里干活的人来说,并没有什么黑夜白天之分,既然是老板请来的专家,尽管已经是深夜,牛工长依然带着三人准备下矿井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条矿用铁轨,直通矿井,有辆矿车,牛工长胡乱往里面扔了些器械装备后,就当先跳了上去,招呼三人上车。

    三人扶稳,松开车闸,矿车开始绕着螺旋缓缓溜向矿场最中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