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网游动漫 > 最巫老司机 > 第五十四章:万古绝唱
    真正的神,在华夏来说,那是巫法时代的专属,后世再也无神诞生。而丁晓聪说,他看见了神!

    神在丁晓聪眼中是什么样的?那是个魂魄,很小,只有一个点,镶嵌在那尊云母塑像的眉心,与普通人完全不同,是五彩的,在巫眼中,比这艘云母小船还要绚丽。

    这样的魂魄,唯有神才会具有,这个道理米教授早年曾提到过。

    万万想不到啊,竟然在这地底看见神了!只是,这神是哪一位?真正的神远不像传说里那么多,在这巫山一代成神的,历数起来,绝对不超过五个。

    乌羊王应该还达不到神的地步,姒文命成神也不是在这里,那就只剩下……

    丁晓聪悚然一惊,再次跑到洞口边,又打开巫眼观看,同时在心中呼唤。神可以听见人的意念,然而他失望了,对方一点回应都没。

    就算是近乎永生不灭的神,置身于这地底岩浆中,历经几千年,也已经虚弱不堪了,丁晓聪甚至都不能确定这位神还有没有意识。

    那个牛工长依旧在纠缠,不依不饶追着丁晓聪问:“为什么不能卖?”

    反反复复呼唤得不到回应,丁晓聪急得心头冒火了,一把将他推开,斥道:“你就不能消停点?”

    接下来,丁晓聪用了另一种方法,他面对着那艘小船上的塑像,开始吟唱起了鬼音。

    诡异的曲调在这地下火狱中回荡,更添了一分阴森,那位牛工长被这调门一激,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,看着丁晓聪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畏惧。

    花红英和郭芸香明白了丁晓聪要干什么,连忙站在了他身边,怕牛工长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。

    鬼音越来越难听,他们三人热得汗流浃背,却偏偏听得直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再看丁晓聪,他此生从未这么虔诚吟唱过,已经完全沉入了这太古曲调中,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鬼魂,要从识海中飘出来,那尊云母塑像似乎有着天然的吸引力,让他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吟唱足足持续了十分钟,不曾断过,五音有个共同点,无论吸气还是呼气都能发音,理论上可以一直唱下去,直到完成某种沟通。

    终于,眼前视线一变,丁晓聪感觉自己维持着巫眼的视界,正在靠近那艘小船。

    在神的吸引下,他的灵魂居然离开了本体!

    洞口边,没了灵魂的丁晓聪立刻软瘫了下去,还好身边守着两人,连忙把他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葱!小葱你怎么了?!”郭芸香被吓坏了,抱着丁晓聪大声喊。

    花红英用手试了试,脸色瞬间惨白,丁晓聪竟然连心跳都没了。

    丁晓聪仍在飘向那尊塑像,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吸引力,他的灵魂根本就没法抵御,耳畔能听见郭芸香在呼喊自己的名字,只是隐隐约约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丁晓聪终于飘上了船,塑像触手可及,就在这时,他赫然看见,那云母塑像似乎睁开了眼睛,紧接着,曲调高亢的吟唱从那神魂里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犹如被冲击波扫到,丁晓聪的灵魂立刻倒卷,转眼回到了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在郭芸香的哭喊摇晃中,丁晓聪猛然睁开了眼,大喘了几口气后,死死抓住了郭芸香的手,失声惊呼:“我知道那是谁了,山神巫咸!是山神巫咸!”

    山神,不是神话传说中那些山神,真正的山神,巫咸,那吟唱的是万古独一无二的山音!

    用山音与大山交流,灵魂融入山川大地,除巫咸外,世上再无他人!

    “小葱你镇定。”郭芸香被吓坏了,不停抚摸着丁晓聪胸口。

    丁晓聪愣住了,“你们听不见吗?那山音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被说得一怔,侧耳细听一番后,摇了摇头,他们什么声音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再看丁晓聪,他已经听得入迷了,逐渐平静下来,眼中露出深重的痴迷。也许因为他是巫觋,也许以为他刚才与那神魂有过交流,似乎这声音只有他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这山音,抑扬顿挫,高亢嘹亮,如同在吟诵永远也不会有结尾的诗篇,真正的万古绝唱!

    这声音人听不见,山能听得见,不知沉睡多久的巫咸神魂吟唱出了山音的始章,渐渐地,附近的岩层开始振动,云母晶体自主发出了清脆悦耳的“叮咚”声,仿佛在欢快应和。

    渐渐地,山川共鸣,山音触及到的范围越来越广,身为巫山之神,这整片巫山都是巫咸的身躯,随着他的声音,发出微不可查的细微振动。

    花红英和郭芸香也感应到了,他们目瞪口呆,看向四周,似乎有什么声音正在撞击着他们的灵魂。

    矿井外,戴眼镜的青年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抬起一只手打断部下们的交谈,“别出声,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?”

    所有部下茫然。

    更远处,一条绿色的身影在月下疾奔,身后紧紧跟着一条黄线。姜白不知道丁晓聪他们去了哪里,正在赶往下乌头村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若有似无,却又无比高亢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脑海,她的脚步猛然顿住。

    “山音!是山音!”姜白大惊,她自己就是山巫,瞬间就分辨出了这是什么音,没想到,在这巫山深处竟然听到了真正的山音。

    音波引起的岩层振动还在向着四周蔓延,姜白骇然,这山音也太强大了吧?超乎想象,她的母亲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稍一犹豫,姜白放弃了自己原先的计划,折向了山音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音波仍在沿着岩层扩散,转眼百里,扫过了一处小县城,一座小院内,有个穿着古怪锦袍的枯瘦老者坐在院子里猛然睁开了眼,不敢置信看向东面。随即,老者脸上的震惊化开,竟然“哈哈”大笑了起来,自言自语,“活了,果然活了!”

    矿洞口,戴眼镜的男子侧耳细听,脸上阴晴不定,周围的部下全都莫名其妙,不过没人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男子越听越烦躁,忽然站起来一挥手,“别等了,事情恐怕有变,你、你、你、还有你们,全都下去!”