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五十三章:见神
    地下矿井内一片红芒,脚步发出很大的回音,置身其中,犹如光怪陆离的恐怖片厂,有点阴森压抑。

    沿着这条开矿挖出来的通道走了大约两百米后,前方岩层被挖穿了,红芒大盛。

    走到通道边缘看了一眼,三人面面相觑,全都心惊胆战,只见前方有一条大约百米宽的沟壑,在地底蜿。向下看,十几米下的深渊底部有一条赤红色带,里面是灼热岩浆,正在缓缓流动,散发着逼人的热浪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在这地底深处竟然会有这样的深渊,当真宛如地狱。

    “老花……花大叔,这该不会就是地狱吧?!”郭芸香声音都抖了,看了一眼赶紧缩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是地狱,这分明就是地下板块。”丁晓聪简直无语了,“就这还学霸。”

    牛工长点了下头,道:“这的确就是地下板块,我们沿着云母层挖,没想到竟然挖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然后牛工长指向了一旁,三人大着胆子看过去,在洞口右侧几米外,山壁上有一块凸起,上面果然架着一艘通红透明的小船。

    这艘船长约五米,宽一米出头,通体犹如红色玻璃浇筑一般,美得令人炫目。船中间果然站着一尊人物塑像,也是用整块云母雕刻而成,栩栩如生,尺寸和正常男子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云母塑像身上披着一件由五彩云母片坠成的衣服,从头一直批到脚,光华闪烁。

    大家全都看傻眼了,即便是在最离奇的梦里,也不曾见过如此精美的工艺品,完全超出了想象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这人该不会是活的吧?”这次就连花红英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确如他所言,这载着人的云母船,无论大小尺寸,还是逼真度,都和活人一般无二,看着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。

    再看看脚下的岩浆河流,几乎是同时,一个词在三人心底迸了出来——冥河艄公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主流民族里,都有关于冥河艄公的传说,传说地狱里有一条河,河上有个摆渡人,死者亡灵欲去往冥界,唯有让艄公载他渡过去。

    “恐怕还真的让我说中了。”郭芸香颤颤巍巍抓着丁晓聪的胳膊,指向下面的岩浆河流,说:“这不就是地底冥河?这艘船肯定是专门在岩浆中航行的,不知怎么搁浅了。”

    剩下三人哑然,这个解释很合理,似乎是唯一说得通的说法。

    再沿着她的思路想象下,地底断层的岩浆河流中有一条小船,船上载着艄公,在这熔岩的河流里往来穿行,也不知历经了多少年,这情景……

    四个人同时打了个哆嗦,又缩了回去,彼此对望,个个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小葱,该不会真的有冥界吧?”郭芸香自打刚才,就一直没敢放开丁晓聪的胳膊,她是真的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也被震惊得够呛,他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气,才算稍稍镇定了些,缓缓摇了摇头,“不存在什么冥界的,如果说真有冥界,那就是大山岩层,反正完全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身为鬼巫,没人比丁晓聪更了解鬼魂的世界。

    所谓的冥界肯定是不存在的,至于什么阴曹地府各种官职,更是神话小说里的杜撰。在巫法的理解中,五种巫法相生又相克,而不是后世的所谓五行理论,其中山与鬼有着紧密的关联。

    人死后,残留的意念在地表是无法安宁的,要么会很快就被折磨消散,要么就会变成恶魂厉魄危害活人。不过这都是少数情况,绝大多数人死后,魂魄都是沉入地下岩层安睡,在这里它们将不被打扰,从这个角度来说,似乎地底岩浆湖里有艄公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魂魄在岩层中也会移动的,一旦遇到了这样的断层,就无法通过,假如真有个艄公摆渡,还真的能把它们带到对岸。

    听完丁晓聪的解释,牛工长又发表意见了,“前些年这里发生过大地震,我怀疑就是在那次的地震中,断层发生了改变,熔岩河的高度降低,才让这艘船搁浅的。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如果不是那场地震,这艘小船应该还在熔岩河里飘荡,直至如今。

    大家伙儿又各自思考了起来,脑海里反复回放着着空寂地底,火狱船行的画面,根本没人能平静的下来。

    这艘船几乎不可能是近代的产物,甚至都不可能是先秦之后的产物,那时候阴曹地府的系统逐渐诞生,再造这艘船,理论上说不通。

    不过牛工长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,他见三人都不说话,小心翼翼问:“几位专家,这东西,它到底能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无法估量。”花红英苦笑着摇了摇头,别说他这个冒牌专家,只怕正牌考古专家都没法估量这东西的价值,这根本就超出了现世文明世界的想象,用价值连城来形容只怕都不足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这东西只怕根本就不能卖!”丁晓聪想到了什么,又走到洞口边,探头看向那艘载着人的小船。他想到了一个问题,这样的船如果只是雕塑,放在岩浆河里漂流根本就没有意义,除非……它具有一定的自主能力!

    这个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,如果这样,除非那塑像真是活得!

    再次看向那艘小船,丁晓聪缓缓打开了巫眼,仔细观看起来。这一看不要紧,他身躯巨震,差点摔下了熔岩河流。

    幸亏郭芸香一直抓着他的胳膊,一看不对劲,连忙把他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踉踉跄跄走回来,靠在岩壁上,丁晓聪只觉一阵阵发软,几乎都站不住。回忆刚才看见的情形,他心跳如鼓,不停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卖?”牛工长急切追问,丁晓聪摆了摆手,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花红英挥开牛工长,抓住了丁晓聪另一只胳膊问:“你刚才究竟看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丁晓聪根本就平静不下来,颤抖着左右各自看了眼,突然抓住了两人的手,沙哑着嗓门说:“我想……我看见神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